首页 艺术学校的青春 下章
第19章 就是,邻居
  我伏在陆希希身上息,望随着一一呼慢慢平复。陆希希此时也慢慢找回理性,恢复体力,突然,陆希希用力推开我,然后蜷缩到头:“滚出去。以后别碰我。我们结束了。”我被陆希希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打懵了:“希希,你…”

 “别叫我!我是你老师!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不许再碰我!”我听明白了陆希希说的话,但还是无法理解:“宝宝,你怎么了?”

 “滚!”陆希希怒斥完,憋住了情绪,用着情绪的声音说道:“杨彦,我们结束了。你现在出去,我们还是师生关系。别让我,在剩下的日子里,把你当,陌生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陆希希为什么这么生气,态度转变的这么大,但这个时候不能硬顶着来,先顺着她意思走吧,后面慢慢安抚。

 我整理一下衣服,哄了几句,再三确认了陆希希没有让我留下的意思,只好轻轻拉开门,退出房间,然后轻轻把门关上,在门口站了一会,门里面平静的像是没有人。

 我叹了口气,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泛起一阵伤心,有些无力,扶着墙离开了。屋里。陆希希蜷缩在头,听到门轻轻关上的声音,又过了好久听到门外离开的脚步声。

 心里的难过、心酸终于控制不住,低声地哭了起来,***我晚饭没吃好,又跟陆希希做了一次,在回去的路上越来越饿。

 糟糕的心情和饥饿的肠胃让我面色十分不好,这时候,面遇到了带我入学的学生会副主席学姐,挽着一个看着有点愣的高三男生,她见到我,有点惊讶,想要放开挽着的那个男生。

 但手上动了一下之后还是觉得不太好,就没松开,但已经从挽着胳膊变成了牵着手腕。我给学姐点点头以示招呼,学姐也点点头跟我打招呼。我们擦肩而过之后,背后传来他们对话的声音。

 “刚才那是谁啊?”“我新的时候带的一个学弟。”“喔,这样…”越走越远,我听不清他们后面的谈话了。

 陆希希突然斩断我们的关系,让我有些惊讶,也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一股莫名其妙的,与炮友好聚好散不同的,烦躁、郁闷、难过,在拉着脸回宿舍的路上,我反复劝自己:“行了,跟自己老师过这么多次了,内过了,这不也好。

 学校里还有那么多女生,现在自己可以随便玩了。”回到宿舍,室友们看我脸色极为难看,以为我被陆希希骂的狗血淋头。纷纷过来安慰我:“彦哥,别生气,陆希希这女的脾气差得要命,你就当她在那狗叫了。”

 “这女的天天冷冰冰的一张脸,肯定是没人要搞得她心理变态了。彦哥被苦着脸了,咱这纯属被狗咬了。”“就是就是,林苏苏坐咱这里吃饭,要加杨哥好友,关她什么事。”

 “不是,倒不是因为我对象她来吃饭,主要是,陆希希这老女人看到了…”“看到就看到呗,这女的肯定是没有生活嫉妒了。咱彦哥这么帅,肯定是让她嫉妒了。彦哥,她是不是看上你。完了,你被盯上了。”

 舍友们一人一句,让我听的极为心烦。明明他们在为我抱不平,但他们对陆希希的攻讦却让我非常生气。我坐下之后猛地一拍桌子,哐的一声吓到了舍友们。

 我拍完之后心里的气消了一大半,连忙找补道:“他妈的,陆希希这…气死我了。算了,没事,哥几个别提她了,越提越生气。诶,敲桌子算是解气了,但他妈的手疼,!”

 我用最后一个脏话把心里剩下的负面情绪给了出去,终于平静下来。平静下来之后,饥肠辘辘的感觉越发明显起来,我问室友:“有吃的吗,被陆希希骂了半个小时,饭都没吃。”

 室友们纷纷从我刚才敲桌子的惊吓中反应过来,热情的招呼道:“来,彦哥,大东刚在小卖铺给带回来的。泡面你要不?”

 “来来来,饿死我了。”我接过翔子从大东桌子上扔过来的泡面,道了声谢,就去接热水泡面去了。

 “tmd,咱宿舍摆这六个暖壶根本没用啊…都直接去水房接水了。”我接完热水回来,跟室友们吐槽。

 室友们纷纷附和,并开始一一列举入学之前准备的那些东西现在根本用不上,在其乐融融的吐槽中,我低头嗦下一口面,心里却情不自的想起和陆希希买水那时。

 她给我买的饮料,还有中午吃吉X家,怕我吃不,给我分的大半碗。我仰起头,忍住心酸,假装被方便面辣到:“他妈的,这,这也太辣了。啥酸汤猪骨面,好辣,好辣。”

 明明是缘起一场约炮,也是我纯为了她的身体,将来还有更多的女生可以认识,可以品尝,但她说出“我们结束了”那五个字的时候,为什么我却没有像从前和炮友分道扬镳那样轻松忘记,为什么我没有像她送我回家那晚担心被她上呢。

 我明明应该如释重负的,但为什么反而心里更加沉重了…晚上,我躺在上久久不能入眠。心里压抑的情绪噬着我的思维。

 在此之前,我给陆希希发过消息打过电话,但是红色的惊叹号、没响铃就拒接的提示音,告诉我,她不想听,这时候,手机震了一下。

 我以为是陆希希给我发消息了,噌的一声点开手机…李心如的微信:“你怎么把希希惹哭了?她眼睛都肿了。”我意识到,现在李心如是唯一能帮到我的了。

 我赶紧给她回:“不知道啊…今天看完我手机就发火了。”李心如没有立刻回我。我接着发消息:“心如姐,帮帮忙,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你帮我劝劝。”我抓耳挠腮等李心如回消息。

 终于她回我了:“不省心。我跟学生唱完歌还得回来帮你费口舌,等着。”我只好等李心如老师再给我发消息。焦急的等了好久,终于又有消息了:“你手机里有什么?”“除了你们宿舍分享的黄片还有什么?”

 “你们疯了是不是宿舍轮女生!”我赶紧回复:“没有!我没参与!”不知道李心如老师是生气了还是在忙,半天等不到她回复,难道她不愿意帮我了?

 我越等越绝望,继续发消息:“心如姐,你信我啊。我真没参与。”突然,手机震了。

 “帮你哄着呢,等会。”我放下手机,心里开始的压抑变成了紧张,仿佛李心如老师像是我的行刑人,也像是大喊刀下留人的拯救者…到底是什么判决,我心中惴惴不安。

 手机震了:“希希说你们结束了,正哭呢。”我赶紧回复:“为什么啊!”

 又是半天动静。我紧张的编辑了好长一段文字想发出去。对面消息:“她怕你。你太变态。”“你都玩什么了?”“希希说害怕变成你的玩具。”

 我赶紧辩白,截图手机里的那些视频:“我没玩啥啊,就是,邻居,还有约调。【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过了一会,对面消息:“希希跟我不一样。她接受不了。”

 “小弟弟,你玩的也花。”“可惜希希不行。”“她发现我给你发消息了,她让我跟你说,你们结束了,别想了。”  m.BAmxS.Com
上章 艺术学校的青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