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
第9章 长路漫漫(全书完)
 以后该怎么办?正沉浸在纷的思绪里,突然身后贴上一个微热的身体,那双有力的手臂扣紧了她的肢,沉沉药香萦绕而来,她心下一动,惊讶地唤了声“爸…”白决明贴着她的脸“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她回过身,紧张地撇向外面“你怎么进来了?万一…”男人皱眉,捏住她的下巴“别说我不想听的话。”

 他眉目冷冽:“你准备拖到什么时候?难道要我每天看着你跟他同共枕?你觉得我受得了吗?”蝉伊踮起脚尖,亲吻那薄凉的“我是你的,身子是你的,心也是你的,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男人显然被这句话安抚,埋下头,含着那嫣红的小嘴慢慢深吻,两个人在厨房里无声无息地着,刺感和罪恶感猛烈碰撞,起绚烂的火花。

 “唔…”润的小舌头,蝉伊虚软地靠在他怀里,息不止。白决明着她翘的“真想在这里要你。”

 “…”蝉伊咬,缓了好一会儿,说“我刚才跟白苏吵架了,他想带我去法国。”白决明没有说话,她仰起脸“我已经拒绝了。可是白苏有点奇怪,他好像有事瞒着我。”

 “刚回来就想着要走,那小子也太不安分了。”他拍拍她的背“你会跟他离婚吗?”蝉伊点点头,心想,白苏这一走,她就可以跟白决明在一起了,说不定还能保守那个荒唐的秘密,不必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就这么各怀心思地过了几天,周末,白苏一大早就出门办事,蝉伊起后,到书房里找白决明,推门而入时,见他站在书柜前,手里正拿着什么东西,见她进来了,便随手放进了长口袋。蝉伊走过去抱着他的“早安。”

 他亲吻她的额头“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今天周末。”“我想跟你一起吃早餐。”说着,手却摸进他的口袋,将那条白色的东西拿来出来“这是什么?”

 柔软的蕾丝,洁白精致,她拿在手里打量片刻,脸蹭地通红。这不是那次股摔伤去医院找他,掉的那条内吗?“你…你留着这个干什么…”

 白决明咬着她的耳垂:“你说呢?”她脸颊滚烫,轻轻推着他“别闹…”男人抓住她的小手往身下按“想它了没?这几天它憋坏了。”蝉伊咽下一口唾沫,抚摸着他苏醒的望,身子竟然也烫起来“爸爸…”

 干柴烈火,两人很快在一起,他将她抵在书柜上,缓缓入“下次要提前在你这小嘴里个东西,免得每次进去都紧得要命。”蝉伊红着脸,两腿住他的窄,微微气“轻一点儿…”

 他怎么可能会轻“都这么了。”说着,摆动部,狠狠往上顶,直把她得花枝颤,叫不迭。几个高过后,她已经软成了一滩水,白决明第二次后才足地放过她,两人又吻了好一会儿才分开。

 “还得去买菜…”蝉伊穿好衣:“我先回房间换衣服,待会儿你陪我去超市。”“好。”男人恋恋不舍地放开她。蝉伊疲惫地走出书房,双腿打颤,踉踉跄跄地走了两步,倏地顿在了原地。

 只见白苏站在楼梯口,手臂撑着墙,浑身都在发抖。她吓了一大跳,惊恐地愣在原地“白苏…”他缓缓抬头,望着她衣冠不整的样子,从牙里蹦出一字一句“江、蝉、伊。”

 今天,他原本约了非常重要的朋友吃饭,商量出国留学的事情,可是走到半路发现钱包没带,便赶紧回来拿,谁知,居然让他发现了如此龌龊的事情。

 他的父亲和他的子,在书房里做,而且做得高迭起,爱语连连…他们当他死了吗?!“白苏…”蝉伊见他双眼通红,似乎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整个人都像要崩溃一样“苏…”

 她颤颤地朝他靠近,正在这时,他突然扬手甩来一个耳光,将她打在了地上。“人!”书房间,白决明听到声响,走出来一看“小伊?”

 他眉头紧蹙,将她扶起来,蝉伊虚弱地靠在他膛,站立不稳。白苏气得说不出话,指着他们二人,不停地点头“你们真让我恶心!”

 他扔下这一声怒吼,转身下楼“砰”地摔门而去。蝉伊嘴一咧,抱住白决明哇哇大哭起来。“没事的,没事…”男人唯有这样安慰她。几天以后,白苏终于面,他把蝉伊约到外面的咖啡厅见面。

 “我们离婚吧。”他开门见山,把协议书放在她面前。蝉伊低头绞着手指,一时间头昏脑涨。“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白苏突然这么问道。

 “什么?”她不解。白苏脸色阴沉地抿了口咖啡,冷然说道:“之前我在法国的时候,跟一群氓打架,不小心伤了那个地方,医生说以后很难再过正常的生活…”

 他极难地说出这句话后,拧着每天把那杯咖啡喝了个底朝天“我回来以后一直没碰你,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蝉伊惊得呆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回过神,问:“是那次,你说要给我打电话,结果约了…”

 “嗯。”他烦躁地放下杯子,看了看表:“我马上要赶飞机,你赶紧签好字,我们到民政局把手续办了,以后我们各走各的。”

 “白苏…”她有千千万万个对不起要跟他说,但他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江蝉伊,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还有我爸!你们两个离我远远的,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到你们两个!”

 …蝉伊拿着离婚证回到家时,已是疲力尽。白决明在客厅里等她。“你还好吗?”他将她揽入怀中。

 “白苏走了,他说以后都不要再见到我们两个…”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许将来有一天他会原谅我们呢…放心吧,他还有自己热爱的理想,不会一蹶不振的。”

 蝉伊点头,又听见他说“你爸妈那边,可能也瞒不了多久了。”她叹气:“是啊,还有几场硬仗要打。”

 “怕吗?”“怕,”她紧紧搂着他的,呢喃道:“但是再怕也要你。”白决明就笑起来。是啊,前方还有好多个坎在等着他们,长路漫漫,不进则退。

 但事到如今,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在一起,就不会放手了。《蝉伊篇》完了,开心…  m.BA mXs.Com
上章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