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
第3章
 “老婆?”息许久,白苏那边也缓了过来,轻轻叫她几声,而她竟就这么睡着了,白苏没有得到回应,便挂掉了通话。蝉伊下意识拔出手指,呼吸渐渐平缓,眼睛一眨一眨的,渐渐睡去。昏暗的客厅变得沉寂。

 白决明从阴影里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到沙发前,静立不动。他垂眸看着她大张的腿,那花心毫无遮掩地曝在他面前,红润娇,亮晶晶的到股沟,沁了沙发。

 他蹲下身,稍稍凑近,闻到了情的味道,那娇口紧紧闭合,仿佛从未打开过一样。白决明把她的双腿收拢,放在手腕里,接着抱她上楼,走进她和白苏的房间,将她放在上,然后打开暖气,无声退了出去。

 ***第二天蝉伊醒来,看见散落在上的丝袜、手机和包包,便确认自己昨晚是在安全的地方撒野的。

 但确认以后又不后怕,那种样子,要是被白苏他爸撞见了,简直不堪设想。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在白决明面前有失体统了,如果再出什么问题,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节放假,蝉伊回娘家住了几天,除夕夜两家人一起吃年夜饭,白爷爷和白也在,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饭后蝉伊陪白决明送老人回家,路上少不了要听他们叨念一番,蝉伊乖乖应着,手却悄悄捂住小腹,脸色开始发青。白决明看她一眼“怎么了?”她摇摇头“没事。”送完老人,他们返回市里,白决明问:“你回你妈那儿么?”

 “嗯。”蝉伊有气无力地说:“就在前边放我下吧,现在不早了,您早点回去休息,我自己打车。”他没说话,径直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拉过她的左手,两指按在了脉搏处。

 蝉伊愣了下,见那冷峻的侧脸在灯光下深刻如墨,她咬着发白的“爸,我没事,就是那个…生理期到了,肚子疼…”

 白决明见她面无血地蜷在那里,额头细汗密布,息不止。他忽然就摸住她的下巴往上一抬,皱眉道:“你不要这样一直张着嘴,空气进入胃里,你会吐的。”

 她吓得赶紧闭紧嘴,脑袋靠在窗沿,疼得几乎哀叫出声。“忍一下,我马上带你回去。”他说。

 蝉伊按住腹部,哽咽起来:“爸爸,肚子好疼…有没有办法能让我马上不疼?要不你把我打晕吧…”

 “不许胡说。”他皱着眉,长臂伸过去,轻轻抚摸她的脑袋“乖一点,很快就到了。”车子果真开得极快。回到家,他替她拉开车门“怎么样,能走吗?”

 她弯埋着头,已经说不出话来。白决明将她打横抱起,快步走进屋,放她躺在沙发,然后转身上楼去了。

 蝉伊无助地哀叫“爸爸…好痛…快痛死了…”不一会儿他就提着盒子下来,从里面取出几针,有长有短“把衣服了,翻个身,背对着我。”她一看到那些针就想哭“我怕…”

 白决明叹气,动手将她的衣服和子一件件掉,只剩下内衣内,然后抱她翻身趴着,用酒消毒后,第一针刺入了承浆,然后是大椎、十七椎下,蝉伊有些吃痛,眼泪掉下来,听到他放软声音说:“很快就好了,乖。”

 主过后,再取毫针刺入承山、山焦俞、肾愈、气海俞,他的手法熟练,只是看着她眉宇紧蹙的样子,下针时竟有一丝犹豫。

 这么娇的身子,他其实很舍不得扎她。大约二十分钟后,蝉伊总算不疼了,脸上的血逐渐回来,白决明将所有的针取出来,用酒棉消毒,然后放回盒子里。

 蝉伊坐起身,尴尬地穿上衣服和子,心里不停默念:他是医生,我是病人,他是医生,我是病人…白决明撇着她发红的脸,一本正经道:“这两天多喝一些红糖姜水,驱寒补血的。”

 “哦,”她点头,又问:“我以前很少这么疼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他说:“平时没有休息好,或者经前吃了很多生冷的东西,都有可能引发痛经。”

 蝉伊又哦了声,觉得这个话题实在太尴尬,于是下意识话锋一转“可是我听说有了生活以后就不会再痛了呀?”

 音落,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什么跟什么啊!江蝉伊你脑子进水了吧?!白决明见她低下头,脸颊烧得像猴子股似的,不觉得好笑,清咳一声,只说了句:“那是不一定的。”说完就提着盒子上楼了。蝉伊捂住脸,恨不得找个地钻进去。

 ***草长莺飞,气温逐渐变暖,春天是个发情的季节,小母猫们到了排卵期,一声声叫得绵,同样,女人到了排卵期,望也会变得特别强烈。

 蝉伊算着日子,白苏已经离开三个月了。时间过得不算慢,但最近这些日子,晚上躺在被窝里,想起新婚时的青涩,总有些心猿意马。

 有时白苏想跟她电,她又不太敢放开。神智清醒的时候,她算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上一次的混乱都源于酒作用,要放在平时,她还真是不敢。虽然不敢,但是又想。

 蝉伊心一横,便跟白苏约好周六晚上通电话,再做一次“深度的交流”到了星期六这天,她下班后特意买了一瓶百利甜酒回家,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拿出新买的情趣内衣换上。

 那玩意儿还不太好穿。因为是连体的网衣,底下开裆,前两个大,正好将浑圆的房曝在外,玲珑的身体包裹在黑色细网里,有点紧,却也显得销魂蚀骨。

 她甚至不好意思多看自己一眼。今晚白决明值班,最早凌晨一点才回来,她和白苏有的是时间。一个人在家,灌了自己两杯酒,已经开始脑袋发昏,一想到待会儿的放,心下羞涩,又多喝了几杯壮胆。

 就这样,半瓶酒下肚,蝉伊醉得不行,倒头就睡着了。而白苏的电话一直没有打来。不知这样睡了多久,半夜醒来,口干舌燥,她晕晕乎乎地下楼喝水,头痛裂。

 回房间的途中被撞了三次,上楼的时候趴在楼梯上不愿起来,最后手脚并用地爬到二楼,方向感全无,找到门把,推门就进。

 黑漆漆的屋子,她径直扑倒在,衣不蔽体的身子贴着凉凉的被单,竟起了生理反应。她跪起来,下身翘得老高,在空气里左摇右摆,心难耐“啊、好想要…”

 她听见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住,不一会儿,一个英的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那俊朗的轮廓,与白苏有几分相似,她只以为那就是白苏,迫不及待地对着他晃了晃“老公,快过来…”

 白决明先是愣了下,站在那里看了她半晌,然后眼神变得幽深。蝉伊咬着,右手往后,摸住自己的瓣,急切地着,时不时将它掰开“那里、那里好想要…”

 白决明慢慢走过去,绕道她身后,大掌覆上了的翘“怎么了?”蝉伊舒服得小声嘤咛,下半身晃得愈发妖冶“啊、啊…还要…”

 滑腻的小股,又又白,就这么对着他摇啊摇,白决明双眸眯起,两手一起握住,使劲儿捏,或抓或,听她呀呀叫着,靡的体不一会儿就顺着大腿了下来。

 他将那两瓣掰开,看着红处如花蕊般嫣然,小小的,好似刚刚成的水桃,等人采摘。白决明解开了间的巾,手握住苏醒的茎,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

 那大掌离了她的,蝉伊委屈地快哭起来。她回身抱住他的脖子“老公,人家想要。”白决明说:“你看清楚了,我是谁?”

 蝉伊眨巴着大眼睛,在他上亲了一口,嘿嘿傻笑:“越看越帅。”说着,急切地堵住他的嘴,舌头伸进去到处

 白决明捏住她的下巴,含着那香舌,狠狠。圆鼓鼓的房紧贴在他的膛,不安地磨蹭,他一把抓住,了几下,问:“这里怎么这么大?”

 她咽下唾沫,低头去看“36D…呀,轻点儿…”白决明勾起角“难怪,我一只手都快握不住了。”

 他两指捏着那软软的头,快速旋转,蝉伊不住地呻,楚楚可怜“别这样,啊,别这样…”男人笑起来,就这么捏了她好一会儿,才把手转移到镂空的三角区。轻轻一抹,带出盈盈水泽,他挑眉看着她“了这么多水,下面得厉害?”

 蝉伊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注意力全被他间的男吸引住了。“想要?”男人逗她。蝉伊咽下唾沫,仰头含他的许久,娇声说:“进来…”

 他一手搂着她的,一手握住自己,在她娇的花心蹭了几下“你这么小,怎么进得去?”蝉伊嘟着嘴,躺到上,张开两腿,小手将那绯红的花蕊扒开“可以的,你进来吧。”

 白决明口干舌燥,上跪到她腿间,握着,用头在花苞上划呀划,她发颤,娇弱地呻不息。望肿,无法忍耐,抵住那细,缓缓开始往里推入。

 “啊…”蝉伊惊吓地蜷起脚趾头“不行、太大了…”“现在说不行,太晚了。”白决明盯着两人结合的地方,继续艰难地送,额头渗出细汗,茎被绞得酥麻万分“放松点…嗯、好紧啊…”蝉伊害怕地哭起来“不要啊,太了…啊、救命呀…”男人咬牙,将那白玉般的腿分到最大,渐渐的,一寸一寸,已经进了大半。他埋下去,着她的红“这么紧的,想把我绞断吗?”

 ,让望迸发,他开始慢慢地在幽密中送,手掌不停捏她的房,她现在只觉得浑身都舒服“啊、好厉害…好啊…”白决明被她得酥麻万分,温柔的动作逐渐加快,变得烈疯狂。

 “啊、啊…”蝉伊勾着他的脖子,媚眼如丝“好舒服、再快些…啊!”大的红茎狠狠着脆弱的,那么小的一条,被他撑成一个,蛮横对待,体飞溅,将两人的发沾靡至极。

 蝉伊喊得嗓子沙哑,愈发挑逗,她不敢相信怎么那么舒服,低头去看,心尖儿都快化成了水。

 “好厉害…啊、太了、小会坏掉的…啊、啊!快舒服死了…”男人抱她坐在腿上,飞快地上下起伏,那啼哭的小嘴被他含住,舌头暴地进去,绞碎了娇媚的呻

 “啊…”男人压抑地唤她“小伊,你那里真。”蝉伊有些疑惑地望着他,因为只有白决明才叫她小伊。下面越来越麻,本能地,竟叫出口“爸爸,不要了…啊、要高了…”

 白决明被她这一声酥媚入骨的“爸爸”叫得浑身一颤,发狠似的往上猛顶,耳边传来她的尖叫,绞进收缩,他闷哼一声,随她一起攀上巅峰,极度的快蔓延至全身每个孔。

 蝉伊张着小嘴,久久不能缓过来。白决明,浑浊体从那嫣红的里倾泻而出,她颤了颤,嘟囔着撒起娇来。他吻她的嘴“舒服了?”

 蝉伊软绵绵地趴在他肩上“下次还要。”下次?白决明轻轻抱着她,心想,下次一定要在她清醒的时候做,听着她叫爸爸,一定更加刺。***  m.BAmXs.Com
上章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