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
第2章
 婚假过后,回到公司上班,白苏在一家企做服装设计,而蝉伊则进入了市图书馆,当起了管理员。

 朝九晚五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白苏说,没妈的孩子特别可怜,小时候家里要么请保姆,要么就把他送到爷爷那里小住,长大以后白决明干脆就让他自己叫外卖过活,有时好不容易在家做饭,也要使唤他打下手,饭后还让他洗碗。

 现在终于有老婆疼了,感觉像重生一样。蝉伊说:“你把你爸说得像后爹似的。”白苏说:“我爸认为男孩就要穷养,如果我是个女孩,他可能会把我宠上天的。”

 其实他们三个人在家吃饭的时间也不多,中午通常都在单位用餐,晚上有时这个加班,有时那个值班,很少能凑齐,只有周末能团聚。

 那天星期天,蝉伊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菜,回来一直忙到中午,给他们做了一顿大餐。吃完饭,白苏大爷似的坐到沙发上看电视,白决明走过去踢了他一脚“去洗碗。”

 “…”白苏理直气壮:“蝉伊在收拾呢。”“哦。”白决明点头:“那你到院子去给我晒药。”

 “…”白苏脸黑线“我还是洗碗吧。”蝉伊在餐厅听到那父子俩的对话,乐得不行,看来白苏的出头之尚且遥远得很呐。

 ***夜晚的休闲时间,几乎都拿来练习上运动了。新婚的夫,经验缺缺,不知需要磨合多久才能体会到那种极致的快乐,蝉伊很想让白苏做多一点前戏,或者温柔一点,可那刚开荤的男人哪懂什么技巧,只知道埋头冲刺,狠狠发

 这天晚上下着雨,空气的,很是幽香。白苏在一番云雨过后很快睡着了,蝉伊却不知为什么,久久无眠。她轻声起,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透气,却没想,竟看到了白决明。

 他卧室的阳台离她只有数米,蝉伊出来的时候见他静静立在那里,右手伸出去,接着那淅淅沥沥的雨滴,不知在想什么。

 她心头一动。三十九岁的男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也许是性格冷淡的原因,平里鲜少见他有什么情绪波动,所以那张冷峻的脸,才难以看出岁月痕迹吧。

 只是在这样的夜里,楼下路灯昏暗,翠竹沙沙作响,玫瑰在后院盛开,香气弥漫,而他静静站在那里,颀长玉立,眼眸低垂,真真叫人惊

 “爸,”蝉伊轻声唤他“您还没睡啊?”白决明抬眸看她,只见那抹纤弱的身影像池中莲花一般,却又比莲花多了几分妖娆。她穿着睡裙,长发从白玉般的肩膀蜿蜒而下,垂在间,任微风轻拂。

 她两手握着水杯,举在前,身上穿的睡裙不是平里规矩的长衫长,而是半透明的轻纱,粉粉地罩在皮肤上,浑圆的部呼之出,嫣红头显而易见,翘的部划出陡峭的半圆,那裙子长度几乎只到大腿部…

 显然,她刚刚经历事,脸上的绵之还没有消散,眼波离,冲他笑着。那年看到的香场景浮现脑海,白决明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竟想撕开她的衣衫,看看那颤抖的房是不是比从前又大了,怎么这样的晃眼。

 蝉伊见他在自己前扫了一下,顿时想起自己现在穿得过于暴,心头发慌,但又不好遮掩,只能尴尬将水杯往上挪,用胳膊挡住前风光。白决明收回手,昏暗光线下,蝉伊竟能看清那晶莹的水滴从他修长的手指滴滴坠落,如此决绝。

 “你早点休息。”他留下这一句,转身回房了。***婚后第四个月,白苏争取到了去巴黎进修的资格。他告诉蝉伊,这次机会难得,他不能错过。蝉伊问他要去多久,他说签的合同是半年。蝉伊有点生气:“你既然已经签了合约,还用得着通知我吗?”

 白苏也知道自己不对,跪在上哄她:“老婆,我知道错了,但这次公司只安排了三个名额,我是个新人,能得到这么大的栽培是很不容易的,兴奋之下就忘记跟你商量了。”

 见她眼眶发红,他急得赶紧把她抱在怀里亲“乖老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奋斗啊,你别哭好不好…要不然我不去了,你别哭…”蝉伊当然不会阻止他的梦想,最后气了几天,也只能让他去那座遥远的浪漫的异国。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很疯狂,蝉伊坐在他上,用自己脆弱的,起伏剧烈。白苏盯着两人结合的地方“宝贝,好吃吗?”蝉伊两手撑在他肩上“啊、老公…”她疯狂晃动“以后、好久都吃不到了…”

 听她说得可怜,白苏忙吻她的“乖,今天会好好喂你的。”他说着将她翻身铺里,把那细腻的大腿推上去,摆动下身,狠狠那汁泛滥的幽

 “再快些…啊、好…”蝉伊失控般尖叫起来:“老公,再用力些!好舒服啊…”卧室里充斥着啪啪的之声,两人纠一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疲力尽。

 蝉伊虚弱地窝在白苏怀里,警告他说:“不准勾搭那些金发碧眼的法国妞。”他笑:“我每天给你打三次电话报备,好不好?”

 “三次?不够。”“那我每隔半个钟头给你打?”蝉伊笑起来:“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不过…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白苏吻吻她的额头“半年很快就过去了,想我就给我打电话,嗯?”离别意浓,蝉伊忽然有些想哭。这时,又听见他说:“如果你不想住在家里,就回你妈那边吧。”

 “为什么?”“我怕你不好应付我爸嘛,都说婆媳关系难处,我看公熄关系也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的,”

 白苏说:“我爸那个人,光是伺候他那些药就够烦了。”蝉伊轻轻揍他一拳“我要是真回娘家去住,那别人都会以为我跟公公不和了,傻子。”白苏见她如此,不感叹“老婆你怎么这么懂事,我真是瞎心。”

 第二天,白苏飞去了大洋彼岸,蝉伊继续过着平淡的生活,没有他在,多少有些孤单,但很快,独自和白决明相处的紧张感逐渐消淡了那种寂寞,让她觉得每天都是新鲜的。

 图书馆是排班制,闭馆时间在晚上九点,偶尔上晚班,白决明会开车接她回家,这在以前不会发生。有时休闲在家,蝉伊会看到白决明在院子里晒中草药,冬日暖正好,他穿一件深蓝色的衣,袖子挽起来,神情专注,目光极其人。

 白苏离开一个月后,节临近,图书馆也要放假了,按照惯例,领导安排了聚餐犒劳同事,那晚蝉伊喝得有些醉,回到家时,已经深夜十点。

 家里没人,白决明可能还在医院值班。客厅亮着一盏落地灯,她摇摇晃晃地掉靴子,走了几步,一头栽到了沙发上。随手抓到遥控,打开暖气,把身上厚重的外套扒掉,头昏脑涨地躺在那里,难受地胡言语。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蝉伊伸出胳膊去包里掏,掏了半天,铃声已经响了第三遍,她接通“喂…”

 “老婆,”白苏好像有千里眼似的“喝醉了吧?”蝉伊哼哼唧唧,把沙发上的抱枕踢了下去“嗯,难受…”她酒量极差,而且醉酒以后会变得异常黏人。

 “老公,”千回百转的音调,好像软成了一滩水“人家好想你…”白苏清咳一声“嗯,我刚回宿舍,你回家了吗?”

 蝉伊只以为自己在卧室“我已经到家了,现在躺在上不想动…老公你快回来吧,我好难受…”白苏心疼极了“宝贝,乖,就当我在身边呢,不难过了,啊。”

 蝉伊说:“可是我想要你亲我,还想,还想…”“还想什么?”白苏咽下一口唾沫,问她“你今天出门穿的什么?”蝉伊晕乎乎的,不明白他干嘛这么问,但也乖乖回答,说:“短裙,还有衣。”

 “这么冷的天,你穿短裙?”她道:“嗯,还有丝袜。”白苏在那边静了一会儿,哑声说:“宝贝,把丝袜了。”

 蝉伊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在前,两手褪掉了黑丝,看着自己两条白生生的腿缓缓展出来“老公,我掉了,可是有点冷。”白苏说:“接着。”蝉伊迷糊糊的“不要吧…”

 “如果我在,一定会把你光。”他哄着她“乖,听话。”蝉伊心跳飞快,同时有种兴奋盈心扉,她依言掉了内,却没有听到玄关处门锁转动的声音。“老公…会冷…”“想热起来吗?”“想。”“哪里最想?”

 “就是…那里…”白苏沉沉笑着:“哪里?把腿张开,手放上去。”蝉伊咬,一腿搭在靠背上,一腿屈起置于臂弯,另一只小手顺着大腿摸啊摸,摸到了腿心处“呀…”

 白决明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那大张着的两腿,和她勾魂摄魄的表情。他站在玄关阴影处,斜斜地靠在墙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没有放过。电话里,白苏听到她的娇声,问“怎么了?”

 蝉伊的手指动了两下“好软…”“有没有摸到茸茸的?”“有…”她脸颊滚烫,两只在那花蕊上滑动“啊、水了…”白苏声音沙哑“这么快就水了?”

 “嗯,好啊,老公…人家好…”白苏有些发颤:“把手指里去,宝贝,进去就不了。”蝉伊将中指送入下面润的口“啊,啊…”她难耐地扭动“不够呀,老公,还要…”白苏:“再进去,宝贝,叫大声点,叫给我听!”

 蝉伊把无名指也挤进了幽里,模拟着茎进出的样子,快速动,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大腿和部,靡的呻从喉咙里嘤嘤淌而出。

 “老公,我要你的…啊、啊…那里好麻呀,老公快来,啊…”十步之外,白决明缓缓眯起双眼,瞳孔幽深隐晦。他看着那小巧的鹅蛋脸涨得绯红,一双杏眼紧闭,上衣凌乱,下半身风光无限,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给他看,真是又又媚。

 电话里,白苏压抑着息“蝉伊,我现在真想干你。”“老公,我要你干我,小快麻死了…”她扬起脖子尖叫,手指没入,飞快搅拌“啊、快到了…”

 “我也,快到了…”白苏咬牙“蝉伊、宝贝,我了,给你…”快累积到顶端,蝉伊只觉得下身一,手指被狠狠附,她脑子舒服到麻痹,撑起的肢僵硬了数秒,重重跌落沙发。  M.baMxS.cOM
上章 百草集之蝉伊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