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姜 下章
第67章至第68章
 67。密谋

 车子在翼凡家的车库停稳,易杨打开车门,抱起早已浑身无力的智姜。

 翼凡紧随其后,想提起子却觉得下身凉凉的,从温暖的小里出来就不习惯了,他干脆褪下子,光着下体,又把智姜抢回来。

 他把她抵在车边,甩掉她的牛仔,握着,寻着那神秘的入口,直直又进去了。

 智姜双手搭着他的肩膀,陶醉地哼了一声。翼凡凑过去,濡了她的耳垂,轻咬她的耳廓“宝贝没力气了吧,我抱你进去。”说完马上变换语气:“易杨,子,还有行李箱。”

 易杨小声嘟囔咒骂,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老实捡起两人的子,又到后面拎着那个硕大的箱子,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智姜整个人攀在翼凡身上,双腿圈着他的劲,小脸埋在他的肩窝,细细呻着。

 翼凡低笑,双手用力捞着她细的小股,小步向前走,斜斜的入角度,亲密地与粉的内壁亲吻,有好几回磨蹭到了那处隐蔽的,智姜细细战栗着,紧紧箍着他的身躯,小猫般呜咽着。

 本就润的出更加丰沛的水,她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敢看易杨。

 翼凡走路也不老实,五指把圆翘的成各种形状,都从指中溢出,不一会,她白皙的皮肤上就留下了五指山印。

 修长的腿不由自主地开始打颤,体内那软嘟嘟的粉开始造反般哆嗦,一下下不可抑制地收缩,渐渐地变硬,慢慢迫到了她的那一点。

 她被顶得又难受又舒服,忍不住自己上下套,让男人的顶端抵着它摩擦。

 智姜暂时缓解了自己的难耐,可是翼凡就不好受了,这勾人的举动,有些变硬的突起正好从马眼处经过,他憋红了脸,真想靠着墙就来上一回。

 但一想到进屋就可以放肆爱她,就生生忍住了。他加快脚步,顺着后院的小路走进了客厅,拐进了浴室。

 他轻柔地把她放在洗手台上,依依不舍地望,看到出两人混合的体,目光一暗,笑地勾指抹去。

 “先洗个澡,一会我让你高兴。”智姜媚笑着,抬起匀净的小腿,脚底调皮地在他的后上跳舞,拉长声线,糯糯地挑逗他:“你要怎么让我高兴?先说好,不满意不给钱哦…”翼凡火攻心,转身抓住她捣乱的小脚,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脚背上。智姜正享受着,突然被一个阴影罩住,她抬起头,一张放大的隐忍的脸出现在眼前,接着灼热的热吻落在眼睑,他低哑地警告她:“怎么会不满意,到时候真怕你会哭出来。宝贝,待会撒娇也没有用。”做完苦力的易杨正好进门,他皱着眉头问:“干嘛这么凶,刚回来就知道使唤人,还会威胁宝贝了呢。”翼凡拍拍她滚烫的脸颊“乖,你先去洗,我们一会就来。”说完拉着易杨闪到一个角落,两人嘀嘀咕咕窃窃私语了一阵。

 智姜一个人在浴池里玩水,隐约传来两人的争论声,她摆摆头,毫不在意地继续泡澡,那两人的鬼主意她从来都猜不到,反正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犯不着她心。

 就算是他们商量待会要换个花样,她也不在意,这具身体早就被他们调教得十分感,该做的都做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走进来的却只有易杨一人,她诧异地问:“翼凡呢?怎么不见他?”易杨把她从水里捞出来,铺了块厚巾在洗手台上,扳过她的身子,让她上身趴着,才用浑重的声音回答:“才这么一会,就想你的老公了,那我这个任劳任怨的哥哥怎么办?”

 智姜察觉了他的意图,也觉得翼凡一回来,她就有些冷落他了,忙老实用胳膊肘子撑好身体,撅起翘,抬头从镜子里望着易杨,讨好笑道:“我错了嘛,要怎么办?我的好哥哥要惩罚我吗?”

 易杨呼吸漏了一拍,他的小宝贝每次用这种无辜又清纯的表情惑他时,他都忍不住化身成野兽,啃食她的皮,最好整个人都被他化在身体里,让她从此眼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只会对他笑,只会对他敞开身体,只会被他搞到身。

 他想到翼凡的提议,眼里划过一抹不甘,但还是控制住心魔,想着先帮她打开身子。他抓着底部,在她桃子状的瓣上拍打了几下,顶端就着先前的爱滑入她身体里。

 因为之前已经被翼凡过,又长时间不曾出来,他进去得比较顺畅,智姜也只觉得有些涨,并没有不适。

 她松了口气,睁开眼睛,再次从镜子里看见身后的男人,一身小麦色的皮肤,有力的劲,结实的肌,健壮的手臂正扶着自己的,正缓缓前后进出着。

 她的击打在他的大腿上,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体撞击声。他看她女一般看着他,心里柔软了些,语调也充了爱意:“只怕是这惩罚你喜欢得不得了呢。”饶是多次的赤相对,这个时候她还是有些害羞了。

 她羞赧地低下头,不去看他英俊的面容,一个黑色的物体却闯入她眼帘,穿过两间的空隙,她能清楚地看到他两颗下垂的囊袋,它们随着他的律动不停晃动,而那吓人的长,正凶猛地在她下体送着,力道大得有些许发都被送入她体内,沾上了她的汁,白白的靡一片。

 68。不祥的预感

 智姜再也不敢看了,她闭上眼,头抵着镜子低低呻着。

 下体传来的快在她闭眼的刹那更加剧烈,她不由得娇泣出声,小手抓皱了巾。

 易杨俯下身体,在她耳边恶地轻声道:“宝贝不是要惩罚吗?这样可不行哦,我还没开始呢。”一记斜斜的入,照着印象中的那处冲去,接着就像是要赶尽杀绝般对着它横冲直撞。

 “啊!哥哥!那里不行…好酸!”智姜顿时哭喊出声,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求他停下。

 易杨置若罔闻,双臂收紧,牢牢抱着怀中颤颤发抖的女孩。里的媚重重包围了他,如临大敌般收缩,狠狠地绞杀他。

 “这样就不行了?乖,好好感受,我是在帮你呢。”智姜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只知道私处好酥好麻,从那一点窜出股股电,震得她四肢连带着心脏都麻痹了。

 她弓着,却怎么也没办法躲避那灵活的头。更要命的是,俯趴的姿势在他每次入时,都会迫到小腹下的洗手台,膀胱里的那一点被刺到,那种让她说不清是喜欢还是害怕的意滚滚袭来,快要篡夺了她的呼吸。

 “求你了…呜呜…我不行了,别这样…”被女孩的幽径紧紧夹着,易杨更加不可控制,他看着眼前晃动的白皙肩头,冲动地一口咬上,下身朝着那已经僵硬的突起发起重重一击。

 绝妙的快混合着肩上的剧痛,一种奇妙的感觉让她再也忍不住意,g点触发了膀胱,一大波透明的水而出,淅淅沥沥地了一身。

 她了!达到目的的易杨也不再憋忍,后脊梁一酥,一注有力的体直直进她的壶,稚花心被热烫的浸泡,又引发了一个小小的高滑的爱汩汩而,与出的女混合,滴滴溅落在地上。

 两人都经历了一回小死般的快,双双趴在大理石上低低气平复呼吸。易杨有些心疼地轻吻被他咬出的痕迹,伸出大舌舐,得智姜倒是有些了。

 她娇娇笑着躲闪,头一歪,看到倚在门口的翼凡,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看了多久。

 女的直觉让她感觉到刚刚易杨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她顾及到他的感受,扭过脸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眼巴巴地看着翼凡但不说话。

 易杨还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在无意中了,只当是刚才太野蛮了,吓到了宝贝。

 他亲吻她的发顶,喃喃细语道:“怎么了,痛你了?”智姜缩了缩头,又不敢对易杨表现出太亲昵。真是,有两个男朋友真是麻烦,不知道啥时候他们脸色就不对了,她还要小心翼翼,尽量不能显得偏心,也不能触了任何一位的逆鳞。

 她心里暗暗叫苦,却不知道这个空挡,易杨和翼凡已经用换了眼神,达成了某项协议。易杨,失去支撑的智姜两腿发软,就要滑落在地上,易杨长臂一拽,她又重新回到他怀里。

 翼凡装作没看见她的不自然,走上前了她一头秀发:“怎么?这么吗?看你呆呆的样子。”好像气氛有点变了,智姜也轻松起来,她用手指当梳子,抚平了躁的头发,又牵起身后易杨的手臂,向前搂住翼凡的,盈盈笑道:“真好,你们都在…”

 翼凡抓起莲蓬头,开大水量,捧起一只房细细冲洗着。水的冲击把娇得发疼,她不安地躲闪,试着向易杨求助,可谁知早就一笑泯恩仇的好兄弟根本无视她的星星眼。

 易杨坐在浴室边上,接着搂着她坐在腿上。莲蓬头改变了目标,顺着她可爱的小肚脐来到了蒂处。

 智姜双手没法动弹,只能忍着强烈的水带给她的无助感,她觉得底下的花核一定肿了,可恶的翼凡还不放过她。“别,我刚才都洗干净了,不用了。”

 “是吗?我要检查一下…”说着,丝丝水灌入了她的道里,跟着进来的还有一手指“胡说,这里还粘粘的呢,小骗子,我来给你冲干净。”智姜无语,只盼望他赶紧洗完,这种感觉好奇怪,好像下体很多水,小肚子都涨起来了。

 好不容易翼凡放过了她的小,下盘一动,又换了个姿势。她正奇怪为什么现在变成面对着易杨,突然一个陌生的地方一热,她心里涌上一种不祥的感觉,惊恐地回过头,果然,翼凡正在清洗她后面的口。

 “翼凡你在干嘛?那里不用…”“别动宝贝,说了要帮你洗干净,就是要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洗,乖,没事的。”智姜紧绷的神经在翼凡的离开后松懈下来,她轻呼一口气,吓死她了,那种感觉很不好,还好只是用水洗洗,没有进一步动作。

 两只雄在浴池里打了个滚就出来了。翼凡在地上铺了个大浴巾,智姜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她喜滋滋地坐在池边看他们两个折腾,却不知道待会就要乐极生悲了。

 待易杨仰躺在浴巾上,翼凡便拉起她,哄她趴在他身上:“去吧,有个人垫子在那。”智姜又有点闹不清他们要干什么了,但不有些期待,她双腿劈开跨坐在易杨身上,俯下身体送上个香吻。

 易杨紧紧搂住她,让两人前的顶端相互抵着,细细摩擦着,嘴上还不忘跟着她的小舌起舞。

 被吻得有些迷糊糊,突然下体被一个重物入,她朦胧中睁开眼向下看,易杨的男物又进来了,她微微收缩了两下,继续亲吻。

 身后传来了撕塑料袋的声音,她诧异地回头,发现翼凡已经戴上了避孕套,不暗暗好笑:易杨的那个还在她身体里呢,他着什么急,这么早就戴套。

 可是下一秒,警铃大作,翼凡不知从哪来了一瓶凝胶状的东西,他仔细地在中指上厚厚涂了一层,智姜就感觉道后面的入口有丝凉意,她猛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翼凡。  M.baMXs.cOM
上章 智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