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姜 下章
第57章至第58章
 57。到底谁是血鬼?

 易杨一把抓过她捣乱的小手,看了看伤口,确实没什么大碍了,才狐狸般笑道:“刚才不是还很神气嘛?爱逞强的小东西,就给了你吧。”话音刚落,一个有力的上狠狠撞在她的花心上,智姜身体一颤,一阵狂喜涌上心头,她拉长了呻,还没来得及夸奖他,第二个冲入又来了,她为了稳住身体,身体微微后仰,双手向后撑在他的大腿上。

 男人又拿回了主控权,这回他不带一点怜惜,虎口有力握紧她的纤,窄不停地向上冲刺,把可怜的小得水漉漉的一塌糊涂。

 智姜的身体快速地向上耸动,果然还是男人比较有力气,还是男人的主动比较能缓解水动,她高,大声叫着:“哥哥!好…啊啊…用力!”

 “嗯?小馋猫,终于高兴了?嗯?”

 “嗯嗯啊!好舒服!”“舒服?”“嗯!”智姜像得了糖的孩子,脸愉快地享受着易杨带给她的爱狂里。

 由于是坐姿,直具能够直上直下地进出狭窄的花,而圆润的龙头也能更轻易地顶撞在娇弱的花心上,智姜被得下身一阵酥软,一股意滚滚袭来,久经人事的她知道解救她的极乐高就要来了,忙配合地紧缩口,让在身体里多停留一些,同时,匀净的大腿努力撑着上身合易杨近乎野蛮的冲击。

 从渐渐紧致的壁动来看,宝贝应该快高了,易杨低吼着,部腾空的高度越来越大,似乎要把她整个贯穿,只想着尽快把女孩送到天堂。

 “啊…啊!哥哥…轻点!要了…我不行了…”随着她一声闷哼,花壶再也经受不住鲁的,剧烈地一颤后,大股大股的花而出,而不同于往常的,竟然还混合着女

 两种体来势汹汹,即使道被堵住,还是洪般涌出了体外。易杨的头被热冲刷,身被里的小嘴啃食,浑身一个灵,真就想缴投降,可他努力稳住心神,紧守关。

 宝贝中了药,高比以往来得都快,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想要,他要是随便了,到时候还软着怎么伺候宝贝啊。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女孩神智清醒,身体却感得不行,还没怎么送呢,就连着身带着,太惊人了。

 智姜感觉理智都飞出了体,飘飘忽忽地不知在什么地方游,她僵直着身体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法动弹,在死的仙境里不愿回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经历了噬人快的智姜才软了身子,弓着双臂撑在易杨的两侧,娇娇息。

 盯着眼前上下起伏的腹部,她调皮地伸出小舌,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拖着一路长长的水痕,一直到他的喉结处,张嘴轻轻咬了咬,又抿了抿,在一个明显的咽口水的滚动后才嘻嘻笑着一下吻住易杨。

 易杨双臂搂着她的背,承受这个带着点感激意味的吻。终于有些足的智姜侧过头,在他耳边低低说着:“哥哥,你好哦!”“那当然,要不然怎么喂得你。”智姜刚想抚摸他英俊的眉眼,一动手,就传来一阵裂痛。

 “嘶…”她一气,易杨就以为他痛她了,发现她的手动得有些不自然,连忙拉到眼前察看,只见之前已经有些凝固的伤口又开始血了,可能是刚才爱太烈了不小心扯开了伤口。

 易杨心疼地亲吻她的手心,替她去血迹。智姜倒是不介意,刚才被得太舒服了,根本就没感觉,现在又有人给她“疗伤”心中的甜蜜战胜了疼痛,所以就无所谓了。她回头看了看,心里一窘,这…怎么有点像凶杀现场呢,先不说易杨的腿上都是血痕,就连身下的单上也沾染了一些,一直蔓延到他的肩膀上,一定是刚才她在他膛上作恶时留下的痕迹。

 易杨看了也是一愣,再参考这个姿势,有些好笑地说:“这样,像不像…”

 “像!”智姜也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样的东西“想不到我们有一天也会在血上打滚呢。可惜我俩都不是血鬼。不对,你像的,就欺负我。”

 “冤枉啊!宝贝才像,不过更准确点,是────吧…”

 “你!咬死你!”智姜面上一红,出小虎牙就往他脖子上咬,不过,她才舍不得用力,而且,最后还变了味,从一开始的轻咬变成了,直到笨拙地出点点红印才满意。

 易杨温柔地抚顺她的秀发,有些英勇就义的感觉:“没关系,就给你一个人。宝贝想要多少有多少。”

 “贫嘴!”情的话却让智姜心里甜开了花,只给她一个人呢…

 58。?还是不

 两人这一来一往,智姜又觉得私处冒出一团火,熊熊燃烧着似乎要噬了她。

 她也顾不得易杨有没有恢复硬度,趴在他身上直接开始套,因为上半身几乎贴在对方膛上,她的动作幅度不大,只是清浅地微微出一点,又立刻埋入温暖的小

 身体像沉浮在波中的小船,这样一上一下,虽没有大进大出的惊涛骇,但对于疲软的她也可以当做是暂时的安慰。

 易杨双手捧着她的瓣,协助她吐出更多的身,再吃进去。在这低低娇中和细腻的水声中,他也感觉到那个部分开始硬翘起来。

 他叹口气,用充宠溺的语调说:“我才刚说完宝贝会,果然没错,这么一会就忍不住了?”

 心情愉悦的智姜不跟他计较,反倒挪揄道:“还说我…你们还不是一样,硬要在人家…还要…哥哥,你硬了…好快!”

 “还不是为了让你高兴。小没良心的!”重振雄风的男人一个用力按,刚刚在外面的部又重重地回了水,随着她一个高昂的尖叫,配合着窄的动作,又来了一个猛烈的回合。

 智姜半眯着眼,手臂伸直,半身腾空,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给予她快的男人。

 这个姿势让男有了更大的送空间,易杨也不客气,把着她的小,用上所有的力气,一下一下,愈加剧烈地在里肆

 身体被顶得不停摇晃,两团雪也在易杨眼前人的。易杨一个咬牙,扬手在女孩翘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又五指大张使劲捏了捏,才有些舍不得地离开。

 他把智姜的头发拨到一边,情焚身“宝贝先自己动,我帮你把衣服了好不好?”

 还没等智姜点头,他已经有些暴地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钮扣一开,被罩着的房就赫然出现在他眼前,他半撑起身体,伸出大舌隔着内衣,又把手移到她身后,熟练地一动手指,内衣就开了。

 他没心情也没空闲一一褪去衣物,只高了她的罩,那晃动的白兔就完全摆了束缚,跳动着吸引他的视线。

 易杨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像个孩子似的埋在双之间不愿出来。他努力进去半个房,让顶端的小樱桃陪着他的舌尖在他的领地里舞动,得它无处可躲,再狠狠地,像要把出来一样那么用力,等到他终于放过白的娇,转向另一边时,她的头已经完全立,晕上水光粼粼。

 被他这么一,她反倒觉得更涨了。部上瘙的感觉连带这下面也更难耐了,她憋着气,红着脸变着花样扭动肢,可不管怎么努力,还是得不到她想要的那份狂热,倒是又有些体力不支了。

 她软下身体,搂着还在玩房的易杨,嘤嘤耳语道:“我累了,哥哥你来吧…”

 早就不足于这种隔靴搔的感觉,易杨弯起腿,半坐起身子,让智姜跨坐在他的具上,顺便一件件剥离了除了裙子外所有的衣服。

 智姜舒服地叹气,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真好,真想一直赖在上面不下来。

 智姜的举动正合易杨的心意,他按紧了她的娇躯,下面就毫不客气地开始了绝地封杀,每一回用力的入都拼命到要把丸都挤进去,每一次出都要带出丰沛的爱,凶狠的热铁把她的水搅得一塌糊涂,汩汩出的水也没办法让男人软下心肠,大有让她死的兆头。

 智姜被干得支撑不住,头无力地垂在他的肩膀上,红的娇已经无力再发出高亢的呻,只能像小猫般呜咽。

 刚经历了高的身体还没休息多久,又要被一波绝妙的死亡般快淹没。小深处又酸又麻,花心都开始痉挛了,再承受一次狂野的顶入,肯定要高了。

 她抱紧他,专心体会再一次的高空体验。

 “呜…”随着一记毫不留情的入,子口仿佛都被撑开来,她哽咽着,指甲陷入易杨后背,低泣地哆哆嗦嗦地了身子。

 媚里的壁发疯似的动收缩,随即而来的暖快地涌出,好几股直直浇在蘑菇头上的马眼处,刺得易杨下体一阵酥软,他像要把她都进自己身体一般用力抱着,忍着要的冲动。

 那天已经犯过一次,他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M.baMxS.cOM
上章 智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