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姜 下章
第53章至第54章
 53。好友的支持

 发困的智姜好不容易等到下课想去补眠,却被全羽二话不说地拉到咖啡厅。

 她看着不停搅动咖啡却不喝的全羽,以为她又跟厉斌吵架了,心里叹口气,关心道:“吵架了?”

 全羽做了很久的心理工作才敢来找智姜,她想着,凭啥这女人的事情会轮到她这么纠结啊,干脆,直接问好了,也省得她以后继续失眠。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全羽开门见山:“那个…昨天在学校…对了,翼凡什么时候回来啊?”还是不行!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口啊!“翼凡他快了吧,还有不到两个星期。”

 “那…智姜你喜欢翼凡的对吧?”“全羽你很奇怪欸。”智姜心里有些疑惑,全羽从来不这么吐吐的。

 “我哪有奇怪,明明是你啊,你为什么会跟易杨在一起…那什么,我看见了。”情急之下,憋了许久的她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智姜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全羽她都看见什么了?是在体育器械储藏室?还是体育部的办公室?又或者是教学楼的天台?但不管是哪个,这个秘密被她发现了啊,一直以来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全羽,我…”到底要怎么回答才好。全羽悄悄地问:“这件事翼凡知道吗?”

 智姜无力地点点头,在对方大声的气声中抬起头,紧张地说:“别,求你别说出去。”全羽已经开始凭空猜测了:“难道是翼凡怕你在他出国的时候耐不住,所以干脆肥水不外人田?”

 智姜想着反正也瞒不住了,便把一开始三人相遇到正式在一起的过程大概说了一下,末了还羞愧地添了一句:“没告诉你,是怕你瞧不起我。”全羽的脑袋呈现当机的状态,她回味了好一会才缓缓地说:“智姜你真是…好福气啊!”“啊?”“我说,你运气真好。多少人盼着跟他们随便哪个人交往都行,没想到你全占了!”难怪了,那时候他们吵架,易杨干嘛进来一脚,原来早就有情了。

 这下轮到智姜诧异了“你不会觉得我…这人品…”

 “哎呀,管那些做什么?关键是你们三个互相喜欢,又没碍着别人什么事,你又不是做小三的,怕什么。”剩下的时间全羽完全发挥了她的八卦精神,她仔细盘问了三人交往的细节,听得她连连惊呼,脸上大有神往之:“真好,要是有两个帅哥,我一定要…”

 “一定要什么?”阴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全羽吓得咖啡都洒出来了,随即僵硬地扭过头谄媚地笑着:“厉斌,我今天一直在想你哦。”厉斌一伸手臂,圈着她的脖子就把她带出了座位“丫头,回去咱慢慢说。

 不好意思,智姜你随意,我们先走了。”智姜干笑着冲他们挥挥手,全羽还不停地大叫:“智姜放心啦,我不会说出去的。我看好你们哦!”直到那两人消失在门口,智姜才有时间回想这件事。

 易杨真是的,一定要在学校做,这下好了吧,被人看见了。还好是全羽,要是别人她都不想出门了。不过,全羽知道了,还没责怪她,真让她松口气,以后有什么事也有人商量了。

 想着,竟觉得轻松了好多。接下来的几天,智姜态度强硬地止在一切有可能被人看见的地方亲热,每每都让兴致上来的易杨苦闷不已,可有什么办法,宝贝不配合。

 其实他觉得全羽看见了也没什么,那丫头口味重着呢。他倒是对厉斌很佩服,嘴真够严的,是个汉子。

 以后跟翼凡说说,合作做生意肯定没问题。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智姜易杨小两口的生活像是里调了油,羡慕死全羽,她抱怨她家厉斌就知道怎么怎么耍酷,怎么怎么凶她。

 每次听的智姜很无语,看来全世界就她不知道厉斌对她的好,单纯的全羽不知道厉斌做了多少努力才让她避开家族和其他男人的扰,虽然面上冷了点,可绝对令人放心。

 既然厉斌黑着脸不愿说这些,她也不会告诉她,反正全羽的抱怨五花八门,没一个是正经的。就当做是他们的小情趣吧。

 54。药危机

 渐入夏天,女孩们的着装也清凉起来,这个不冷不热的宜人天气本可体现生活的美好,可是对于智姜来讲就如遭到了晴天霹雳。

 那天,她上完厕所,在洗手时突然感觉身后一个黑影闪过,接着洗手间的门就被关上了,随着落锁的声音,智姜从镜子里看见两个不怀好意的人在咪咪地盯着她。

 其中那个染黄的她认识,全校有名的花花公子,就仗着家里那臭钱,天天气勾搭女生,不务正业。

 早些时候,他还纠过她一阵子,但后来就没下文了。平时智姜都尽量避着他,今天他出现在女厕所,肯定没安好心。

 至于另一个人,没什么印象,应该是个小跟班。智姜环视四周,该死,这里没别人了。她故作镇定地头发,问道:“你们走错了吧。”手尽量不动声地伸进包里,想拿手机求救。

 可是她的小动作尽数被他们看在眼里,小跟班一个上前,拉着她的包,用力一甩。救命的包就被扔在智姜够不着的角落。黄笑着,脸上尽是长期纵的蜡黄

 他得意地晃晃脑袋,轻佻地说:“智姜,今天这儿不会有人的。不如你乖乖的,我们大家都省事。”智姜懒得跟他废话,她挣扎着想要逃脱跟班的钳制,怎奈体力上的差别,她怎么都动不了分毫。

 她咬紧下,急得身汗。这个变态男人,要是被他碰了,真是会恶心死。

 黄像是抓到猎物的猎人,他走近智姜,拿出一个小塑料包,里面装着两颗小药丸,出森森黄牙问着:“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智姜又紧张又害怕,偏偏怎么叫也没有人来帮她。

 黄一个眼神,跟班点点头,用力箍着她的腮帮子让她张嘴,智姜怎么用力也没办法合上嘴,一个圆圆的东西滚进来,她惊恐地想吐出去,那粒小丸子已经半融化了,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智姜脑子飞速运转着,到底怎样才能逃出去。还没想到方法,一种森森的感觉从大腿处涌向全身。

 她想制止已经钻进她裙子的咸猪手,却没法摆男人的桎梏。她伸腿踢了他两脚,却一把被黄拉住,再也动不得。

 她绝望地看着黄拿出剩下的那颗丸子,两指拨开她的内边缘,寻到她的入口,慢慢将那颗圆溜溜的东西道里,还怕不保险似的再往里面深入。

 直到他的手指整没入甬道,才意犹未尽地出,他笑着说:“果然不是个处了呢,翼凡那软蛋看上去那么没用,看来倒也是个男人。”觉得差不多已经得手的黄示意小跟班放开智姜,两人退后两步,双手环,以一种志在必得的眼神看着她。

 智姜强忍着被异物进入的呕吐感,虽然只是手指,她仍感到被侵犯了,全身上下极度不舒服。她干咳着,瞪着他们问:“那是什么东西?”

 “当然是让大家高兴的东西了,小智姜你一会就会受不了的。

 对了,姓翼的不是不在吗,与其找个不认识的人来泻泻火,倒不如跟了我,大家好歹是同学,有事好说话。”没错,智姜已经发觉身体的异样了,她觉得喉咙好干,小似乎已经潺潺出花,内黏黏的,更要命的是,她好想要,下身巴不得马上就被填,再被狠狠地

 尝情的她很清楚,不能再拖下去了,要不然真的要被他们禽兽了。思维在混沌中打转,身体也撑不住了,智姜腿一软,整个人就瘫坐在地上。

 她死死抓着裙边,努力压制着想摩擦双腿的冲动。眼泪反而不出来,可能都被全身的热量烤干了。

 黄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别挣扎了,估计再一会你就会感谢我们了。”智姜急促着气,真是不甘心就这么被…突然视线落在洗手台边干花的装饰用的玻璃瓶,她急中生智,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站起来举起花瓶就往洗手台上磕。

 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后,智姜手心被割破了,但她顾不上缓缓出的鲜血,紧握一片玻璃碎片,转身用仅剩的一点清明,凶狠地盯着他们。

 黄没想到看上去安静的智姜子这么烈,虽然有点被吓到,毕竟只是想了她,并不想闹出人命。但在跟班面前也得有些面子,他壮着胆子大声喊着:“喂!你要干什…哇啊!”彻底被发出潜能的智姜在他迈出的第一步就迅速地挥动手臂,锋利的玻璃渣子斜斜地划过黄的脖子,一丝血珠立刻冒了出来。

 还没在自己身上见过血的黄顿时很紧张,就怕动脉被割破了要死翘翘。他怕死地顾不上智姜,夸张地大叫着小跟班,让他看看自己有没有事。

 跟班本想抓着智姜不让她逃走,但老大呼叫自己,虽有些小题大做,也只好去察看那一丝丝无关紧要的皮伤。

 这点时间已经足够智姜抓起书包跑出洗手间了,她克制着火热的身体的望,一路横冲直撞。

 她摸出手机,快捷键拨打了易杨的号码:“喂?易杨…你…你在哪?”  m.BamXs.COM
上章 智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