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姜 下章
第25章至第26章
 25。小做休息

 翼凡在水里抱着智姜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额头相抵,智姜怕掉下水,只能紧搂着他的脖子,双腿攀着他的劲,像个无尾熊。

 翼凡低头着她鲜红的瓣,沙哑地问着:“宝贝,刚才可是高了?”

 智姜白了他一眼,明知道答案还问!翼凡轻咬她的下“回答错误。”智姜刚想狡辩,却感觉到下身小里被进了半手指!她“唔唔”

 扭动着身子,想把这异物挤出去,她不地撒娇到:“你们不是知道嘛!干嘛还要…”翼凡好笑地看着小猫撒泼,故作严肃:“我们就是要听宝贝亲口说!”

 易杨接收到信息,配合地入整手指,还坏心地弯曲,抠感的内壁,一股白白的男华被他出,融化在水里。

 智姜快被哭了,她想合拢双腿,驱赶这要人命的异样快,怎奈中间横着翼凡的身体,她只好投降:“对啦,对啦!”

 翼凡满意地摸了摸她的秀发,又问:“那宝贝是什么感觉?”这回智姜不敢耍小子了,老实地回答:“就是…嗯,好像…记不太清了,在飞一样…啊嗯…嗯!”易杨还在她的小里捣乱,他旋转着手指,在每一处细腻娇滑的壁上摩擦着,她抱紧翼凡,娇着:“呜…你们,说话不算话…耍赖!嗯嗯…哥哥!”

 易杨不理她,照旧在里缓慢地刮着,越来越多的体被扒出体外。翼凡吻着宝贝苹果般的脸蛋,安慰道:“宝贝乖,再告诉我,我们的你舒不舒服?”

 智姜所有的感官都聚集到身下的那一点去了,她有点恍惚,听见有人在问,便下意识地答了:“舒服!好舒服的!哥哥轻点!”

 翼凡看这样有效,趁胜追击:“那我们以后经常这么宝贝,可不能拒绝哦!”智姜大口着气,上身起伏得厉害,磨蹭着身前男人的突起,胡乱点头答应了。

 翼凡心情大好,在柳后面轻轻按摩着,不知按到了什么位,娇人儿一个灵,花一个大张大合,又一滩出。

 易杨又细细地摸了摸,确定不会再有残留的体,便冲翼凡点点头。翼凡让她靠在池边,看着她微醉般的眼神,小脸红,尖还直直立着,开玩笑道:“我知道宝贝还想要,不过这第一次,还是不要太过了好,以后会喂宝贝的,宝贝想怎么吃都行!”

 智姜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是在帮她清理下体,亏自己还想到其他地方去了,本还有点羞愧,一听翼凡没羞没躁的话,嘟嘟着嘴:“谁要吃啊…”他们被宝贝的样子逗笑了,真是嘴硬得可爱。易杨拿起洗发水,帮她洗头发,翼凡则给她洗身子,期间吃了无数次豆腐。

 智姜泡着热水,身上被着,慢慢有点昏昏睡了。翼凡看宝贝的脑袋歪在池壁上,知道她是真的累了,便轻手轻脚把她抱出来。

 易杨早就换掉了那条惨不忍睹的单,他看翼凡抱着宝贝,便在上铺了条大浴巾,让她躺在上面,可是头发还是的,怎么办。

 翼凡只好又把她软绵绵的身子竖起来,拿着吹风机帮忙吹头发,智姜被迷糊糊,但实在没力气说话,就任由易杨给她托着脑袋,听着“呼呼”声彻底跌入黑甜中。

 翼凡看她睡着了,便轻轻掰开她白的双腿,想看看她的花瓣有没有受伤,只见原本害羞的小珍珠高高地探着头,颜色鲜红,像是要滴出血来,再看看花周围的,有些红肿,口里面的媚还微微外翻着。

 翼凡知道是得狠了,不过还好没有裂开或者血什么的。他让易杨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透明的膏药,给她的外涂上了厚厚的一层,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用手指抠出一坨,慢慢进小里。

 宝贝里的温度很高,被凉凉的膏体刺到,开始一下一下地动,没过一会,药膏就融化了,翼凡不敢有太大动作,只是细细转了一圈,把药膏涂匀,便出手指。

 抬头看看宝贝,还好没醒。易杨小声嘀咕着:“宝贝体力真差!才做了一次就睡成这样,我还没够呢…”翼凡敲了敲他的脑袋:“今天得忍着。以后做多了习惯了,就好了。”

 说完,两人一人一边搂着她,关灯睡觉。智姜迷糊糊地醒来,觉得全身都动弹不得。她凝神看了看,原来他们就是罪魁祸首:她背靠着翼凡,他的手覆在她的小肚子上,易杨更过分,整张脸都埋在了她的双间,还孩子似的发出呓语。

 智姜不敢吵醒他们,只好无聊地看着天花板。她想着,能同时跟两个人发生关系,真是…要是告诉了全羽,不知她会怎么想,会不会瞧不起自己啊?胡思想着,眼皮越来越沉,智姜又睡着了。

 等她再醒来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两只狼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都直勾勾地看着她。

 他们看着宝贝扇形弧度的长睫,翘的小鼻子,还有花瓣般的娇,脸颊微红,的,可爱的想让人亲一口。

 智姜被盯得很不自在,她动了动:“你们干嘛呀?好诡异啊。”“啵!”付诸实施,亲一口,翼凡像只小狗一样在智姜脸蛋上又亲又啃的。

 易杨也一个劲地往她怀里钻,智姜双之间都被他漉漉的。智姜都被他们得有点了“咯咯”笑着“你们别闹了…嗯…走开啦,起啦!”

 他们最后亲了几口,才恋恋不舍地起身穿衣。智姜也想起身,才动了动腿,就“嘶”

 一声痛哼,好痛啊!这么一动,昨天被进入的地方虽然有些丝丝的清凉感,但还是遮不住一点火辣辣的灼热感,尤其是大腿内侧的肌,酸酸的使不上劲,活像跑完马拉松。

 她哭丧着脸抱着被子瞪着这两个罪魁祸首,易杨主动负荆请罪:“宝贝真对不起,昨天的太用力了。

 今天宝贝想去哪,我都抱你去,好不好,我的公主?”智姜早就不计较了,这下便任地伸出双臂,让易杨扶她起来穿衣服,易杨倒也任劳任怨,从洗漱到吃饭,照顾得无微不至。

 本来是个周五,智姜翘掉课,但身上不舒服,不愿意出门,只能呆在翼凡家里跟他们厮混,可怎奈他们情发的时候,宝贝总说痛,他们怕伤了,以后都没得吃,只好压抑住望,看看电视打打电动便度过了本该很美好的周五晚上。

 第二天,智姜被他们的受不了,只能给家里打电话谎称周末就住在学校了。

 两只豺狼高兴极了,又多了两天跟宝贝独处的时间,直抱着她又摸又亲,她整张小脸红润润的都很掐出水来,让他们更是爱不释手,只愿那国外进口的药膏能超常发挥作用,让宝贝快点好。

 26。休息好了?那再来吧!

 晚上,智姜洗完澡,窝在沙发上看无聊的肥皂剧。

 过了一会,易杨也一身清地出来了,他立刻凑到她身边,单手搂着她,陪她一起看。这电视剧真是太无聊了!智姜环视四周,发现翼凡不在,她问道:“怎么不见翼凡?”

 “哦,他要给个客户送资料。”智姜奇怪道:“送资料?是要亲自送啊。”

 “听说是重要的文件,而且好像要再谈谈细节。”智姜“哦”了一声,屏幕上的男女已经开始接吻了,好狗血的剧情。可是,旁边的这位,你不要受如此弱智情节的影响啊,不要像小狗一样在脖子上嗅来嗅去啦。

 智姜试图推开易杨的头,他非但不住手,还变本加厉地大手一用力,把她的身子扳过来,寻到樱就吻上去了。他深情地沿着形的弧度来回着,智姜受不了蛊惑,微张双,让他的舌进来。

 可易杨始终只是在外沿挑着,怎么都不肯与她的舌纠。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索取,女孩从来没有这么心难耐过,她也学着他们平时教给她的,伸出舌头,顶开他的牙关,把小舌交给他,还试着用娇含着他的,拉到自己嘴里拼命的

 易杨跟她绵了一会,哑着喉咙:“对,宝贝,回吻我…”智姜还不等他说完,便又上他上扬的

 易杨欣喜于宝贝的主动,他炙热的大掌托着她的后脑,让双方的舌更加贴近,他们互相换着唾,也不知咽下去的是谁的。

 吻越来越烈,空气越来越稀薄,他们忘我地吻着,渐渐生出了一些靡的气息。

 易杨放开气吁吁的女孩,看着她目光离,还伸出舌尖意犹未尽般,觉得已经抬头的兄弟又涨大了几分,但他不知道宝贝能不能再承受一次望,可是涂了那个药,应该…

 他着她粉的耳垂,低声问道:“宝贝,那里还痛不痛?”经过将近两天的休整,智姜已经觉得没那么痛了。现下这种情况,她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可是…自己也有点担心,会不会更痛。

 可是他四处游走的带着勾引质的情的手掌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她已经觉得私处有点想要的饥渴感,好想含住什么东西,好想被填,好想体验那天晚上的致命快

 她摇摇头,易杨低呼一声,就把她倒在沙发上。也顾不得抚慰她的上半身,直接分开双腿。智姜穿的是浴袍,一被打开就能看见包裹住小的内

 易杨飞快地除去内,让她把一条腿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条随意地垂着,顿时少女部就展现在男人眼前。智姜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大张的腿…易杨一句话不说,只拉扯着衣服。

 不一会,他壮如豹子般的体格便赤身体地展现在她面前。智姜受到蛊惑般用指尖轻轻抚摸她所能碰到的男肌肤,觉得底下蕴藏的雄力量都快把自己融化了。

 她突然有点害怕:“那个…你轻一点…”易杨只胡乱摸了摸她的贝,从茶几下拿出一个避孕套,撕开套上,便提想直接进入她的小

 只进去一个头,便被层层包围,紧含着不让他再进去,易杨用力身,又进去了一点。

 可是身下娇人儿不干了,她哭喊着:“轻点哥哥!好痛…别…”易杨才发现自己太莽撞了,虽然套子有润滑的体,但让宝贝完全接受他还是不够。

 他连忙俯下身,解开她的浴袍,轻吻她的,希望能让她快点起来“宝贝,怎么又这么紧了?那天不是才做过的,咬的真紧!”

 智姜无处抒发感情,只能抓着他的肩膀,歪着头低低的闷哼着。他看宝贝的尖都被疼爱的立起来了,下面还不是很润,只能用手抚慰她花上方的小核,果然,这种强烈的快起了作用“啊…哥哥慢点…”

 易杨才不听她的,他用两手指夹起她的蒂,在指腹间捻玩着,再让它弹回去。再夹起,再捻。反复做了几次,花间就分泌出了人的粘。他又试着往前推进,这回宝贝没有那么抗拒了,里还是紧的不像话,但已经被他的具扩展开了。

 他看了看宝贝的表情,并没有太多不适的感觉,便继续,手上还不忘爱抚她感的花蒂。

 易杨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才终于把整进她的甬道内。他低头看看暴在外面的和两个球,棕色和白色的织,巨大的颜色反差使被包裹的男又涨了几分。

 被入的途中,智姜没有感到如第一次的痛感,只是有点涨涨的,还有点撑。

 她试着放松,可是她的身体都跟主人作对,想着放松却不由得动了一下,把他的香肠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易杨一声低吼,以为宝贝在暗示他快点动作,立刻撑起身子,毫不留情地在狭小的花茎内大力送。

 作恶的每一次都重重地入,在水里打个圈,再狠心地不顾的挽留出去,可是像舍不得似地,下一秒它又更加猛烈地顶入。

 花没被几下就出了香滑的体,这样男的进出就更为方便。水越越多,被退出的具带到两人的外处“啪啪”伴随着骨撞击的声音,水声也响得更畅了。

 “嗯哼…哥哥你慢点…啊…轻一点,太重了…啊啊啊!”女孩被得都化成了一滩水,她胡乱地用手按着男人的肌,想做无谓的抵抗,却有好几次无意地碰触了他前的茱萸。

 易杨只觉前一波电穿过,他扬起脖子,嘶哑着喉咙“小妖!你这个妖!哦…宝贝,你下面好多水,感觉到了吗?又又紧!还这么会!看哥哥死你!”

 智姜本还想阻止他说出这么鲁的话,但被下一个重重的顶入得说不出话,她难耐地甩着头,想逃离这灭顶的快,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给她机会。

 他坐起身,半跪在沙发上,抬起她的细,让生殖器更加贴合。他又快速又烈,次次都打在她的娇蕊上,他利用男人天生的气量,在他进入时手上也用力,让她脆弱的小花狠狠地撞击在他处,猛烈的连下面的两个团也颤抖起来,滑滑的想要一同挤入她的销魂小

 智姜已经被得失了神,眼前有无数光束闪过。不行,下面好空,还想要。

 她再也受了了,只能拼命地合,她抛去所有矜持,放地叫着:“哥哥!哥哥!好!啊…再来…再用力…哥哥给我!”

 “哦…小东西真得你这么舒服嘛?宝贝!宝贝!水再多点,哥哥让你更舒服!”娇的小嘴已经合不拢了,她只知道不停地攀着他向上爬,她知道他能带给她绝美的快

 小不停地在他向下冲刺是往上抬,碰撞得贝都麻了。她感的花越收越紧,两人知道那致命的时刻要到了,都更加投入以接这一刻。

 “哥哥…我快到了…快了…给我吧!  m.BA mxS.Com
上章 智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