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姜 下章
第17章至第18章
 17。小别胜新婚

 气氛很诡异,除了女孩子的泣声一片沉寂。智姜还在哭着,突然上被一股蛮力带着走,翼凡搂着她的半拖着进了房间,易杨以为他要凶宝贝或者是用强的,连忙跟进去。

 智姜被甩在上,翼凡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玩够了?终于知道回来了?”智姜小声嘀咕着:“我又不是闹失踪…”“你…!唉,干嘛要躲我们啊,好像谁欺负你了啊?”

 “没有啊,就是…突然想…有点距离…好一点。”翼凡气吐气再气,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本来就是装出生气的样子,现在更是一点怨气都没有了,擦干净她的眼泪,柔声道:“想自己呆着就直说嘛,搞得我们这么担心,还以为你…”“说了你们也不会答应,还不是一样要问东问西的。”翼凡无语,好像的确会这样。

 他搂着她,说道:“宝贝,我们不闹了好吧,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多考虑考虑你的感受可好?”

 智姜恩恩答应着。看到站在一边很不自然的易杨,怯生生地伸出小手拉着他的衣角,泪汪汪地看着他:“易杨你别生气,我没那么想过的。”

 易杨早在刚说完就后悔了,正想着怎么跟宝贝道歉呢,现下有了台阶,当然不会再翻脸,他单膝跪着摸她的小脸:“我知道,我刚才是胡说的。”

 “那以后不可以再说这种话了!”“好好,我发誓。”翼凡虽不知道易杨说了什么,不过这个话题应该到此为止了。

 他抱起智姜,摸着她的额头说:“都哭成小花猫了,还出了这么多汗,宝贝去洗澡,我们睡觉!”

 看着智姜拿着衣物进了浴室,他给了易杨一个“你有事情要代”的眼神,易杨只好老实地说了事情的经过,翼凡听完,很严肃地小声责备:“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你忘了,当初是我们硬着宝贝的,她肯答应都很不易了,你这样说她会怎么想我们的关系?”

 易杨挠挠头:“我那是气话,说完就后悔了,我也不想惹她伤心呀。”翼凡从来没对易杨如此苛刻,也觉得话说重了不好,缓了缓,安慰道:“还好宝贝没放心上,以后有什么事都不能这么说,连想也不准想!”

 “知道!打死我也不会这么想了。”易杨明白,其实是他们渴望她的温暖。

 这期间,他们深刻地做了自我检讨,之前是粘的太厉害了,两个人轮番陪宝贝,一没见人影就开始电话轰炸。

 他们谈了一年,宝贝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换做谁都受不了的。不过经过这次,倒是给他们提了个醒,爱情可是不能这样紧凑到不能呼吸的,以后可是要多顾及双方,多留些空间才好。

 智姜觉得这场景很奇怪,他们从来没有三个人一起挤在一张上,易杨的还是张双人,三个人睡实在有点紧张。

 而且,一个搂着,一个拽着胳膊,好难为情啊。智姜琢磨着该把打工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免得到时候又是一阵飞狗跳“那个,全羽给我介绍了个兼职,在咖啡店里做招待,我觉得好的,你们觉得呢?”

 翼凡想了想,全羽介绍的,应该还靠谱,能为宝贝解闷的话也不错:“你想去就想吧。”智姜感激地送了个香吻,因为之前哭的太累了,扭扭身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智姜先醒过来了,她觉得情绪平复了许多,之前真是太小题大做了。

 她翻了个身,想在狭小的空间里躺得舒服些,却感地发现下身被两硬硬的东西顶着,她慢慢掀开被子,果然,他们两个都顶起了小帐篷。

 智姜抬头看着两人还在睡,便轻手轻脚地想离开这个危险区域,无奈实在太小了,她怎么小心都会碰到他们。

 翼凡首先被这动静醒了,他迷糊糊地摸到她的,一用力,把她拉回上,嘶哑着喉咙道:“醒了?怎么不多睡会?”这动静同样惊动了易杨,他壮臂一挥,罩在智姜部上,脸还在后背蹭了蹭。

 智姜睡也不是,起也不是。翼凡察觉到身体的异样,了然。以前一直想着,找个机会让宝贝试试两人同时爱抚,苦于找不到时机,现在好了,择不如撞

 放在上的手开始作,顺着智姜美好的线向下滑,伸进睡里,智姜连忙用手按着,不让他继续。心有灵犀的易杨也开始部,智姜又分出一只手来制止上面的手。

 好羞人,她还从来没在别人面前亲热过呢,两个人同时…怎么可以?!

 两只狼趁她分神,开始了进攻。三下两下,智姜就被剥光光了。想用来遮羞的被子也被他们扔到一边,只剩下枕头被垫在下,下身被抬高,让部显得更清楚了。

 智姜好窘,遮着私密处不让他们看。翼凡强硬的甩开她的双手“半个月没碰你了,宝贝都不熟悉了,健忘的小东西!”

 说完,强势地掰开白的大腿,看着她的娇花因为紧张而收缩着。智姜觉得他的视线所到之处火热一片,这么久没被抚慰的确有点想念了,再加上昨晚,她听见全羽和她男朋友…人家好快活的样子。

 虽然有点不习惯有两个人在场,不过她尽量放松。翼凡早就忍不住了,拨开发,找到藏在里面的小珍珠,又快又狠地按着。

 智姜本就渴望着,这下更是感得不行“啊…”张大腿儿方便他玩。久违的舒服感向她袭来,她无助地甩头,下身却向上,想离那快乐的源近一些,再近一些。

 易杨看着小脸媚红的娇娃,低下头吻上她跳动的双的“啧啧”有声。翼凡听见水声,扶着她的,抬起她的下身,舌头也吻上她的另一处感。

 “啊!唔唔…嗯!”智姜被这双层刺的说不出话,她亢奋地呻着,感受上下两处被照顾、被的还带点羞感的巨大快,她不知道两个人所给予的可以这么爽快。

 翼凡没几下,宝贝的花儿就汩汩出了好多花,整个娇花又的,还在打颤呢,好可爱。

 他伸出手指,轻轻摸到下方的入口,抚摸周围的,又顺着爱探入了一个指头,身下娇躯顿时扭动着,抗拒着,双腿夹紧,却只能夹着他的头。

 翼凡嘴上不停,继续抚慰她,手也不马虎,就用一节短短的指头在里旋转着,她只能抓着易杨的胳膊“凡,…那里不行…啊!轻点…”

 易杨知道他在她那里,更加卖力着她的头,试图增加快让她沉浸其中。

 果然,没一会,宝贝就开始合了。翼凡的手指被着,丝丝媚迫着他的手指,他不感叹:只是口就有那么强的力,小的里面会是怎样的紧啊。

 智姜只觉得口好空虚,下面也好空虚,嗯,不够,她还想要“哥哥…用力,还要…嗯,老公我!”两人被这叫声得兴奋极了,带着腔爱意地加快抚“嗯,好快乐…嗯,舒服…”

 智姜还想细细品味着快慰,一种熟悉的至高快慢慢堆积,她放开身体,高部和下身,大声地媚叫着:“恩恩!要到了…快来了…用力…啊!”积累的快终于爆发,智姜都能感到头硬硬的翘着,花在收缩,含着手指头不让翼凡离开。她太舒服了,身体和精神终于达到了惊人的快慰。她娇着,全身搐,任高的余韵在身体里窜。

 翼凡感到小媚有一丝丝粘出,不同于刺花核带来的汁,这是宝贝身体深处出的动情,他等宝贝稍稍平息,出手指,细细去,呵,宝贝的味道呢。

 易杨看到翼凡坐起了身子,马上拉过宝贝的下身,像渴极了般,大口大口地走花上的花。智姜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发现户被着,足地“唔唔”低着。

 易杨混着自己的唾,把娇花的,分不清彼此,眼看大腿处也漉漉的,便一一去了。

 翼凡看宝贝高了,移到她上方,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18。重归于好的甜蜜

 翼凡用手指的她的秀发,绕着圈圈,戏谑道:“宝贝这次这么快就高了。

 是太久没碰你了,还是两个人在更兴奋,或是两者都有?”“嗯…老公,别问了…”易杨还在玩她的下体,被刺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智姜害羞又甜蜜,又带点小小的羞感,竟然在一个男人面前被另一个人着,还能有如此销魂的快,怎么办,她竟然觉得很兴奋,她好想叫!

 可是不行,翼凡在看着,她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变现得如此放,啊!易杨含住她的小核了,还在舌头围着它打转,不行,太刺了!翼凡不动声地看着宝贝被望驱使的样子,贝齿紧咬着下,泪眼朦胧地向他求助。

 可他偏不,他就是要看宝贝挣扎在望膨的边缘,他就是要宝贝能放下所有包袱大胆享受他们的宠爱,他就是要宝贝被玩的大声叫出来!

 他继续盯着她,观察她的表情,还用指腹轻轻摩挲她的下,希望她别咬那么紧。捣乱的手指在她嘴边来回磨蹭着,智姜本能地放弃紧咬下,改为啃咬他的手指。

 她还整个含住他的手指,用香舌舐着,着。翼凡没想到宝贝无师自通,欣喜地转动手指,挑她的小舌。

 亵玩了一会,翼凡是银丝的手,放在自己嘴里含了,笑地:“宝贝真甜。舒服吗?舒服就叫出来,我喜欢听!”智姜还是放不开,低声“唔唔”

 地哼着,翼凡没辙了,捧着宝贝的脑袋:“宝贝,只要你叫出来,你的好哥哥就给你个痛快好不好?”

 易杨收到暗示,作势要舌,智姜还没冲向顶端,急切地用腿夹紧易杨的脑袋不让他走,还可怜兮兮地望着翼凡。

 翼凡不吃她这一套:“撒娇没用!乖乖听话,说‘哥哥我!’刚刚不是叫的很嘛?”

 智姜支吾着,心想刚刚你可没这么看着我啊!易杨强健有力的手分开夹紧的双腿,想要彻底退出来,智姜一急,再也顾不得了,长腿一伸,把他勾回来,不地低着:“哥哥别走!再来嘛…”

 易杨一看有效,和翼凡交流了眼神,喜滋滋地又埋在女人的双腿之间。

 有了第一次,就不怕第二次了。智姜顺从自己的感觉,在他的挑下媚叫着:“嗯…哥哥…”双臂还勾着翼凡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喃喃道:“老公…好舒服!”翼凡亲吻着她的额头,鼓励她继续。

 没多久,易杨就发现这妖女的花又开始有规律地痉挛了,她上面的小嘴也喊得更了:“啊…好!再来!又要来了…要到了…嗯…”他嘴上不停,突然,一个指节进了刚刚翼凡进入过的水,智姜被这突然的刺的失了神,下身一个弹起“啊!…”哆哆嗦嗦到了高。等智姜回到现实,发现这两条狼,一个亲吻着她的脖子,一个亲吻着脸蛋。

 翼凡情地笑着:“宝贝刚刚叫的真美,很好听呢!”易杨也凑过来:“就是就是,高的时候也好美呢!”

 智姜羞得说不出话,只能任他们爱亲哪就亲哪。在浴室里,智姜想起昨晚给全羽留了语音,不知道这家伙收到没有,看看时间,应该也该醒了,便想打个电话告诉全羽她不打扰了,要回家住了。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人接:“…喂?”

 “全羽吗?我昨天给你留言,你看了吗?”

 “啊?智姜啊!…嗯,我看了…啊,你别,等一下啦。”坏了,看来是打扰人家办事了,真情啊,昨晚才做过,早上又开始了,厉斌你精力真好。

 (小姜姜,你马上就知道你的遭遇会比这更惨)智姜飞快地说:“没什么事,就是说一声我要回家了,拜拜!”

 因为没带衣物,洗完澡的智姜只好穿着易杨的衬衫出来。客厅里只有翼凡,她问道:“易杨呢?”

 “去你房间拿衣服了。”“…”原来住得近还有这样的好处。智姜扭捏地等待着,全身上下除了这巨大的衬衫就是全光的了,好不自然呀。

 但这小女人的娇羞状在翼凡眼里格外人:宽大的领口遮不住精致的锁骨,还有秀气白皙的长颈,仔细看看,白色的衬衫隐约透着尖尖的小尖,虽然衬衫很长,遮住了半个大腿,但他清楚这底下可是什么都没穿,只要稍微起来,就能看到销魂的三角地带,小妖!还摩擦着双腿!是嫌惑的还不够嘛!

 翼凡故意板着脸走向她,轻轻拨开她额前还在滴水的头发“又勾引我!”

 智姜无话可说,她只是觉得里面光光好奇怪,她刚想辩解,翼凡就自顾自地吻上了娇,大手按着她的后脑不让她逃脱,半个月没吻她了,好想念她的滋味还有滑的触感,他只把红吻得又亮又肿,才满意地轻拽她的秀发,使她仰起脖子方便他在脖子上印上吻,一抿,一个小小的红印就出来了,他想多几个吻痕,好像这样就能宣布主权。

 就在两人都有些意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阳台传来:“你这个假斯文的衣冠禽兽,我才离开一会你就又发情了!”

 翼凡沉默了半刻,回嘴道:“总比你这个只懂蛮力的原始人好!衣服拿来了?”易杨不理他,只窜到智姜面前,讨好般地举了举袋子:“宝贝乖,不理他,哥哥带你去穿衣服。”

 智姜想说,穿衣服用不着两个人。但易杨一副可怜样,非得要亲自帮宝贝穿衣。智姜只能随他。易杨开心地绕到她身后,抬起她的胳膊,有模有样地穿戴,当然这期间还不忘小玉兔,吃吃豆腐。

 翼凡也不甘示弱,拿出内,蹲在她面前,让宝贝把腿伸进来,智姜还从来没让人伺候过穿内,爆红着脸依次伸出腿。

 翼凡提上内,还亲了亲她的小腹,捏了捏翘。完了,智姜可悲的想着,这回真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两只狼给她套上衣服,看着白的脸上一抹娇红,水汪汪的眼睛含羞的眨着,一阵得意:不愧是他们的宝贝!易杨从后面搂着她,深一口气:“恩,妹妹真漂亮!”

 智姜内心像喝了一样,面上却无表情,她推了推他:“别闹了,我饿死了。”易杨心疼道:“宝贝想吃什么?我去做!”

 智姜为了自己的胃着想,婉言道:“我们出去吃吧,想吃意大利面了。”谁知一直不做声的翼凡突然说道:“这里没材料,去我家吃吧,我会做。”

 智姜一脸惊异,易杨倒是很雀跃,翼凡的父母总是不在家,他早已学会做饭了,意大利面正是他擅长的,自己都很少有机会吃到,这回沾宝贝的光,可有好吃的了!于是易杨开车,三个人朝翼凡家驶去。  m.bA mxS.com
上章 智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