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三章 蛊王肆威征集霸
  甘朝拨开她的秀发,便轻抚右颊及右耳。

 她又又喜,呼吸便促啦!

 她体中之蛊亦亢奋的蠢动着。

 甘朝见状,便轻吻樱

 她亢奋的搂住他热吻着。

 不久,两人一分开身,便在榻前宽衣。

 她的个性似哈湘般豪放热情,所以,她迅速卸去衣物,便上榻仰躺“备战”那天中美目更炙热的望向甘朝。

 甘朝存心弥补她,便上榻贴身而吻。

 她亢奋的热吻着。

 玉门关更是敞开着。

 甘朝却由颈一直向下吻。

 他的双手更温柔的爱抚着。

 不久,陶湘已经滚滚啦!

 漾的她更是红霞遍布娇颜啦!

 甘朝心中一喜,“小朝”便轻轻叩头。

 她立即热情的宾纳客。

 “小朝”顺而入,便顺利的直达终点。

 她迫不及待的扭啦!

 哈湘在这些日子中,曾指点不少上妙技,陶湘准备—一献艺,所以,她热情如火的先行发动攻势啦!

 甘朝便欣然泛舟。

 房内便飘出响曲啦!

 陶湘活动不久,便已能适应硕伟的“小朝”于是,她开始将“上妙技”——一的搬出来献艺啦!

 甘朝乍见这些妙技,便新奇的配合着。

 不久,房中已经炮声隆隆啦!

 半个时辰后,陶湘已在甘朝身上颠鸾倒凤,她那对波霸玉更随着她的活动而抖颤不已!

 甘朝瞧得亢奋啦!

 他欣然抚它们啦!

 ‘小朝’更是“一柱朝天”的着。

 炮声更密集响啦!

 良久之后,陶湘方始娇的下马。

 她朝榻上一趴跪,圆便高着。

 甘朝不需指点,立即畅玩“隔山取火。”

 陶湘的圆便摇不已。

 清脆的炮声更响啦!

 一直聆听战况的陶怡已经听得全身怪怪啦!

 又过了一阵子,陶湘高举粉腿仰躺,她的双手一扳起粉腿,粉腿便贴上她的脸部,玉门关亦彻底开放啦!

 又白又丰厚的玉门关口立即使甘朝焰大炽。

 小朝开始冲刺啦!

 陶湘乐得哎哎连叫啦!

 她亦频频呼“相公”啦!

 甘朝大之下,冲刺更疾啦!

 炮声更加密集啦!

 陶怡听得全身不自在,呼吸亦渐促矣!

 她渐觉全身懊热啦!

 陶湘之蛊曾侵入陶怡的玉门关内,它的已沾上她的关内,所以,如今的她已经点燃焰不一自幼受礼教蒸陶的她,仍拘谨而坐。

 豪放的陶湘却肆无忌惮的将粉腿搁上甘朝的双肩,她的双手一按锦榻,立即扭下体啦!

 隆隆炮声似山塌般响着。

 那坚固的锦榻吃不消的“伊亚”叫啦!

 甘朝暗呼过瘾啦!

 他全力冲刺啦!

 良久之后,陶湘舒畅的汗下如雨。

 她那秀发全透啦!

 可是,她仍然狂扭猛顶着。

 “相公”呼声更密集啦!

 哎哎叫声更穿不已啦!

 陶怡听得人中汩汁啦!

 她取巾拭汗,倏觉下体有异,便入内室褪衣。

 赫见亵了一大团,她不由脸红。

 她急于启柜换妥亵

 她只觉一阵渴意,立即斟茗而饮。

 香茗一入腹,她突觉意,立即入内室解决。

 不久,她随着之泛滥而再度有意啦!

 加上紧张,她居然意频频啦!

 陶湘得连叫,陶信却连啦!

 黄昏时分,陶湘尖叫不已,便全身哆嗦啦!

 甘朝停战道:“你还好吧?”

 “好!好透了!再来!”

 说着,她又扭啦’甘朝巴不得如此,立即欣然进攻。

 陶湘又扭不久,便哆嗦连连啦!

 她任由甘朝进攻啦!

 舒畅连连的甘朝立即密集轰炸着。

 锦榻“吱吱”猛叫啦!

 陶湘美的呻啦!

 她的叫声又弱又抖啦!

 她已经不知东西南北啦!

 她茫酥酥啦!

 甘朝吁口气,甘泉便而入。

 “相…公…哎唷…”

 陶湘呢哺的叫着“相公”啦!

 甘朝趴上体享受着。

 不久,陶湘摊直四肢,悠悠睡啦!

 “还好!”

 “好!好!好!”

 她连好三声,便乐得入眠啦!

 甘朝吁口气,忖道:“好一匹野马。”

 他一看天色已暗,便悄悄下榻。

 他一入内室净过身,便服丹默坐。

 他已经准备开辟另一战场啦!

 镇江轰隆而响。

 赏之人声连连!

 城郊的金宝庄院内却一片黝暗。

 不过,墙外四周却有八人默默而立。

 其中四人是大内侍卫,另四人是黑道高手。

 此八人以往在江湖中形同水火而不相容,如今为了保护身为“王爷”及“驸马”的甘朝,他们平静而立。

 不过,他们仍楚河汉界般将庄院分成两半而立着。

 甘朝在征服陶湘之后,便入内室净身及服丹运功。

 此时,他精神的步入陶怡之房。

 二位下人则端酒菜随行入房。

 陶怡立即低头自椅上起身。

 二位下人摆妥酒菜,便行礼退去。

 甘朝低声道:“进些食物,如何?”

 陶怡便低声人座。

 两人便默默用膳。

 不久,甘朝斟酒道:“恕吾上次之冒犯,请!”

 陶怡便默默干杯。

 甘朝为她挟菜道:“别如此拘谨,好吗?”

 她轻轻点头,仍低头用膳。

 甘朝刚尝过陶湘的热情如火,如今却遇上哑巴般陶怡,他的心中一阵尴尬,便默默的取用佳肴。

 不久,陶怡已置模默坐着。

 甘朝又吃几口莱,便置筷道:“到院中走走,如何?”

 陶怡便默默起身。

 不久,二人置身于院中,甘朝轻抚淡黄的桂花道:“八月尚未至,桂花已先飘香!难得!”

 陶怡却默然而立。

 甘朝却兴致的欣赏院中诸花。

 良久之后,甘朝一瞧夜,道:“歇息吧!”

 陶怡便默默跟入房中。

 甘朝见状,便离房而去。

 陶怡目送他离去,不由暗侮道:“他不悦啦?

 我错了吗?“

 这一夜,她辗转难眠啦!

 甘朝一返陶湘房中,便上椅运功着。

 一夜无事。

 天一亮,他便含笑轻抚陶湘之秀发。

 陶湘乍醒,立即欣然一笑及唤句“相公”

 “累否?”

 “不累!不过,我该净身啦!”

 “请!”

 甘朝便赴前院赏花。

 半个时辰之后,下人前来行礼道:“恭请王爷用膳。”

 甘朝便含笑跟入。

 只见陶湘含笑起身相,陶恰却低头而立。

 甘朝道句:“请!”立即入座。

 三人一开始用膳,陶湘便频频为甘朝挟菜及欣然用膳,陶怡却似童养媳般一直低头缓缓用膳。

 陶湘瞧得大乐,胃口亦更佳啦!

 膳后,陶湘与甘朝在院中赏花。

 陶怡则返房默坐着。

 甘朝见状,便和陶湘边赏花边聊着。

 只听陶湘道:“相公打算何时启程?”

 “由长辈们安排吧!”

 “娘有意于后天启程,行吗?”

 “行!”

 “谢谢相公!”

 “客气矣!多久可抵贵国?”

 “若无耽搁,约需半个月?”

 “远哩!咱们要先返贵国吧?”

 “是的!娘举国庆贺一番!”

 “太铺张了吧?”’“此乃大喜呀!”

 “贵国百姓生活不错吧?”

 “尚可!”

 “以何维生呢?”

 “畜牧为主!耕种为辅!”

 “可有改善之道?”

 “难!敝国土地贫脊,除非…”

 说至此,她立即住口。

 甘朝问道:“除非怎样?”’。

 “敝国之牛羊若能售给贵国,将可以改善收入。”

 “为何不如此做呢?”

 “四十年前,曾易过,却遭汉人价收购甚至不付钱,即使讼之公堂,亦遭汉吏偏袒汉人,所以…”

 说至此,她倏然住口。

 甘朝问道:“所以,易中断了!所以,贵国对吾国积怒深,终于上下一心同仇敌汽进犯吾国,是吗?”

 “是的!”

 “既然如此,贵国为何又罢攻?”

 陶湘道:“先祖将王位传给娘之时,再三叮咛娘阻止进击行动,所以,娘排除万难迄今仍维持两国之和平。”

 “伟大!佩服!”

 “不敢当!”

 “娘为何向怡妹之爹下蛊呢?”

 陶湘却吐难言。

 甘朝道:“罢了!算吾未提此事。”

 陶湘道:“抱歉!我不该瞒相公,可是,娘严戒轻此事!”

 “吾明白!”

 “抱歉!”

 甘朝搂她入怀柔声道:“慢慢来!咱们久必会坦诚相对。”

 “我会向娘请示!”

 “不妥!勿让娘误会!”

 陶湘已下定决心,便默默不语。

 甘朝岔开话题道:“听说贵国百姓多凸目及厚颈,是吗?”

 “是的!此乃上百年来之世疾,此乃敝国百姓短寿之因。”

 “无法治乎?”

 “连巫师也束手无策呀!”

 “听说主因在于贵国缺盐,是吗?”

 “是的!敝国之盐价贵十倍。”

 “天呀!怎会如此呢?可向汉人买盐呀!”

 “贵国严百姓及商人售盐至敝国,这正是盐价昂贵之因。”

 “这…为什么?”

 “贵国部分盐商冒除走私售盐,其价必贵!”

 “这…我去和小王爷商量一番吧!”

 说着,他立即离去。

 陶湘怔忖道:“他真心待吾乎?”

 不久,甘朝已在府衙遇上小王爷,他直接邀小王爷入书房及问道:“听说吾国严百姓及商人售盐至大蛮,真的吗?”

 小王爷点头道:“是的!”

 “为何如此做呢?”

 “吾国恩威并济,此乃控制手段之一。”

 “两国既已和睦,何不取消此令?”

 “此乃先皇所律定,皇上恐怕不会轻易改变!”

 “吾国担心大蛮百姓长寿及强军乎?”

 “实不相瞒!正是!”

 “这”

 “王爷!目前之和睦可能难以持久呀!”

 “当真?”

 “是的!冰冻三尺,非一之寒,两国恶,其来有自,光凭少数人力仅能维持一段时期的和睦矣!”

 “当真?”

 “的确!吾积二十余年研究大蛮国情之结论,唯有重挫之,始能使他们甘心臣服,目前之和睦颇益吾国整军练武。”

 甘朝忖道:“原来我是牺牲者!”

 他立即问道:“无法改善乎?”

 “难矣!”

 甘朝摇摇头便默默离衙。

 当他走过二条街之时,修见前方街角闪出一位红衣人,他立即忖道:“天山大红庄之人!他们尚未离去呀?”

 立见二名游客上前拦住红衣人。

 红衣人立即拱手道:“敝上见亲善王!”

 那二名游客乃是大内侍卫所乔扮,他们立即望向甘朝。

 甘朝点头道:“带路!”

 红衣人立即转入街角。

 甘朝跟行不久,便遥见滨江居,他立即想起上次险些和小王爷在茶肆被炸死之事,他不由暗叹世事多变!

 他一步近滨江居,立见二列红衣人拱手道:“恭甘王爷!”

 甘朝止步拱手道:“大家好!”

 红影一闪,一位身材魁悟、相貌威猛的红衣人已经由厅中掠出,转瞬间,他已经停在甘朝身前六丈处。

 甘朝拱手道:“庄主好身法!难怪庄主敢和至尊比武!”

 “哈哈!陶峰告知此事乎?”

 “非也!庄主下帖时,吾正好在场。”

 “哈哈!原来如此!入内再叙吧!”

 “请!”

 甘朝使含笑入内。

 二人并肩行入大厅,便分宾主入座。

 此名红衣人正是天山大红庄庄主苏凯,立见他含笑道:“王爷胆识过人!王爷不担心青会有不利举动乎?”

 甘朝含笑道:“人本善!何况,咱俩并无过节。”

 “可是,吾和大蛮国有世仇,王爷却是该国之驸马呀!”

 “冤有头,债有主,是吗?”

 “不一定隆!”

 “庄主若有所坚持,请直言吧!”

 “王爷先评二理,如何?”

 “请说!”

 苏凯口气道:“距今五百四十三年六个月又七天,正是大蛮国立国之,三万余人杀牛屠羊畅饮庆贺着!”

 说至此,他的双颊肌便一阵搐。

 甘朝忖道:“他的表情及记时间,分明与大蛮国颇有关联。”

 只听苏凯又道:“当天晚上,大家经过大半天的吃喝及歌舞,多已尽兴及疲累,大多数人便趴睡于原地。

 “可是,不出盏茶时间,近万人突然起身及拔出预藏之兵刃展开屠杀,事出突然,他们迅即占上风。

 “经过拚斗至天亮,除了三十七人逃逸之外,那批人尚剩下二千余人,他们便霸占大蛮国,一直绵延至今天之局面。”

 甘朝问道:“庄主是那三十七人之后代乎?”

 “不错!吾祖宗苏源昔年和哈茂联手建立大蛮国,却遭残杀,累及列祖列宗必须游牧避祸,若换成王爷,甘心乎?”

 “岂止不甘心,须复仇哩!”

 “说得好!可是,双方实力悬殊呀!”

 “吾能尽些心力乎?”

 “王爷已贵为该国驸马,休逗吾矣!”

 甘朝正道:“吾确有此心意!”

 “王爷一定担心安危,始有此语吧?”

 甘朝摇头道:“吾足以纵横天下!”

 “当真?”

 甘朝点头道:“吾乃少林第三十一代弟子,修练无相神功及百步神拳已有七成余之火候,如何?”

 “喔!难以置信!”

 “庄主尚记得茶肆爆炸事件乎?”

 说着,他便遥指江边。

 苏凯点头道:“记得!吾研判王爷身穿软甲!”

 甘朝摇头道:“差矣!咱俩切磋一番吧!”

 说着,他已伸出右掌。

 苏凯亦伸出右掌。

 二人之手掌至少差了一半,可是,苏凯之浦扇大掌一握上甘朝之手,便觉得它又细又,颇似姑娘家哩!

 甘朝含笑道:“请!”

 “行!”

 苏凯五指一握便似铁爪般扣住甘朝之手。

 甘朝含笑道:“刚有余,纯不足。”

 苏凯一瞪眼,便疾催功力。

 甘朝淡然道:“庄主曾眼过刚药材吧?”

 苏凯愣了一下,立即全力握住甘朝之手。

 甘朝望着苏凯的手筋不久,便望向他的脸。

 苏凯却继续全力握手。

 不久,甘朝道:“庄主过于刚,若不滋补,难活六旬矣!”

 苏凯愣了一下,一松手便吐口长气。

 甘朝望向自己之手道:“在下之手并无握痕吧?”

 “高明!高明得令人佩服!”

 “吾自幼另有奇遇!庄主该保重!”

 “罢了!吾即使复不了仇,吾之子女必会承续之!”

 “庄主宜暂搁仇事,先保重身子吧!”

 “汝能治乎?”

 “小事一件!”

 “当真?”

 “好!王爷若治愈吾疾,吾必赠一匹汗血!”

 “太昂贵矣!吾只盼庄主勿再怀敌意矣!”

 “当然!”

 “庄主且容吾切脉吧!”

 “请!”

 甘朝便搭脉细察着!

 不久,他连按苏凯之背大,方始返座默忖。

 苏凯紧张的等待着!

 不久,甘朝振笔疾书药方道:“此帖药方可炼制药粉,庄主每三餐前各服半钱,且须连服半年。

 “刚服药时,少经脉会隐隐生疼,每会排二至三次,此乃正常现象,勿担心!”

 “吾明白!”

 “服药期间,忌女及动武!”

 “喔!吾在半年内无法向陶峰挑战矣!”

 他不由摇头苦笑。

 “他目前中蛊,胜之不武!”

 “吾同意!王爷为何不替他解蛊呢?”

 “下蛊者已允解蛊矣!”

 “原来如此!”

 “庄主为何向他挑战?”

 “吾问鼎至尊,俾借助各派复仇。”

 甘朝摇头道:“各派不会介入此事,何况,陶峰系经由各派推举拥任至尊,庄主以武夺权,各派必不服。”

 “吾有信心挫服各派!”

 甘朝嘘口气道:“庄主决心毁灭大蛮所有人乎?”

 “不!吾只要毁掉主要人物及领导该国矣!”

 “庄主知道该国国情乎?”

 “了若指掌!吾一直派人查探之!”

 “很好!庄主如何解决该国之贫穷及缺盐?”

 苏凯道:“吾一掌政,便和贵国修睦,俾恢复牲畜易,至于缺盐之事,王爷理该乐意协助吧?”

 甘朝摇头道:“吾请教过小王爷,此乃先皇律定,难以改变。”

 苏凯道:“吾不惜代价,一定要购足盐!”

 “庄主颇关心大蛮国人哩!”

 “不错!吾一定要使大蛮国更富强!”

 “庄主若掌政,一定会和睦二国邦吗?”

 “不错!唯有和平共处,始能互蒙其利!”

 “佩服!庄主认为哈湘会长保二国和睦吗?”

 “不可能!”

 “为什么?”

 “她目前靠密探采用高治国,百姓迟早必反,尤其,其二位兄长之子更是久思掌政,大蛮皇宫必会内变。”

 “怎么回事呢?”

 “王爷不知哈湘掌政之经过吗?”

 “不知!吾颇好奇哩!”

 苏凯立即叙述哈龙兄弟比武同归于尽,老王哈威瘫痪,哈龙兄弟之子又幼,终促使哈湘掌政之经过。

 甘朝嘘口气道:“大蛮果真隐藏机!”

 “是的!届时,大蛮必会向贵国进兵,为避免此事,吾盼王爷协助。”

 因为,他和甘朝比武之后,雄心已减,他不打算浪费时间赴各派挑战,他打算直接和甘朝合作啦!

 甘朝摇头道:“抱歉!吾乃大蛮国驸马矣!”

 “不!请王爷考虑长远些!万一哈湘遇害,吾负责除去哈龙兄弟之亲人,届时,王爷便可以掌政。”

 甘朝骇愣的啊了一声。

 苏凯道:“王爷不必意外,因为,届时,皇族只剩下王爷及陶湘,王爷只须略施小惠,便可以顺利掌政。”

 “不!无此意愿!”

 苏凯笑道:“王爷可以推荐吾呀!”

 “这…否认为不妥!”

 “王爷慢慢考虑吧!”

 甘朝摇头道:“世事多变!难以预料矣!”

 苏凯道:“不!吾只须出力,必可促成此事。”

 “不妥!吾执意以歧黄救人矣!”

 “时候尚早!王爷慢慢考虑吧!”

 “不妥!不妥!”

 “暂搁此事吧!打扰王爷矣!请!”

 “告辞!”

 “请王爷勿吾之来历及今商谈之事。”

 “行!”

 苏凯立即率众恭送甘朝离去。

 甘朝一出来,便见十位侍卫和小王爷由远处出现,他含笑一致意,便上前道:“有劳您担心矣!”

 小王爷含笑道:“请赴府行一叙!”

 “请!”

 不久,二人一入府衙,立即直接进入书房。

 小王爷立即道:“各派今天同时派人抵达至尊府。”

 ‘咄了何事?“

 “各派不陶峰背信嫁女于王爷,另又和大蛮国结亲,所以,各派已请陶峰自除至尊荣衔。”

 “陶峰接受否?”

 “他已接受及缴出相关信物,各牌匾亦全毁。”

 “他一定受到不少的打击。”

 “他方才来此转达此事,并希望全家迁居边关。”

 “这…难怪矣!”

 “自作自受矣!”

 甘朝苦笑一声,却不吭半句。

 小王爷道:“吾已具函吩咐边帅先替他购置居处,他着未向王爷提及此事,王爷就不必过问吧!”

 甘朝会意的轻轻点头。

 “后天上午启程,如何?”

 “行呀!偏劳您安排矣!”

 “小事一件!”

 二人又叙不久,小王爷立即派车送甘朝返庄院。

 他一人厅,便见陶峰夫妇及哈湘在厅中和陶湘二女品茗,他快步入厅,立即先向他们行礼请安。

 哈湘问道:“苏凯为何找你?”

 “求证咱三家是否真的成亲?”

 “哼!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如何答?”

 “据实以告!”

 “他有否提及比武之事?”

 “有!他另有要事!延后半年!”

 “哼!算他识相!他尚提及何事?”

 “没有!”

 哈湘道:“此人仗恃几匹马而狂妄无比,勿近之!”

 甘朝点头道:“是!你们有指示乎?”

 哈湘道:“后天上午启程。如何?”

 “行!小王爷也作此决定呀!”

 “吾已经和他谈过此事,不过,你毕竟是王爷,必须征询你的意见,否则,久会遭人笑你哩!”

 “不会啦!你们是长辈!有权作主啦!”

 哈湘满意一笑便望向陶峰。

 她方才由爱女的口中已获悉爱女甚足,甘朝则未沾陶怡,她好似打场胜仗般,如今,甘朝尊重她,她当然笑啦!

 陶峰道:“吾因为汝等之事而遭各派异议,吾已经自行解除至尊之衔,汝不会因此而后悔吧?”

 甘朝摇头道:“吾并非攀附至尊之人?”

 “吾将定居边关,彼此也有个照应!”

 “!”

 “怡儿文静内向,此次受刺甚深,她若有得罪之处,海涵!”

 “客气矣!她已是我的人,我便会接纳她及照顾她,我明白她目前之心情,所以,我决定任由她自行调适。”

 “谢谢!”

 金宜怡道:“烦汝多照顾她!”

 甘朝点头应是。

 哈湘道句走吧便先行起身。

 陶峰夫妇便联袂起身。

 不久,甘朝送走他们便在厅中品茗沉思,因为,苏凯所提之事以及陶峰被摘掉至尊荣衔,皆对甘朝冲击不少呀!

 却见陶湘端壶前来道:“尝尝参汁吧!”

 “谢谢!”

 她斟妥参汁便端给甘朝及隔几而坐。

 甘朝连喝三口参汁道:“此参道地哩!”

 “是呀!娘花了一百两哩!”

 “谢啦!对啦!售盐之事,一时无进展!”

 陶湘笑道:“慢慢来吧!一切皆会改变!”

 “对!世事多变哩!”

 “是呀!昨天是至尊!今天已成平常人啦!”

 甘朝一听她在幸灾乐祸便默默喝参。

 陶湘取出一个锦盒道:“三十万两黄金,笑纳吧!”

 “不!无功不受禄!”

 “讨厌!这是人家的嫁妆啦!”

 “这…你保管使用吧!”

 “不要啦!你收下!这才算数!”

 说着,好已将盒硬入首朝的手中。

 甘朝道:“贵国百姓可仗此笔黄金改善生活哩!”

 “你后再赏赐他们吧!”

 “也好!”

 他立即又品参。

 陶湘依照哈湘的指点故意改变称呼及赠送巨金,此时一见效果不错,她不由心花怒放的跟着品参啦!

 此时,位于云贵界之山区,正有一笔易在秘密进行,买方正是哈龙之所派之特使,卖方则是一位老巫师。

 此巫师原是苗族巫师,他在三年前将巫术传给其子之后,便在此独居,想不到今却有访客。

 特使一打开锦盒内立即大亮。

 盒内那二颗明珠立即使老巫师双目一亮。

 特使又打开另一锦盒,赫见一张一万两黄金银票。

 老巫师怦然心动啦!

 特使将二盒朝桌上一放低声道:“如何?”

 老巫师口气道:“兹事体大!若稍有不慎!

 吾便没命哩!“

 “放心!知道此事者,不会超过三人,何况,哈湘之蛊已在陶峰体中十余年,即使失控,也是可以代的。”

 “吾再考虑一下吧!”特使立即又取出一个锦盒,盒内赫然又是一张一万两黄金银票,老巫师贪婪的呼吸一促,双手亦一抖。

 特使瞧得暗乐啦!

 不久,老巫师点头道:“行!她的生辰呢?”

 特使立即取出一张红纸道:“另有哈湘之衣物。”

 “太好啦!”

 老巫师收下锦盒,便步入内

 他开始布置啦!

 小王爷所饲之蛊及蛊术皆源自苗族,苗族之蛊皆由巫师控制,所以,巫师可以施法影响哈湘之蛊。

 哈龙之那批人终于想出此计,便派特使利老巫师施法。

 半个时辰之后,老巫师备妥一切,便开始持咒施法。

 特使愉快的在外守候啦!

 他知道今夜即将有结果,哈湘一死,他便可以封官啦!

 此时的陶峰正和金宝在大厅陪镇江仕绅们,因为,他们已经决定售光产业迁居边关,不再涉入江湖啦!

 不出一个时辰,易便已经完成。

 陶峰便和金宝开始遣散下人啦!

 黄昏时分,他们已经干净俐落的遣走所有的下人,他们不但来到甘朝三人所居之庄院,更和他们共膳。

 膳后,陶峰取出一个锦盒道:“请收下!”

 甘朝摇头道:“俗透矣!”

 “聊表心意而已!请!”

 甘朝好致谢收下。

 陶峰立即告知售光产业之事,甘朝却无言以对。

 陶峰四人坐了不久,便入客房歇息。

 甘朝见状,便入书房取阅锦盒。

 他乍见三十万两黄金,不由怔道:“他们在比苗头哩!”

 他将银票放入哈湘之锦盒中,便服丹运功。

 看淡财物的他已经决定运用这两笔横财救人,所以,他无牵无挂的运功不久,便已经入定啦!

 子初时分,夜深人静,镇江却仍然轰响不已!

 倏见夜空掠过一道金影便入城中。

 它正是老巫师施法六个时辰所派出之蛊王,它凭气息飞入中原,此时正飞向陶湘及陶峰所居之庄院。

 在庄外四周守护的四名侍卫及黑道人物乍见金光飞来,不由一怔,可是,它飞行甚疾,他们根本瞧不清楚。

 它迅速盘飞一周,便向下人。

 那八人急忙掠墙而入。

 入定中的甘朝乍听连串声音,立即收功起身。

 蛊王由窗飞人,便直接幔。

 幔乍破小孔,它已经飞入。

 此时的陶峰因为体内之蛊感应到蛊王而不安,他刚被吵醒,乍见金光,他直觉的扬掌朝它劈去。

 “砰!”一声,幔已被劈落。

 可是,蛊王迅速飞开,便疾而来。

 陶峰正再出掌,体中之蛊已颤抖得令他绞疼。

 他喊句:“夫人!”立即勉强劈去。

 “砰!”一声,锦榻已被劈破一半。

 金宜怡乍醒,正好见到金光飞向陶峰之嘴前。

 她立即并指疾戳而去。

 蛊王立即被飞向他处。

 陶峰却已经疼得惨叫一声。

 金宜怡急喊句:“爹!”立即连连劈向蛊王。

 蛊王凶一发,便张嘴朝她飞来。

 她乍见掌力挡不住,立即尖叫的滚落榻前。

 蛊王一折身,便入惨叫的陶峰口中。

 它一入腹,立即停在“膻中”哈湘之蛊便似小鼠见到猫般全身哆嗦及缓缓爬来,陶峰疼得惨叫连连啦!

 蛊王一张口,便出一股红雾。

 哈湘之蛊一被红雾上,便在原地翻滚着。

 蛊王完成任务,便转身飞出。

 此时金宝夫妇、金宜怡已经站在甘朝的榻前,甘朝趴在陶峰的面前,嘴中早已咬破尖及蓄了不少鲜血。

 陶湘及陶恰则骇立在房门口。

 侍卫们则骇立于窗外。

 蛊王乍由陶峰的口中飞出,甘朝立即出一口血。

 蛊王吱叫一声,便已被血中。

 金光倏弱,它却暴一倍。

 只见它吱叫一声,便落在陶峰的脸上。

 陶峰的脸上已被首朝之血中,它此时一沾血,立即吱叫连连,它的金光持续减弱,身子却持续大。

 金宝诸人骇得夺门而出啦!

 甘朝忍住惊骇,继续咬舌尖再出一口血。

 血一上蛊王,它便吱叫连连。

 它那大的身子在哆嗦中似气般缩小着。

 甘朝一见奏效,立即又一口血。

 蛊王立即被得吱叫不已!

 它不停的叫及在陶峰脸上翻爬,可是,到处皆是甘朝之血,它似陷入泥泞般逃不了,身子亦恢复原状。

 不过,它的金光已成为银光。

 甘朝忖道:“曾爷爷说得不错!它应是蛊王!

 吾已经破去它的一半修为!我必须将它泡入我的血中。“他疾出一口血,便转身到桌前取来一个茶杯。

 他迅速气自破左腕,鲜血便入杯中。

 杯中之血一,他立即止血。

 此时的蛊王正爬入陶峰之口中,甘朝凝功于指尖,立即将它挟起及迅速的放入血杯中。

 它立即吱叫连连的挣扎着。

 鲜血亦溅溢出着。

 甘朝见状,立即又破碗滴血入杯。

 蛊王在挣扎中,颜色立即转为灰色,甘朝暗喜道:“太好啦!它已被我控制,我何不进一步修理它。”

 他便让它继续泡在血中。

 却见一人匆匆赶到门前道:“禀王爷!请救救女王!”

 甘朝尚未出声,陶湘已急道:“娘怎么啦?”

 “疼…疼昏啦!”

 “啊!走!”陶湘立即匆匆离去。

 此时的陶峰早已昏去,蛊王一受制,哈湘之蛊便不再翻滚,不过,它所中之红雾便使它昏

 此红雾含有剧毒,它一昏,陶峰非昏不可!

 看官们一定知道蛊之来源吧?它是由专人在端节午时将蝎、蜈蚣等十八种剧毒动物抛入坑中。

 它们互咬互食到最后,便会只剩下一物。

 人类只须持续以兽抛入坑,不出三年,该物便会大似山猪,再迅速的缩小至蜘蛛大小。

 它便利用坑内之毒及兽波又修炼一段时,便成为蛊。

 养蛊之人便先在体外以药物饲养它。

 当它通体泛黑之后,那人再滴血喂它,便可以互通气息。

 饲养越久,它的功力越强,颜色便循黑、灰。

 银演变,不过,成为蛊王,则必须长达一甲子矣!

 因此,苗族蛊王一直由巫师一代代饲养。

 不过,当它通体呈金十年后,巫师便会破去它的功力,因为,巫师担心控制不了它,反而会害了族人哩!

 甘朝又注视不久,蛊王已经安静的泡在血中,它的颜色已呈淡黑色,它的功力已经被破得差不多啦!

 此时的巫师亦吐血连连的昏倒啦!

 那名特使骇得取回三个锦盒,便溜之大吉。

 却见两人由口两侧疾伸出双手,便将他揪住。

 此二人正是侍候巫师之人,他们入内一见巫师昏倒,立即大骇!

 其中一人立即匆匆去报讯。

 不出半个时辰,那名特使已被押到总峒主身前,他一见众人怒眼相向,他自知难以活命,甚至会惨遭折磨。

 所以,他立即自己碎舌而亡。

 老巫师之子见状,不由大怒!

 总峒主立即喝道:“搜!”

 不久,三个锦盒内之明珠及银票已经呈上,总们主怒视巫师叱道:“汝父已背叛本族,该死!”

 巫师立即下跪道:“家父受,与属下无关呀!”

 “哼!蛊王被毁,怎么办?”

 “属下负责另饲蛊王。”

 “哼!吾没此耐!蛊王目前在何处?”

 “这…只有家父知道!”

 “醒他!”

 “遵命!”

 巫师立即放出自己之蛊飞入老巫师的体中。

 不久,老巫师连吐三口血,便悠悠醒来。

 巫师急道:“爹!蛊王在何处?”

 老巫师奄奄一息的道:“东北方!”

 “说清楚些!”

 “这…这”

 总峒主喝道:“若找不回蛊王,汝家全灭!”

 老巫师立即骇出冷汗。

 巫师急忙叩头求饶。

 总切主喝道:“天亮之前,若代不出,杀汝全家!”

 说着,他已恨恨的入

 巫师急忙扶起老巫师商量着。

 老巫师道:“破蛊之人,其强无比!”

 “爹!先找出蛊王去向吧!”

 “吾施法时,曾感应到强大的震力,汝想想吧?”

 “强大的震力!”

 “是的!它当时非于空中,尚受到震力,可见其力道之强。”

 “它受震之时,距行动之时多久?”

 “没多久!它必在该处附近。”

 “好!我去请教他人!”

 不久,巫师已开始向诸中原之人请教着。

 不出一个时辰,巫师已问明镇江,他立即告诉老巫师,此时的老巫师已经含惊带恨的离开人间啦!

 巫师立即向总峒主报告。

 总峒主道:“好!吾会派人夺蛊,汝速安排一事。”

 “请吩咐!”

 “此祸源自大蛮国,吾要毁掉大蛮国之蛊。”

 “啊!此举必会死不少人!大蛮国恐会报复哩!”

 “哼!他们若敢来,吾必以蛊对付他们!”

 “是!”

 “速下去准备!”

 “是!”巫师立即行礼退去。

 总峒主却找来一位少女道:“小琴!速赴镇江夺回蛊王!”

 “遵命!”一场大风暴逐步展开啦!——  m.BAm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