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七章 旷世奇才展英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人算不如天算,让徒蛮仔扼腕。”

 物伤同类,敌忾同仇的大虎立即大吼扑来,它蓄势这一吼,不但吼声震耳,而且毕现威猛之态。

 哈虎疾扣住它的右腿,便一拳捶向虎头。

 大虎不但偏首一避,左前腿更抓向哈虎。

 哈虎反手一甩,大虎便被抛去。

 哈虎趁势一扑,双足向虎背。

 大虎却弯身以着地,双脚亦疾抓而来,众人一见哈虎正跨向虎爪,不少人为之惊呼及捂眼。

 哈虎见状,倏展“鸳鸯连环腿”只见他倏缩双脚尖,再斜挑而出,当场便踢开大虎之双爪。

 他暗叫侥幸,便和身一躺及以掌撑地。

 他正端虎,大虎已向外滚去。

 他暗骂句:“畜生!”立即跃起身及握拳扑去。

 大虎一翻身,便又怒吼的扑来。

 哈虎向右一闪,左掌已捶向虎腹。

 “砰”的一声,大虎已负创滚去。

 不过,它更凶猛的吼扑来。

 哈虎向左一闪,右拳已经疾捶而去。

 “砰”的一声,大虎又怒吼的摔去。

 哈虎未待它扑来,立即上前擒虎,却听一声异吼及“卡”响,他一侧头,正好瞧见哈龙将虎首捶破。

 他失望的怔住啦。

 倏听哈湘喝道:“二皇兄,小心。”

 原来,哈虎忘了自己正扑向大虎,他失望及发怔的顺着余劲飞向大虎,伤抓狂的大虎正张嘴舞爪的来。

 哈虎见状,不由大骇。

 哈龙原本可以劈掌搭救,长久以来的争王位使他对哈虎既嫉妒又火大,所以,他的双掌只抓着死虎首。

 不过,他也跟着喊道:“小心。”

 迟啦!身遭失望打击的哈虎正自发怔中闪避开或还击之际,他的双手已经被大虎所咬住。

 大虎挥爪疾撕,哈虎不但立即脸上开花,右颈大动脉亦被抓断,他刚惨叫一声,鲜血已经疾而出。

 现场立即尺声。

 哈龙心中暗,立即双掌连劈。

 砰砰声中,笼破,大虎也死。

 不过,哈虎也含恨而殁啦。

 大蛮国二位殿下循古例比武,却在第三关发生二殿下遭猛虎咬断手,撕破脸及颈脉,当场惨叫倒下之惨事。

 大殿下哈龙眼见王位在手,心中不由大

 不过,他仍然装作关心的出声及出掌。

 他不但劈破笼及劈死猛虑,而且还故作关心的掠到哈虎旁,并且以单膝下跪的抱起哈虎道:“皇弟你…”

 那知,正弥留中,将近“嗝”的哈虎倏然张口,便哈了一声。

 立见一道黑光自他的口中疾而出。

 由于哈龙正在说话,那道黑光立即人他的口中。

 哈龙吓得立即啊了一声。

 他当场推开哈虎,便出笼。

 倏觉腹疼如绞,接着心口亦一颤。

 他惨叫一声,立即倒下。

 原本正在为哈虎哭嚎的人怔住啦。

 原来,哈虎在弥留之际,仍记恨哈龙,心凶残的他居然将他自幼便饲养之蛊人哈龙之体中。

 人亡蛊亡。

 该蛊因为哈虎将亡而正在挣扎。

 如今一进入哈龙的体中,立即遭到哈龙所饲之蛊之击。

 二蛊一咬上,便互抓不已。

 体内成战场,哈龙当场惨兮兮啦。

 形势急转而下,而且发生如此迅速,旁人根本无法介入阻止,他们只能以啊声及惨叫声表达心中之震撼。

 因为,这二件事发生得大突然,又太烈啦。

 哈虎的三位妾方才正在哭嚎而来,如今乍见此景,不但立即停止哭嚎,而且怔在当场不知该怎么办。

 哈龙的三位妾原本正在高兴,如今却哭号而来。

 冷眼观之哈湘原本不齿哈龙之自私,如今却怔住啦。

 国王哈威原本正在伤心次子之将死,如今一见二位儿子居然自相残杀。

 他立即又遭到惊愕及愤怒之刺

 他的血气当场上涌。

 他大啊一声,立即向前仆下。

 原本正在哭叫的王后乍见此景,立即抱他及边摇边喊,他当场被摇得口吐白沫,气如牛,双眼亦翻白眼啦。

 哈湘大叫“别动”便上前抱老父。

 哈威气如牛,却说不上一句话。

 他的手只是一直指向口。

 哈湘以断臂勾住老父,右掌便连连接老父的腹大,没多久,哈威吐出一口长气,却四肢连抖着。

 他已经保住一条老命。

 只见他拚命的坐起来,却搞得身大汗及四肢发抖,他那呼吸更似牛呜般剧不已哩。

 他的后妃们瞧怔啦。

 哈湘却附耳低声道:“父王冷静些,父王不宜在百姓面前进一步失态,父王先返皇宫再行设法吧。”

 哈威思付再三,便连连点头。

 哈湘又附耳问道:“大皇兄已经无救,可否立即超渡他,以免双蛊爆裂造成大皇兄给百姓留下不良印象。”

 哈威张口连道。“好…好…”

 他的“好”字既含糊,口水更跟着溢出,有够狼狈。

 哈湘立即请来母后及哈虎之妾们。

 形势如此剧变,诸女已经心如麻啦。

 恰听哈龙惨叫一声,双眼已快凸出。

 哈湘一扬掌,便遥按哈龙的“膻中

 “叭”的一声,哈龙立即断气。

 哈虎也“哈”了一声,跟着断气。

 主人一死,那两支蛊当然也死啦。

 哈湘立即扬声道:“事出突然,比武全部结束,不准让中原人获悉此事,违者抄斩全部族人。”

 “遵旨。”

 “退下。”

 “遵旨。”

 众官立即纷前往人群代保密事项。

 哈湘便吩咐亲信,为哈虎及哈龙收尸。

 拉,她令人抬辇送哈威返宫啦。

 剧烈的变化,使大蛮国陷入群龙无首的情况,一向颇具男人气魄的哈湘一出面,便理所当然的指挥大局。

 她召来六位高手,便送哈威返宫。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六位高手便联手为哈威打通气血,可是,深受刺又受搬动的他,伤势太重矣。

 黄昏时分,哈威勉强可以说话,却再也下不了榻。

 六位高手便领赏而去。

 哈威挥退后妃及于亲,只留下哈湘。

 “父王保重龙体。”

 “唉,劫,本王不该逆天行事!”

 “怎么回事?父王莫非不入主中原啦?”

 “唉,昔年汝兄妹尚未降世,本王刚登基三年,曾有一位衣衫褴楼的中年人来到吾国,国人当然予以排斥。本王当时正出巡,乍见那人之时,本王立即被对方之明亮眼神和不协调之外表引起了兴趣。本王正召见他,他却突然昂头中气十足的道出八个字,那便是劫由心生,骨俱灭。”

 哈湘神色一变,道:“骨俱灭,孩儿难道也有不测?”

 “唉,天心渺渺呀。”

 哈湘摇头道:“不,他所言之八字,根本和人中原之事无关。”

 哈威叹道:“他提起此事之前,本王的脑海中曾闪过入主中原之事,他道出八字之后,便御风离去。”

 “御风离去?仙乎?”

 “或许吧,据说那是一种道家无上心法,之后,并无异事发生,本王渐渐将此事忘记,本王经过今之事,方才又闪过那人之言行,此事该真。”

 哈湘道:“父王一向料事如神,孩儿不敢不信,不过,现今敌弱吾强,陶峰又入掌中,此事该尚可为之。”

 哈威叹道:“从长计议吧。”

 “遵旨。”

 “国内不可无君,汝暂代本王执政吧。”

 “啊,妥乎,本国未曾有女君呀?”

 “过渡时期而已,汝二位皇兄各有一子,他们皆已逾八岁,再过十年,汝就由他们之中择一人接掌王位。”

 “这…父王何不先和大臣及皇亲研商此事?”

 “此时此景,唯汝堪大任矣。”

 “这,…孩儿惶恐之至。”

 “汝为吾国失身又断臂,今又救本王,以汝平之能力,必可率领国人安渡目前之难关。至于汝所提会商之事,本工近必会进行,汝先下去歇息,同时准备接掌王位之事”

 “遵旨。”

 “下去吧。”

 “遵旨,父王珍重。”

 哈湘恭敬行礼,便默默离去。

 其实,她乐透了哩。

 世人皆贪名利,何况能坐上王位呢?

 她一返宫,便见爱女小湘行来道:“小湘湘怕怕。”

 她道句:“别怕,娘在。”便抱起爱女。

 她一入寝宫,宫女便行礼请安。

 她支退宫女,便抱着爱女言。

 修觉丹田一热,她不由暗骂道:“死陶峰,你在这十天内已经和金丫头快活七次,如今更敢在白天快活?”

 她一火大,立即道:“小湘,尝尝宾果吧。”

 “好呀。”

 宾果颇似中原之饯,小湘立即坐在椅上畅咬着。

 哈湘已经很久没有役蛊修理陶峰,她担心自己的功力不足,立即服下三粒灵丹,再全力持咒着。

 刹那间,她已心感应,立即欣然催功。

 此时的陶峰正搂着金宜怡在锦榻上行云造雨,他卖力的冲刺之下,房内当然是炮声隆隆啦。

 原来,金宝在三天前宣布将一半的金家产业赠给陶峰,并且希望金宜怡早生贵子,继承金家的全部产业。

 所以,陶峰夜加班啦。

 其实,他已经多次和金宜怡快活过,可是,他体中所累积的砒霜,已经使他的生殖能力然无存啦。

 他却不知情的夜加班哩。

 此时,他正在大冲特冲,倏觉“关元”一阵寒颤,亢奋中的他不由自主的“哎呀”一叫,攻势立即中断。

 金宜恰当然怔住啦。

 他却被连连绞疼及奇寒修理得剧抖啦。

 金宜怡忖道:“会是马上风()吗?”

 她立即扬掌扣住他的双肩。

 哇,完了,她这一扣,不但立即截断陶峰的功力,他那充于“小峰”之气,立即被排挤出。

 他当场损失十年功力啦。

 小峰更是当场垂头丧气的低垂啦。

 他哎哟一叫,吼道:“松手。”

 金宜怡立即松手道:“怎么回事?”

 “别…别问…哎…哎。”

 他捂腹侧向在一旁哆嗦啦。

 金宜怡急得芳心大啦。

 陶峰又哎唷一叫,便冷汗直

 他那红润的脸蛋立显苍白。

 倏听金氏在房外问道:“出了何事?”

 金宜怡刚唤句:“娘!”陶峰忙连连摇头。

 金宜怡忙道:“没什么,娘安心吧。”

 金氏便纳闷的离去。

 哈湘由感应中获悉陶峰已经够惨,便默默收功,陶峰却余疼良久之后,方始虚般吁口气。

 金宜怡低声道:“峰哥若身子不适,何不找吕大夫来?”

 陶峰摇头道:“无妨,此症来自祖传,无药可救也,不过,它来得快,消失也快,后不会再犯矣。”

 “峰哥还是小心为要,千万别因而误了比武哩。”

 “放心吧。”

 他吁口气,便默默下榻人室室净身。

 金宜怡便秀眉紧皱的担心着。

 XXXXXXXXX且说秦玉将小托付给山下一位民妇之后,她不幸遇害迄今,那位民妇已经开始对小不耐烦啦。

 她若非看在那一百两银子份上,早就赶走小啦。

 不过,小已成为她的碍眼物啦。

 小虽然年幼,却秉承父母的智慧及秦玉的习,她不哭也不闹,她每除了吃喝便之外,便坐在屋前之树下。

 那株杨木已逾三十年,它不但高大,而且枝叶茂盛,小即使遇上下雨,也坐在树下之小凳子上面。

 因为,她要等候娘归来呀。

 有心的昆仑派掌门人元翔子,他每逢十六,便在深夜潜到小的小旁,他不但喂她灵丹,更为她活血顺气。

 因为,小王爷吩咐他要善待秦玉母女呀。

 就在大蛮国两位殿下比武暴瘁,大蛮王因瘫迟位之一个半月之后,小王爷赴边关巡视,再前来昆仑派。

 他一见到元翔子,立即支退其他人。

 只见他肃然问道:“道长可有秦姑娘之消息?”

 “没有。”

 “其女在何处?”

 “寄托在山下民宅,贫道每十便前往探视一次。”

 小王爷道:“秦姑娘可能已于镇江遇害。”

 “无量寿佛,会有此事。”

 “是的,小王所派之二位侍卫原本陪护秦姑娘及定期和府衙联络,前些时即断联络,经多方寻找,迄今仍无消息。据府行所知,秦姑娘在世之时,曾多次和江湖人物拚斗,地点多在于滨江楼,而该楼的确潜居不少来路不明人物。”

 说至此,他立即不语。

 元翔子问道:“敝派可有效命之处?”

 小王爷低声道:“小王据府行研判,滨江楼之人颇可能与当地江湖人物互通声息,故小王借重贵派一趟,方便乎?”

 “遵命。”

 “小王深知此任务甚重,而且必有后遗症,因此,小王已另派出二百名大内侍卫,贵派之人不妨掩去身份。”

 “遵命!小王爷甚谋多虑矣。”

 小王爷吁口气道:“贵派忠心耿耿,皇上后必有褒扬。”

 “不敢当,小王爷忧国忧民,敝派该见贤思齐矣。”

 小王爷叹口气道:“吾朝一向重文轻武,致今大蛮国进犯,上天佑之,大蛮国王室生变,吾朗始能缓口气。”

 元翔子恭声道:“吾朝洪福齐天,小王爷忠心感天矣。”

 小王爷受用的含笑道:“不敢当,小王一再受皇上倚重,岂敢荒慢,何况尚有贵派多次鼎力相助哩。”

 “敝派乐意效命。”

 “很好,小王研判秦施主已遭不测,其夫不知其女,故岂在意抚育小,请道长惠予成全。”

 元翔子宣句道号道:“小王爷仁爱感人,贫道乐意效劳。”

 “秦姑娘对小王有救命大恩,小王理该照顾小

 两人研商细节。

 以昆仑派及元翔子之声望,不出一个时辰,小欣然和小王爷搭车离去,那民妇当然又获赏一百两银子啦。

 她的唯一任务是连络工作,若逢秦玉或其他人来找小,她便要赴昆仑派通报,期间则长达十年。

 小王爷一离去,元翔子便开始调兵遣将啦。

 他决定在小王爷抵达镇江前,消灭滨江楼那批人啦。

 当天晚上,他和三百名高手分作十批离去,而且专走山径,每人更是分别扮成土农工商各行业人士啦。

 第十天午后时分,元翔子便和侍卫副统领陈永平在山区会面,两人便边行边换行动细节。

 黄昏时分,五百名高手已在林中集结完毕。

 陈永平早已抵达镇江七天,而且已经全部掌握滨江楼及鹏程客栈人员之连络情形及活动资料。

 他与元翔子研商二个时辰之后,便已完成部署。

 当天晚上子初时分,陈永平及元翔子陪着府行总捕头率领三十名行役在鹏程客栈进行“临检”

 另外的高手们则将四周布成密网。

 不出盏茶时间,以掌柜范德为首的二十一人已经全部被制住,旅客们则—一核对名册再勒宿于原房。

 为了争取时间,范德请人不但被制昏,而且废掉功力,再由八名高手留在客栈—一询问口供。

 其余诸人则迅速移往滨江楼。

 在侍卫副统领带路之下,四五百名高手迅速的由四周近滨江楼,瘦小老者何富所饲养之蛊便开始示警。

 何富已在连来经常被蛊通知而引导起警觉,他此时再获警,立即出声道:“各就各位,杀。”

 元翔子诸人便由四个方位攻入。

 不久,一场战已经展开。

 在滨江楼中待命之近百名高手们,由于哈湘及为首老者不在,加上秦玉已死,他们在这段期间便召享乐着。

 此时一开战,他们便发现不妙啦。

 因为,这二百名大内侍卫乃是由各派所迹选入京,他们此次奉命首次出来执行任务,当然会全力以赴。

 元翔子等昆仑高手当然也拚命出击啦。

 元翔于及陈永平一发现何当,立即夹攻。

 不出半个时辰,滨江楼之近百人便剩下三十七人,元翔子及陈永平更是率先联手将何富超渡啦。

 他们毫不停顿的立即扑杀着。

 盏茶时间之后,何富请人已遭全灭。

 陈永平一挥手,楼中之下人及召来之女全遭砍杀。

 接着,他们入内搜索着。

 一箱箱的黄金及白银使他们暗骇。

 一箱箱的珍宝使他们皱眉。

 可惜,他们搜不到派上用场的文件。

 他们又搜了一阵子,方始化整为零的携走珍宝及财物。

 他们一返回客栈,那八人立即呈报范德请人抵死不供,陈永平一下令,范德立即成为剑下游魂。

 接着,知府率人连夜在客栈及滨江楼验尸结案啦。

 陈永平诸人便分批连夜离城。

 天亮之后,镇江城民立即在议论着连夜官方以封条封上了滨江楼及鹏程客栈,可是,官方却三缄其口。

 陶峰获讯之后,开始惴惴不安,却不敢吭声。

 金宝和府城大人虽有情,他却不愿多管闲事哩。

 陈永平诸人经过连夜赶路之后,此时已经以各种身份搭车离去,尤其伤者更是已经躺在车上啦。

 当天黄昏时分,在前方带路的陈永平及元翔子终于遇上小王爷,三人立即人林低语着啦。

 小王爷一听喜讯,立即嘉勉有加。

 于是,那些黄金及白银全赏给昆仑派啦。

 昆仑派由于有这一、二百万两金银,日子舒适不少哩。

 小王爷和那些侍卫运珍宝返宫之后,立即面圣。

 皇上瞧着珍宝听着捷报,双眼皆乐眯啦。

 于是,他依小王爷之奏,赐旨褒扬昆仑把一此事由陈永平率领二名侍卫离京,小王爷在临别之际,更吩咐他们多在镇江观察不法份子之反应。

 》》&&》》且说滨江楼及鹏程客栈遭封之后,三十余名外围分子便连夜离开镇江,因为他们要避难。

 由于他们只是外围分子,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遭大蛮国利用哩。

 这便是哈湘“单线领导”之缺失也。

 此时的哈湘刚忙完二位大哥的丧事,她正忙着指挥高手们分批轮为哈威活血行气,以保住他的老命。

 哈威原本心情难过,再目送了二子入葬之后,他的身心再度受到重创,连说话也是口水连,及含糊不清。

 大蛮国的政局因而不稳,窃盗亦增矣。

 哈湘开始觉得“不大好玩”啦。

 不过,好胜刚强的她下令军士及街役加强巡视,而且只要逮到窃贼,轻则砍手,重则斩首矣。

 因为,她深信中原人口中的“治世用重典”

 矣。

 她在忙于整顿内政,中原军士却在边关增驻十万人,而且源源不绝的供应军粮,弹巩固边关也。

 此时的陶峰却夜进补及练武。

 因为,他自从上次正在与金宜治“大战”被哈湘重重修理过之后,他不但减少十年的功力,他的雄风不再啦。

 金宜。冶仍然魁力十足,他也每夜有心和她共度宵,可是,他那小兄弟“小峰”却一直站不起来呀。

 他曾打算运功“小峰”起立,可是他的“关元”立即冰寒绞疼,因此,他只能利用进补强化“小峰”啦。

 金宜恰知道老公有些不对劲,可是她不便问呀。

 她便专事调教着爱女小恰。

 此时,位于辉县马家沟附近正热闹哩。

 原来,乃地因为祖宗传神农氏曾在此地采药及炼药,如今此地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草药市场。

 即使是稀奇古怪之药,此地也是供不应求。

 此时,董记百草行仍如往昔般热络,因为,董记之草药种类颇多,药材实在,价格公道,乃是此地最大最老牌的店面。

 三名掌柜及三十名下人忙得不亦乐乎哩。

 不过,董记后院内厅却是频传呵呵笑声,董记之老主人董和率二子董仁及董义陪着三位贵客哩。

 这三位贵客正是甘哲、甘彦及甘朝。

 看它们还记得甘朝吧?他便是苏镇呀,其父苏仁及周玉清惨遭陶峰杀害,他虽被摔落崖,反获二样人间奇宝。

 他经过甘哲精心栽培,加上他过目不忘的奇特能力,如今的他已经腹经书及药典,内功更是早已贯穿生死玄关。

 甘哲原本已经退隐,为了甘朝,他不但精心栽培甘朝,从前年起,他便带甘朝走遍大江南北啦。

 如今的甘朝只有六岁,他却已然遍尝百草,他如今被带来此地,正是要进一步认识草药之种类及功能。

 他们由于昨天进入董记之后,甘朝便和甘彦进人董记的药仓中,甘朝昨夜更是整夜的在药仓认识百药哩。

 只听董和含笑道:“甘兄,咱已有十二年未见面了吧。”

 甘哲含笑道:“不错,真是岁月如梭呀。”

 “的确,甘兄一生行医济世,真令人佩服。”

 “不敢当,老弟在此售百草,功德亦不浅矣。”

 “不敢当,贪图糊口而已。”

 “呵呵,客气矣,董记之药名闻全国,岂会虚传乎?”

 “不敢当,百草难全,若无贤医,英雄无用武之地也,甘兄难得莅临敝地,敝地乡亲有幸获诊否?”

 甘哲含笑道:“董兄不怕破财乎!”

 “呵呵!值得矣,甘兄昔年驻此义诊,小弟免费供应药材,事后却加倍赚回,如今之热络生意。

 全仗甘兄之泽荫矣。“

 “呵呵,不敢当,明开始,为期一个月吧。”

 “谢谢,仁儿,义儿,速公告喜讯及吩咐下人准备。”

 董氏兄弟立即欣然离去。

 董和含笑道:“甘兄已逾八旬吧。”

 “呵呵,老朽八十又三矣。”

 “佩服,甘兄可否赐长寿之方?”

 “食宿正常,保持愉快心情,多行善,如此而已。”

 “承教,小弟一门必奉行矣。”

 “呵呵,姑且一试吧。”

 董和指向甘朝道:“这位小哥儿乃人中龙矣,可喜可贺。”

 甘朝起身行礼道:“谢谢董爷爷美言。”

 “呵呵,好,很好,你单名朝吧。”

 “是的!”

 “甘朝?甘草?甘兄真是有心人矣。”

 甘哲呵呵笑道:“朝儿自幼失估,彦儿将他携回之后。老朽见其可爱,暂姓甘、单名朝,盼他后能朝夕和亲人相处。”

 甘朝立即下跪道:“谢谢爷爷。”

 甘哲呵呵笑道:“起来,你一再多礼,吾会不悦晤。”

 甘朝起身道:“若无甘家,岂有朝儿呢?”

 “好,好,吾说不过你,来,你明就陆吾义诊,吾再替你复习一遍,你明就好好的临诊治吧。”

 “是’甘哲便含笑叙述”望闻切“之诊治要领。

 不久,董和含笑道:“小哥儿,先瞧瞧吾吧。”

 说着,他已伸出右腕。

 甘朝却反而望向甘哲。

 甘哲含笑道:“朝儿,你已瞧过董爷爷之气啦。”

 “是的,方便直言乎。”

 “呵呵!无妨。”

 甘朝道:“曾爷爷,您可别介意叹。”

 董和呵呵笑道:“直言吧。”

 甘朝道:“董爷爷虚火太旺矣。”

 童和不由一怔。

 甘哲故意道:“朝儿,切切董爷爷的脉象吧。”

 “是!”

 甘朝立即正经八百的搭脉不语。

 不久,他望着甘哲道:“曾爷爷他…他甘哲含笑道:”直说无妨。““董爷爷脉强神足,气怎会有异呢?”

 “此乃武功之妙也。”

 “哇,董爷爷修练两仪神功呀?”

 董和不由一怔。

 甘哲含笑道:“正是!董爷爷乃当今少林派之唯一俗家长老,他目前已有六成的神功火候啦。”

 董和拱手道:“甘兄高明。”

 “呵呵!客气矣!”

 “提及少林,甘兄知否各派掌门遇害之事?”

 甘哲颔首道:“武当派请吾瞧过云鹤道长之尸体,他先于饮食中毒,再经另一毒掺于食物中毒而亡。”

 “‘此术源自西南苗族,该族与大蛮国颇具渊源,各派掌门人同遭此毒,老朽研判系大蛮国之所为。”

 董和怔道:“中原武林并未冒犯大蛮国呀。”

 “可是,大蛮国若人侵,中原武林会坐视乎?”

 “当然不会,甘兄高明,一语惊醒梦中人也。”

 甘哲却正道:“各派掌门人必在同一处遭人下第一毒,是吗?”

 董和点点头道:“”的确,各派皆有此共识,可是,若仔细分析各派掌门人之行程,实罕有同遭人下第一毒之机会呀。“

 “不见得!董兄勿忘了各派掌门人分别在各地同遭第一毒。”

 “是!是!不过,曾有人怀疑各派掌门人在镇江遭人下第一毒。”

 “晤,金家该不会是此种人吧?”

 “是的,这也是大家不敢怀疑之因!”

 甘哲立即沉容不语。

 董和却低声道:“金家之婿乃是滇南一鹰之徒,甘兄知道否?”

 甘哲不由双目一亮。

 甘彦立即凝视查和道:“董叔此言无误乎?”

 董和点头道:“错不了,吾目睹他向掌门师伯承认此事,他同时请江湖同道协助师门之仇凶。”

 甘彦立即颔首不语。

 甘哲问道:“董兄知道滇南一鹰之死因乎?”

 “不详!据说周家之人先中毒再遭屠杀,而凶手竟然只有一人,以周逸南之为人理该不会遭此祸呀。”

 甘哲颔首道:“此项悬案已遭人淡忘矣。”

 “或许吧,大蛮国蠢蠢动,中原黑道人物也不甘寂寞,时局如此混乱,颇令人难以分心关怀他事矣。”

 甘哲摇头道:“差矣,各派皆陷于此种错误心态,各派该追查下毒之人,各派更应该会师消灭黑道。”

 甘哲道:“贵派或许另有顾忌吧。”

 董和摇头道:“世人皆贪图安逸,出家人更盼清静无为,可是,世事分分合合,劫世一来,谁出面化劫呢?”

 甘哲正道:“吾却已物妥应劫之人选。”

 董和双目一亮,立即望向甘朝。

 甘哲颔首道:“老弟果真是有心人,吾已择定朝儿矣。”

 “甘兄令人敬佩。”

 “不敢当,老弟不妨进一步瞧瞧朝儿。”

 董和果真开始抚摸甘朝之头顶。

 他的双目倏亮,立即沿下抚摸着。

 没多久,他激动的双手连抖,不过,他仍续抚着。

 良久之后,他吁口气道:“甘兄一生济世救人,如今又栽培这朵奇葩,这份功德,可谓震古镜今,佩服。”

 “不敢当,朝儿尚需老弟玉成。”

 董和略一沉,问道:“甘兄让朝儿修练无相神功乎?”

 “呵呵,高明,然也。”

 “此乃少林七十二种绝艺之首,小弟虽有心法,碍于少林规定,却不便擅自传授,尚请甘兄海涵。”

 “老弟若收朝儿为徒呢?”

 “呵呵,甘兄果真有备而来?”

 “呵呵,老弟答允啦?”

 “小弟敢不答允吗?”

 “呵呵,朝儿,行拜师大礼吧。”

 “是’甘朝立即行三跪九叩大礼。

 董和含笑受礼之后,上前扶起甘朝道:“吾待会再叙少林门规吧,汝先返座稍歇息吧。”

 “是”

 二人一入座,甘哲立即取出一个锦盒道:“此乃朝儿之礼…”

 董和摇头道:“心领,少林何等荣幸有此奇葩矣。”

 “呵呵、客气矣。”

 不久,董仁兄弟一入内,董和立即含笑道:“吾方才已收朝儿为徒,义儿速吩咐下人整治一桌酒菜吧。”

 董义立即应是离去。

 董仁立即道:“爹!甘老义诊之讯已经传出矣。”

 “呵呵,很好,双喜临门,吾心甚慰矣。’,众人又叙不久,便入内用膳。

 膳后,董和带甘朝入客房之后,便取出心法解说着。

 不出半个时辰,甘朝便已经明白,查和不由又惊又喜。

 他便吩咐甘朝上榻运功。

 甘朝的全身经脉不但贯通,而且已经习惯于运功,他按照心学的心法运功不久,便迅速入定。

 董和乐得心花怒放,立即离房。

 不久,他已和甘哲在书房品茗,甘哲立即低声叙述甘朝的身世及苏仁夫妇遇害之经过哩。

 董和颔首道:“甘兄替朝儿取化名,意在避祸乎?”

 “正是!朝儿也不识自己的身世,请勿轻他人。”

 “小弟明白,甘兄可有仇踪?”

 “没有,不过,天理昭昭,久必明。”

 “的确,小弟必会全力栽培朝儿。”

 “谢谢!”

 “是的!他确是奇才。”

 “是的,他该是应劫而生,吾齐尽力栽培他吧。”

 “是,甘兄府上之灵丹方子若肯赐知,小弟定为朝儿配药。”

 “没问题。”

 甘哲立即提笔疾书。

 二者叙良久,方始歇息。

 一朵武林奇葩正式绽放茁壮啦——  M.bA M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