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四章 袅雄伪善获美女
  怔!现场四名大男人全被秦玉招怔住啦。

 秦玉不屑一笑,立即停立及暗中调气。

 为首中年人冷冷一哼,立即仗剑行来。

 秦玉叱道:“汝是谁?为何率众行凶?”

 “人!汝不配知道吾之大名,束手就缚吧。”

 “做梦,看剑。”

 秦玉立即攻出游莺三式。

 中年人见状,立即身右闪。

 秦玉趁机追杀,中年人便连连后退。

 另外三人见状,慌忙攻来。

 秦玉立即续攻中年人及恰机扑杀这三人。

 昆仑剑法擅于轻灵,最适合目前之丛林战,加上她施展得心应手,所以,她决心宰掉这四人。

 她生嫉恶如仇,加上亲人遭杀,如今又要杜绝这批人后之纠,所以,她才决心下狠手。

 她疾攻三式之后,中年人的右腿已经被扫了一下,他刚惨叫出声,另外三人便拚命的来抢救。

 秦玉顺势旋身,便振剑疾攻三式。

 “卜”一声,方才拦车之中年人已被刺破印堂。

 另外二狼立即紧急煞车。

 玉忍住暗喜,立即转身攻向中年人。

 那知,中年人已经负伤逃出十余丈,秦玉疾思刹那,她立即决心“屠贼屠王”的先宰掉中年人。

 她立即弹身追去。

 中年人回头一瞧,立即喝道:“拦住她。”

 说着,他已经拚命逃去。

 一狼及三狼互视一眼,便置之不理的转身逃去。

 哇头赤炎炎,个人顾性命也。

 秦玉见状,立即弹掠向上方。

 “刷!”一声,她已经挖到中年人面前五丈余远处,中年人神色一变,他立即疾出二支飞镖。

 他一转身,便疾逃而出。

 秦玉扫开飞镖,立即追去。

 这回,她不再拦他,她一近,立即挥剑刺去。

 中年人立即闪向右前方。

 秦玉立即尾随追去。

 心慌意的中年人在连躲四式之后,他只觉后心一疼,他不由打个冷颤回头道:

 “住…住手!”

 秦玉却二话不说的再向前一刺及迅速拔剑。

 鲜血一出,中年人立即惨叫仆倒。

 秦玉一转身,便掠向二狼及三狼。

 双狼已趁机掠逃出六十余文,他们此时一听中年人之惨叫声,他们立即头也不回的拚命掠去。

 秦玉决心灭口,便全力追去。

 没多久,她已进入林中深处,却见三道人影迅速由方才拚斗现场之右侧远处出现,接着,他们已迅速接近。

 不久,他们已蹲在中年人身旁探视着。

 没多外,另两人摇摇头,为首之人立即指向附近的尸体。

 不出盏茶时间,他们已瞧遍四具尸体,为首之人立即低声道:“她随时会返回,汝二人继续跟下去吧。”

 “是”

 为首之人立即掠向远处。

 另二人便迅速躲上附近之大树。

 没多久,秦玉果真掠回,她上前拾起包袱,便二话不说也懒得再瞧尸体的直接掠向城中。

 那二人互视一眼,便遥跟下去。

 不出半个时辰,秦玉已经女扮男装的雇车南下,那二人当然也共搭一车继续跟下去啦。

 这二人正是大内侍卫,方才现身之主脑者正是大内侍卫统领华远,他们乃奉旨缉捕元凶。

 此案是在三王爷彻夜向皇上提及,皇上不但是赐准,而且旨谕侍卫统领亲自率人出京办妥此事。

 华远已经八年余没有办此种案件,此案又涉及小王爷,华远不但重视,而且带出一百余名高手。

 俗语说:“钱花在刀口上。”小王爷乃是大内新贵,若是能侦破捕劫小王爷之元凶,那华远这辈子便飞黄腾达啦。

 所以,他缤密规划着。

 他研判歹徒会迅速盯上秦玉,如今,他对宝,所以,他先派二人追踪,另派五十人赶到前面去札桩啦。

 秦玉完全不知情,她只盼能清静的享用那笔赏金,所以,她女扮男装的搭车弛向南方。

 且说,陇中三狼之老么三狼侥幸逃脱之后,当他隔一个多时辰赶回现场时,便见五具尸体仍躺在地上。

 他先搜出尸上之财物,再迅速予以埋妥。

 没多久,他已经匆匆掠向林中深处。

 立即有二名侍卫悄悄跟去。

 此二名侍卫一见果真有人回来收尸,立即欣然跟去,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由山区进入泰安县城。

 立见三狼迳入鹏程客栈投宿。

 二名侍卫目送三狼跟小二步向后面,便到柜前订房间。

 没多久,掌柜吩咐小二送他们赴上房。

 二名侍卫刚离去,掌柜便注视他们的步伐,因为,二名侍卫久居大内,已在无形中养成异于常人的步伐。

 他们在无意中所迈出的“官步。”立即使细心的掌柜眼神一凝,他便皱眉目送他们离去。

 他思忖不久,便召来一名青年。

 他附耳吩咐良久,那青年便颔首离去。

 不久,青年已住入二位侍卫的邻房监视着。

 那二名侍卫却不知情的各在一房内沐浴。

 不久,掌柜潜入三狼的房中,三狼立即起身行礼。

 掌柜向邻房一指,立即传音道:“隔墙有耳,请坐。”

 三狼立即入座。

 掌柜一入座,立即传音问道:“得手否?”

 三狼便摇头传音叙述战况。

 掌柜双目连问寒芒,立即不语。

 三狼传音道:“那人必已过此地,非速截杀不可。”

 掌柜摇头道:“汝勿手此事,汝逞向头儿报到。”

 “是!”

 “方才有二人随汝入此,吾怀疑那二人是条子,目前已派人监视,汝不妨作饵供吾进一步验证他们之身分。”

 说着,他立即附耳低语着。

 不久,掌柜一离去,三狼便开始用膳。

 膳后,他便上榻午寐。

 半个时辰之后,他立即佯装小心翼翼的赴柜前结帐,再迅速离去,因为,他要误导那二位侍卫呀。

 二位侍卫果真以为他要开溜,立即结帐跟去。

 掌柜暗暗冷笑,便召来青年吩咐道:“条子最喜施展‘连环套’,汝好好瞧瞧此二人之身后是否另有他人?”

 青年立即应是离去。

 不出盏茶时间,青年已经赶返道:“有六人分作二批跟踪。”

 掌柜颔首道:“反盯他们。”

 青年立即应是离去。

 掌柜立即忖道:“哼,你们这群狗腿子休想查出吾巢,哼,吾何不请头儿趁隙入京逮出赵鼎呢?”

 他立即默忖着。

 且说三狼一走出县城,便入林掠去。

 不久,他已掠上泰山。

 此时,山上有数百名游客,三狼边走边观光,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发现六名自己的同伴先后出现啦。

 他便从容赏景。

 黄昏时分,他由观峰折入下山山道。那二名侍卫不但已经会合六名同伴,而且分成两批的从容跟去。

 三狼沿山道而行,不久,他已瞧见一株树杆上有一个小箭头之刻划,那个小箭头既轻又小,若非有心人,决难发现。

 三狼便折入左侧林中。

 八名侍卫果真依序跟入。

 不出半盏茶的时间,三人已发现十余人站在前面林中之空旷处,他仔细一瞧,立即发现他们是自己的同伴。

 于是,他含笑行去。

 为首之瘦高中年人立即轻轻颔首。

 三狼略一拱手,便行向左侧。

 八名侍卫刚感觉不对劲,倏听头顶“啾…”

 连响,他们立即拨出软剑及出声彼此告警着。

 ‘当“声中,那些暗器纷纷被扫飞。

 立见那八人由树上挥动兵刃的扑下。

 三狼亦陪同那二余人联袂扑来。

 八名侍卫暗暗叫糟,立即集中战。

 这些侍卫原本来自江湖之好手,他们奉召入大内担任侍卫,由于一直风平静,他们也安逸的享福着。

 无形中,他们的修为也减弱啦。

 如今一派上用场,他们才暗暗叫糟。

 三狼等一、二十人便凶残的扑击着。

 不久,随后监视之人一加入战场,八名侍卫更惨啦,如今,他们的退路已经完全被封锁死啦。

 他们只好咬牙狠拚啦!

 天色渐暗,八名侍卫的生命已渐至尽头。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便全部嗝啦。

 不过,他们也拖四人垫底,另砍伤七人。

 为首之人立即下令搜尸。

 不久,八块大内侍卫牌已经出现。

 为首之人微微一笑,立即没收牌。

 接着,侍卫身上的财物也被没收啦。

 没多久,所有的尸体已全被化尸粉灭迹啦。

 为首之人仔细巡视过现场,立即道:“那人已至石家庄,汝等先向周副座报到,再进行下一个行动。”

 “是”

 那批人立即陪伤者离去。

 为首之人微微一笑,便掠向山上。

 当天晚上丑初时分,为首之人在鹏程客栈会合掌柜,他立即取出八块侍卫牌低声道:

 “汝判断正确,大功一件。”

 掌柜含笑道:“侥幸之至,副座有何计划?”

 “头儿可有指示?”

 “头儿有意趁隙再劫出随鼎。”

 为首之人颔首道:“此八块牌可派上用场。”

 “高明!是否即刻将此讯呈报头儿?”

 “好吧”

 “请副座歇息吧?”

 “嗯”

 &》》》&&黎明时分,秦玉自客栈上房内醒来,她习惯性的漱洗,却觉一阵呕意,她不由皱眉气。

 却听“呃…呃…”声中,接着便是一阵呕吐。

 秦玉刚皱眉,便觉呕意。

 她急忙口气。

 却听:“媳妇儿,不要紧吧。”

 “娘…放心…呃…呃…”

 “媳妇儿,忍耐些,害喜越厉害,添丁机会越大。”

 “是”

 秦玉全身剧震的张目忖道:“害喜?夭呀!

 我…我…“

 她不由想起自己和师弟在师门闯下的憾事。

 她不由吓出冷汗。

 她打个冷颤,便再也止不住呕吐。

 她连吐三口之后,急忙漱口气。

 不久,她服下灵丹,便运功抑止呕意。

 隐在邻房的两位侍卫乍听她呕吐,不由一怔。

 不久,秦玉已止住呕意,不过,她立即皱眉惊动道:“天呀。我的‘月信”已迟逾半个月啦。“

 情急之下,她的额头立即沁汗。

 她左思右想良久,终于下定决心道:“我必须先和师弟谈谈此事,必要时,须由恩师作主处理此事。”

 她一打定主意,立即启程。

 侍卫及神秘杀手们当然依序跟下去啦。

 归心似箭的秦玉在沿途之中,不停的换车,而且夜赶路,她便一直在车上歇息及进食。

 跟踪之人以为发生何种大事,不但拼命跟下去,而且因为彼此发现行踪,因而招更多的人前来跟踪。

 尤其侍卫统领更是派人通知沿途各衙待命。

 那批神秘杀手已聚集四百余人,如今,他们已经取消入大内劫小王爷赵鼎,他们盯上秦玉啦。

 半个月之后,终于在午前时分返回师门,“近乡情怯”的她,立即在山门前徘徊及张望着。

 良久之后,她低头步入山门啦。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以往常栖于古松之上白鹤亦已远去矣。

 她内外瞧了一遍,不由怔付道:“怎会没人呢?”

 她一瞧器物上之积尘,不由一怔。

 不久,她已瞧见逍遥子之墓,她不由一怔。

 她仔细一瞧碑上之期,再仔细推断,不由怔道:“我一走,恩师便已仙逝,恩师莫非被我的行径气死吗?”

 惭疚之下,她不由下跪。

 她一想起师门浩恩及自己居然怀孕而且又找不到人,她在百感集之下,泪水不由溢出。

 接着,她趴在墓前痛哭啦。

 隐在远处的华统领及一位瘦高老者便默默听着。

 那知,秦玉以哭发心中之悲苦良久之后,居然哭昏在地上,华统领及老者便默默互视着。

 不久,华统领传音道:“吾人该了结吧?”

 老者立即传音答道:“到山下林中了断吧。”

 “行。”

 两人立即先率众下山。

 不久,双方一入林中,立即楚河汉界的列开阵式,华统领立即沉声道:“汝等为何要劫小王爷?”

 瘦高老者冷冷的道:“多言无益!上!”

 原来瘦高老者一见己力多达四百余人,对方则只有三百人,他打算以多吃少,所以,他主动宣战。

 华统领即道:“施川,按计行事。”

 一名侍卫立即应是掠去。

 此人昔年乃是昆仑派弟子,如今正返师门拨救兵。

 立即有三名杀手追去。

 华统领喝句:“稳住!”立即率众结阵以待。

 战火一触即发,双方立即狠拚着。

 华统领出身武当,他和瘦高老者拆招一阵子之后,他不但落居下风,而且瞧不出对方之武功路子。

 他立即改采守势。

 安逸多年的侍卫如今乍遇强敌,而且人员又不及对方,双方战不久,侍卫们便已经守多攻少啦。

 所幸,他们练成联守阵式,如今尚能撑住。

 瘦高老者见状,立即沉喝道:“杀。”

 神秘杀手们立即全力进攻。

 他们只攻不守,可谓悍之至。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死了一百二十人,另有七十人负伤,不过,侍卫们已经倒下二百人,另有三十一人负伤。

 华统领更负了三处剑伤。

 倏听惨叫声及啸声,瘦高老者立即喝道:“杀。”

 神秘杀手们立即疯狂进攻。

 战况立即更为烈。

 剩余的侍卫们被是疯狂砍杀啦。

 惨叫声中,华统领已经栽倒。

 远处立即传来喝道:“住手。”

 瘦高老者反手砍死一名侍卫,立即望向远处。

 他一见昆仑派掌门人率众掠来,立即喝道:“退。”

 说着,他已经向昆仑派诸人。

 神秘杀手们立即挟走伤者。

 瘦高老者一掠近,立即左右开弓的出二把小黑丸,那些小黑丸风而破,立即迸爆出一蓬蓬的黑烟。

 这些黑烟不但迅速扩散,而且全有腥味哩。

 昆仑掌门立即喝道:“屏息!退。”

 众人立即紧急煞车。

 瘦高老者立即趁机掠走。

 昆仑掌门见状,立即率众绕向现场。

 此时幸存的三名侍卫正在抢救华统领,方才奉命求援的侍卫,立即请昆仑掌门人上前急救华统领。

 当昆仑掌门探视不久,立即沉声道:“统领有何吩咐?”

 说着,他的功力已由华统领的“命门”徐徐注入。

 华统领咳出血块之后,颤声道:“替吾向皇上请罪,续盯侠女。”

 说着,他又连连吐血。

 昆仑掌门忙道:“速发问。”

 侍卫立即道:“禀统领,可否明见侠女。”

 “不…可…,”

 “可否示警?以免侠女遭歹徒迫?”

 “这好吧。”

 昆仑掌门急问道:“可有凶手之线索?”

 “咳…咳…无…”

 一名侍卫立即道:“在下曾和一名断刀门高手过手。”

 昆仑掌门怔道:“断刀门已毁于十五年前呀。”

 华统领喝句:“好恨!”倏然连连吐血。

 昆仑掌门叹口气,收功道:“仙道路遥,统领慢走。”

 说着,他已起身打讯行礼。

 昆仑弟子立即跟着行礼。

 四名侍卫立即含泪下跪。

 华统领见了三声,立即含恨而殁。

 昆仑掌门念句:“无量寿佛!”立即指挥众人善后。

 良久之后,四名侍卫方始跟入昆仑派。

 翌上午,二名侍卫运送华统领之棺赶返大内啦。

 另外两名侍卫穿上道袍跟着昆仑掌门一抵达逍遥子之山门,立见一身道袍的秦玉来。

 双方原本旧识,秦玉立即行礼。

 昆仑掌门还礼道:“冒昧打扰,海涵。”

 “之至。请。”

 昆仑掌门一瞥两位侍卫,便见他们微微颔首,他不由忖道:“她怎会上京,而且凑巧搭救小王爷呢?”

 他立即含笑入内。

 不久,他和秦玉已在沿室入座,二位侍卫则站在沿外。

 秦玉道:“掌门道长莅临,有何指教?”

 “贫道已有四年余未至贵门矣。”

 说着,他不由吁口气。

 秦玉一听语意有异便默默望向他。

 昆仑掌门道:“敝派有幸能和各位练气士同栖宝山,实乃荣幸,尤其能获荫于令师,更是天大的福份。”

 “不敢当,先师在世时,多次向晚辈推崇过贵派。”

 昆仑掌门怔道:“令师仙逝啦?”

 “是的,掌门人不知此讯乎?”

 “是的!敝派上下未悉此讯,敝派上下因为令师生前一向静修,未曾踏入此地三十丈矣。”

 “敝师弟未曾向贵派提过先师之死讯乎?”

 “是的!听汝语意,似不知先师之死讯?”

 “是的,晚辈离山甚久矣。”

 “这…令师弟亦不在此地乎?”

 “是的!”

 “这…贫道可否凭吊令师?”

 “请。”

 二人立即向后行去。

 不久,昆仑掌门已在逍遥子坟前恭敬行礼。

 秦玉含泪答过礼,便邀对方返室入座。

 昆仑掌门肃容道:“”昨天先有一批歹徒在此附近窥伺,随后在山下林中行凶,汝宜小心些。“

 秦玉怔道:“会有此事?”

 “汝是否在外和他人结怨?”

 秦玉稍加思忖,便摇摇头。

 昆仑掌门道:“汝宜小心些,若须协助,迳通知敝派吧。”

 “是,谢谢掌门人。”

 昆仑掌门立即起身告辞。

 不久,秦玉送走访客,立即返内忖道:“难道是那批恶徒之余来此窥伺?我该怎么办呢?”

 她原本要留在此地等候师弟件问明恩师之死因,如今一听有人窥伺,她为了安全,便打算离去。

 可是,她几经考虑,她仍然决定留在师门等候师弟,因为,她要明白恩师的死因及缔结良缘呀!

 何况,师门留有甚多的灵丹,加上优良的环境,颇适宜她待产,所以,她宽心的留在师门啦。

 此外,她净那笔赏金存入银庄,她光是靠那些利钱,便可以维持生活及采购分娩和婴儿之用品。

 她对分娩之事完全外行,所以,她利用采购时向妇人询问着。

 当然,她也暗中注意四周之安全。

 不出三,她已发现昆仑派弟子夜轮出现于山门前,她明白他们在保护她,她更放心的留下啦。

 且说那位瘦高老者昔日宰了华统领离去之后,他便吩咐手下散在附近养伤及准备下一个行动。

 第三天下午,他收到了一份指示,他的目标转到陶峰啦。

 此时的陶峰不但打开知名度,更和白道各派缔下善缘,大多数的人皆视他为“明之星。”

 最令陶峰兴奋的是“镇江一宝”甚欣赏他。

 镇江一宝乃是金宝的万儿,他因为富冠镇江,武功传自少林,领导镇江群豪护卫镇江,因而被誉为“镇江一宝”

 乐善好施的他对江湖同道甚为大方,所以,他的人脉既广又强,黑道人物根本不敢在镇江闹事或作案。

 所以,他也进入江湖人物排行榜之中。

 每来访的江湖人物更是络绎不绝。

 这些访客包括慕名者,因为,镇江一家富冠镇江,膝下却只有一女,此女偏偏又甚为正点。

 此女名为金宜怡,她不但人美,挥刀舞剑更是在行,配上富裕的家产,仰慕而来的人当然益增加啦。

 陶峰以武会天下,意在打开知名度,最终目的在娶一位名门闺秀,他希望此女比周玉倩美哩。

 他早已听到金宜怡之美及家产,所以,他将她列为首要目标,他的一切努力皆为了争取她的心。

 他在打开知名度之后,便开始行侠仗义,不过,他不愿惹那些大魔头,所以,他甚少对黑道人物赴尽杀绝。

 他的知名度因为行侠仗义而水长船高啦!

 所以,当他一身蓝绸儒装,头系文士巾,足穿锦靴,手持礼盒抵达金家之后,金宝立即派总管接。

 陶峰一近厅门,金宝更时起身接。

 以金宝的年纪及声望,他如此礼遇陶峰,当时在场的二十一名访客不约而同的起身注视着陶峰。

 陶峰从容入厅,立即依礼相见。

 陶峰的湛功力配上俊逸的容貌,散发出潇洒及英的气息,不由令金宝暗暗喝采着哩。

 金宝回过礼,立即引见在场之人。

 陶峰认识其中之三人,心中不由更加笃定。

 他立即从容向每人行礼致意。

 不久,他陪坐在左侧聆听着。

 不出半个时辰,在场的访客见金宝频频望向陶峰,他们会意的利用各种理由先行告退啦。

 金宝立即吩咐总管谢绝访客。

 他首先陪陶峰在花园散步。

 接着,他在赏花苑中和陶峰聊着。

 陶峰投其所好的请教武学。

 两人经过一番言武论艺,更加惺惺相惜啦。

 翌起,金宝安排了一批批的镇江同道前来陪陶峰切磋武技,陶峰亦点到为止的令每人心服口服。

 不出半个月,镇江群豪的嘴旁已常挂着“陶峰”二字,金宝夫妇对陶峰的印象,更是好极啦。

 一直在暗中观察陶峰的金宜冶更仰慕陶峰啦。

 知女英若母,金氏一获悉爱女的心意,立即告诉老公,他们商量一阵子,便择定陶峰为乘龙快婿啦。

 于是,金宝开始安排啦。

 首先,陶峰由客栈搬入金府的客房啦。

 金宝夫妇亦不时和陶峰共膳啦。

 金宜恰陪膳的次数也渐增啦。

 不出十天,金宝夫妇藉故外出作客,金宜,冶顺理成章的代理主人,她便和陶峰用膳了啦。

 陶峰心知肚明,便顺势陪她营造气氛。

 二人之感情经此一餐而明朗化啦。

 从此,二人常出现在花前月下啦。

 二人之感情亦直线升着。

 当年之端节,金宝夫妇当面询问过这对小两口之后,婚事就此敲定,喜事立即传开了啦。

 金宝一择定吉期,立即遍洒喜帖。

 婚期择于中秋,因为,镇江之江在中秋前后最为雄伟,赏之人一多,前来参加喜宴之人必多。

 因为,金宝决心要办一场轰轰烈烈之喜事也。

 财大气盛的金宝结合陶峰的人脉及镇江之怒,积极展开婚礼筹备工作,此讯当然迅速传出啦。

 五月下旬,秦玉下山采购,终于听见百姓谈及陶峰即将在镇江与金宜怡成亲之事,她险些昏倒。

 如今的她已身怀六甲,不过,她每逢外出,皆以布条束腹部,再配合宽宽的道袍,倒也瞒过他人。

 如今,她不由哭无泪。

 她立即强挤笑容向他人求证着。

 当她确定陶峰与金宜恰喜讯之后,她尚心存侥幸的企盼那位陶峰是另外一人,所以,她默默返回师门。

 她曾打算赴镇江瞧瞧,可是,她已近临盆呀。

 她估算过时,便耐心的待产。

 可是,那批神秘杀手却不肯等哩。

 这天上午,天气颇炎热,可是,镇江一宝府中仍然访客如织,因为,大多数人皆抢着前来道贺呀。

 倏见一名俊逸青年来到大门前,门房正习惯性的哈延客入内,俊逸青年却先行递出拜帖。

 门房道句:“请稍候!”立即快步入内。

 不久,陶峰已瞧见拜帖上之具名,他不由忖道:“昆仑飞龙,飞字辈乃是第二代弟子,他怎会来访?”

 他朝门口一瞥,立即向众人致歉离厅。

 他一出厅口,便见立在门前之俊逸青年,他边走边忖道:“此人既陌生又年轻,怎么可能列入二代弟子呢?”

 来者是客,他仍然含笑行去。

 不久,他一近大门,立即含笑拱手道:“幸会。”

 俊逸青年含笑道:“不我入内外?”

 “不敢,请。”

 说着,陶峰立即侧身肃容。

 俊逸青年微微一笑,立即步入。

 那知,他一接近陶峰,倏地双掌疾按向陶峰。

 陶峰原本有些警惕,如今乍见对方出手,而且速度甚快,他立即从容抬起双掌向外封去。

 对方立即化按为切。

 陶知倏合双掌,便向外一翻。

 “叭叭”二声,对方已经闷哼掠退。

 陶峰便收招含笑而立。

 俊逸青年一见双掌被震得又红又肿,立即转身掠去。

 陶峰淡然一笑,立即入内。

 以往,他赴各地挑战,他在这段期间也遭受上百人之请益或挑战,所以,他根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

 俊逸青年匆离去之后,便混入人群。

 他七转人弯良久,方始进入一家客栈。

 不久,他一近上房,便见一位青年在房外为他开门,他不吭半句,大摇大摆的立即入房。

 房内赫然坐着屠杀大内侍卫之那名瘦高老者,他一见青年入房,立即起身及恭敬的一礼。

 青年一入座,立即道:“坐。”

 瘦高老者便陪坐在对面。

 青年沉声道:“姓陶的果然高明,采行第二计吧。”

 “是,即刻实施否?”

 “今夜吧。”

 “是”

 青年一起身,便入对面那间上房歇息。

 瘦高老者步入邻房,便向房内之中年人吩咐着。

 不久,中年人已经从容离去。

 没多久,他已进入四海茶楼,他入座不久,一名小二便上前斟茗。

 他从点过酒菜,便开始品茗。

 不久,另外一名小二送来酒菜,他在放置佳肴时,左耳已传入清晰声音道:“今夜下手,不会误事吧?”

 小二立即转身摇头。

 不久,小二已退去,中年人便从容取用酒菜。

 现场座头已近客,酒客们皆在畅谈陶峰之喜讯,武功修为及仗义事迹,人人皆漾

 中年人暗暗冷笑,却从容用膳。

 半个时辰之后,他留下一锭银子,立即返回客栈。

 当天黄昏时分,金宝及陶峰仍如往昔的在府内宴请贺客,佳肴亦由四海茶楼派专人挑送入座中。

 金府总管亦如往昔的验过酒菜,方始令人送上桌。

 席间,贺词连连。

 谄媚之词更是此起彼落着。

 陶峰及金宝已经习以为常,便含笑应对着。

 这一餐仍如往昔般耗了一个时辰,方始结束。

 陶峰陪金宝送完贺客,便如往昔般陪金宝入书房,金宝亦愉快的说着方才贺客之事迹哩。

 良久之后,陶峰方始返房。

 房内之几上仍如往昔般摆着一个瓷盅,他知道盟内仍装着金宜恰亲手调制之醒酒清脑物品。

 他窝心一笑,立即入座及喝啜了一口。

 盅内泡着参汁,参汁虽然微苦,他却觉得甜兮兮的。

 他便边想着金宜怡之甜美容貌边品参汁。

 他不由漾笑容啦。

 良久之后,他喝光参汁,方始入内室净体。

 不久,他换上便服,便习惯性的上榻运功。

 可是,他的功力刚运转一周,他便打个寒噤,他在大骇之下,立即气催动功力缓缓的沿各道前进着。

 没多久,他发现寒源是来自他脐下之关元,而且寒劲甚强,他在大骇之下,立即收功默忖着。

 他思忖良久,又三度运功之后,方始确定自己已经中毒,他便探讨中毒之原因及应对之策。

 子初时分,他仍找不出毒源,他便运功企图可是,他的功力刚注入“关元”不但寒意更浓,而且功力呈现散,他吓得急忙撤走功力及徐徐吐气。

 良久之后,他再度催功毒,那知,他不但觉得更寒,全身的功力更是被反震得一阵混乱,他不由大骇。

 他费了好大的劲,方始稳下功力。

 这一夜,他不敢再运功啦。

 这一夜,他失眠啦。

 翌上午,贺客又陆续上门,他亦陪金宝接待着。

 辰末时分,门房匆匆入内道:“禀大侠,昨天那人又出现啦。”说着,他立即以双手呈上一份拜帖。

 陶峰一见“昆仑飞龙”四字,不由怦然心跳的忖道:“难道是他下毒?抑或他今另有他计?”

 他立即含笑道:“我去见见他吧。”

 他立即向众人辞出厅。

 那知,他一近大门,便见那位俊逸青年双微掀,他的右耳亦传入:“腹疼的滋味如何?想化除此患否?”

 陶峰立即边走边轻轻颔首。

 陶峰的右耳立即又传入:“今夜戌中时分,吾在东门外右侧林中,逾时不候。”陶峰立即轻轻颔目。

 俊逸青年含笑道:“大喜之吾喝杯水酒乎?”

 陶峰颔首道:“之至,届时本城各大小酒楼皆可入座。”

 “好大的手笔,吾一定出席。”

 说完,他立即转身行去。

 陶峰便故作含笑的返厅陪客。

 当天晚上,陶峰和金宝聊毕之后,他立即返房更衣。

 不久,他已经从容离庄。

 没多久,他已步入东门外之右侧林中,倏见珠光一亮,那位俊逸青年已经持珠含笑自右侧一株树后行出。

 陶峰立即止步及望向附近。

 俊逸青年倏以黑巾包珠,再放入锦盒道:“汝所中之毒,非比寻常,汝先尝尝它发作的威力吧。”

 立听左侧一株树后传出“当…当…”的钟声。

 陶峰倏觉腹部一阵绞疼,全身亦剧冷。

 他刚运功,腹部又是一阵绞疼,他不由问哼一声,树后立即又传出“当…当”声音。

 陶峰又冷又疼,不由捂腹闷哎着。

 俊逸青年立即沉声道:“停。”

 钟声立即中止。

 陶峰尚疼得不过气来,倏听“刷…”响,他立即发现俊逸青年已经掠来,他急忙问道:“汝何为?”

 俊逸青年一探手,便扣住陶峰的肩胛道:“吾要带汝走一趟难忘之旅,你就暂时安份些吧。”

 说着,他立即制昏陶峰。

 他挟起陶峰便掠向右前方。

 不久,他已登上路沿之一部密篷马车上,只见他迅速摘下文士帽,立即垂下乌溜溜的秀发。

 哇,她是马仔乎?

 她又摘下面具,赫见一张宜嗔宜喜的娇媚脸孔,立听她自言自语道:“姓陶的,本公主不会辱没你啦。”

 说着,她立即迅速宽衣。

 不久,一具微褐色健美胭体已经一丝不挂的出现。

 她又一阵忙碌,便将陶峰剥光。

 她轻抚他的结实身子,心不由一阵漾。

 她不由搂吻着他。

 接着,她朝他的“关元”轻按数下,“小峰”不但立即起立致敬,而且还频频“点头”请安哩。

 她立即气跨坐在他的身上。

 不久,她小心的下“小峰”便轻柔的活动着。

 她随着马车的晃动活动一阵子,便足以适应“小峰”于是,她搂他向右一转,他便趴在她的身上。

 她便又在陶峰的“关元”连着。

 陶峰的焰立即熊熊燃烧。

 她立即解开陶峰的道及含笑躺着。

 陶峰乍醒,乍觉身子晃动,不由一怔。

 当他发现自己趴搂着一位健美女子,不由大吓。

 她立即道:“及时行乐。”

 说着,她已疾陶峰的“关元

 陶峰的神智立即被焰烧毁。

 他也似猛虎出押般冲刺着。

 她倏觉一疼,急忙扣住他际。

 她又自己顶良久,方始松手。

 陶峰立即又横冲直撞着。

 不过,她已渐能适应啦。

 她立即放松四肢承受着。

 没多久,她已尝到甜头,立即合着。

 车中立即炮隆隆啦。

 马车亦连晃啦。

 所幸此时已是夜晚,官道上又仅此一部马车,否则,非引人侧目不可,尽管如此,车夫却仍似石人般坐驭车。

 车夫双手持缰绳,却任由健骑缓步前进,他的双眼注视着车身之稳定情形,因为,车内之女来头不小呀。

 车夫虽然长得高头大马,却经不起那女子一道命令呀。

 所以,他专心的驭车——  m.BA m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