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十二章 人间奇事蛇作媒
  夜寂寂,麻帆搂着徐荷月温柔的吻著右及抚着左,阵阵酥酸侵袭之下,她不由颤抖着。

 没多久,已经汨汨出。

 麻帆见状,立即欣然上马。

 他温柔的泛舟入湖,她不由一酸。

 他便温柔的泛舟着。

 没多久,她被刷刮得自行用力着。

 他立即放心的打啦!人的响曲迅即飘出。

 “月妹!不痛吧?”

 “嗯!”

 “月妹!我要用力打啦!”

 “嗯!”

 他果真全力开打。

 她立即热情回着。

 上回,她中了媚毒而忽忽打了一仗,如今,她清晰的尝到妙趣,她不由自主的热情回应着。

 响曲立即变成隆隆炮声。

 两人旗豉相当,不由杀得昏天暗地。

 史绵绵在邻房听得也自叹不如啦!一个半时辰之后,她更放啦!麻帆亦尽全力的冲刺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方始尽兴的呻着。

 “帆…哥…怎么了?”

 “你不能有孩子!嗯!”

 “帆哥!放心!我会运功炼化,不会有孩子。”

 “当真?”

 “嗯!快进来!”

 他欣喜的立即再度急攻着。

 没多久,他呃喔的连叫着。

 宝贝亦纷纷着。

 “喔!好!帆哥!”

 “月妹!”

 两人便互搂着。

 麻帆立即吻着地。

 她搂着他,双掌分别按在“促”及“命门

 不久,她暗暗行功,功力立即涌出。

 她将功力由双掌送入他的体中,再以徐徐入。

 麻帆的功力亦顺势遂转着。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的功力已经“交流”着。

 天亮时分,两人似石人般搂着,他们不必再催功,功力便自动穿于两人的体内,和合之下,龙虎己经济。

 朱玉娇探窗一瞧,便去告诉蛇王。

 蛇王来到窗旁一瞧,立即两目泛光的忖道:“奇才!好一对奇男女!看来吾不该再反对此事啦!”

 他立即欣然入厅向金三及宗扬报喜。

 金三二看大喜,立即吩附诸女别去打扰搔他们。

 此时的封冢堡九位长者已经率领三千名高手掠于群山之间,他们担任前锋,准备先探水家庄的底。

 入夜之后,封家堡的十卫又带三千人沿山路离去。

 天亮之后,红姑搭车,另有三百人跨骑护送,她们一入开封,她立即愉快的到处欣赏着。

 她接连任开封玩了三天之后,第四天上午,她便接到两封飞函呈报九老及十卫已经会合于敦煌。

 她便躲在客栈,而由替身搭车返回封家堡。

 当天晚上,她单独沿山路赶去。

 她盗采功力迄今,至少已有百年的修为,只见她似流星般疾掠,天亮之后,她己经接近敦煌。

 立见十卫之老大常铭来道:“参见堡主!”

 “免礼!水家庄有何动静?”

 “他们一直守在庄内。”

 “今夜子时下手吧!”

 “是!请!”

 二人便联袂掠去。

 没多久,他们已经在千佛会见众人,红姑便欣然用膳。

 膳后,众人立即歇息。

 此时的徐荷月移开双掌,再移徐徐嘘口气,麻帆喔道:“好美!好好玩!好好玩喔!”

 “帆哥!谢谢你!”

 “月妹!疼吗?”

 说着,他立即躺在一侧。

 “帆哥!谢谢你!我一点也不疼!”

 “你快运功!千万别有了孩子,否则,你不能复仇哩!”

 “放心!我已经运功!”

 立听朱玉娇在邻房道:“帆弟!月妹!用膳罗!”

 徐荷月立即脸红的起身。

 麻帆却大方的去内室沐过浴,方始着装。

 他一入邻房,使见诸女正在端菜,他立即道:“好香喔!”

 朱玉娇挟一块入他的口中道:“你们玩了七天啦!”

 “真的呀?不会吧?才天亮不久呀!”

 “你们一起运功呀!”

 金燕道:“是呀!爷爷说你和月妹的功力一交流,对你们二人都有好处,所以,月妹才会一直谢谢你啦!”

 “原来如此!我的功力有进步吗?”

 “你待会一玩剑,便首明白啦!”

 立见徐荷月羞郝的低头而入,她原本就美若天仙,如今脸霞光更是人,朱玉娇五人不由心生喜爱。

 她们便招呼她入座。

 不久,七人己经欣然用膳。

 膳后,他们一入厅,蛇王便迫不及待的指向大门口道:“小帆!你把右拄上面那块柴砍成三块吧!”

 说着,他己递来一块柴。

 麻帆怔道:“怎么砍呀!”

 蛇王挥手道:“双星照!”

 麻帆应句好立即掠去。

 蛇王道:“站住!就在此地砍!”

 “哇!这么远,砍不到啦!”

 “试试看!来吧!”

 麻帆喝句:“砍!”立即全力挥砍柴块。

 “叭叭!”二声,门住上的柴已经成为三段,麻帆哇一叫,立即望着手中的柴块道:“怎么可能呢?”

 蛇王呵呵笑道:“荷月!你出指一试!”

 说着,他立即接过麻帆手中之柴块抛去。

 “叭!”一声,柴块己立于右门柱上方。

 麻帆叫道:“哇!好厉害!”

 徐荷月暗聚功力于十指,倏地挥掌弹去。

 “叭…”声中,柴块己成碎片。

 众人不由叫好着。

 麻帆更是鼓掌道:“罩!真罩呀!”

 徐荷月含笑道:“谢谢大家!”

 蛇王呵呵笑道:“行啦!吾同意小帆陪荷月去复仇啦!”

 徐荷月喜道:“谢谢爷爷!”

 “呵呵!好!乖孙女!呵呵!”

 众人不由大喜。

 金三道:“荷月!你仍需加强招式。”

 “是!金爷爷!请原谅我以前的冒犯。”

 “呵呵!没事!没事!练剑吧!”

 麻帆便和徐荷月持剑掠出大门外。

 麻帆道:“月妹!来吧!”

 徐荷月立即振剑攻来。

 三尺余长的剑虹一扫出,她不由大喜。

 麻帆挥剑一扫,剑尖之剑虹立即扫断她的剑虹。

 她立即放手抢攻。

 他立即紧守着。

 宗扬道:“快去增增眼福吧!”

 三老便和五女到门后瞧着。

 徐荷月一攻再攻,招式更加的热练,麻帆防守之下,招式也悟出不少,两人便攻守得更加起劲。

 晌午时分,蛇王呵呵笑道:“行啦!歇息啦!”

 麻帆收剑道:“月妹!你又有进步啦!”

 “谢谢帆哥!”

 宗扬道:“荷月!你宜补强这三式!”

 他立即以指代剑的演练着。

 徐荷月欣然道谢的在旁演练着。

 麻帆问道:“我呢?”

 蛇王道:“你守得很好!下午由你攻。”

 “好呀!”

 没多久,他们己任厅内用膳。

 此时的水家庄内,倏地有三粒灰丸到空中,哈虎体中之蛊一阵抖动,他立即步到院中瞧着。

 立见那三只蛊叠在一处,他不由忖道:“警讯!”

 他一张口,体内之蛊立即出。

 那三只蛊一分散,便朝东飞去。

 哈虎之蛊立即追去。

 哈虎亦随后掠去。

 不久,四蛊己经消失于远处,哈虎便朝前掠去。

 原来,奉命去监视封家堡之人在上午发现封家堡只剩下一些人,他们暗暗叫糟,立即派蛊入堡。

 不久,他们己确定封家堡只剩下一小部分人,他们立即放蛊出去,没多久,三蛊己经朗西北飞去。

 他们研判封家堡之人已经去攻水家庄,立即驱蛊飞去。

 蛊飞如风,不到半个时辰,它们己任千佛附近嗅出封家堡人员的气味,于是,它们来水家庄告警。

 此时,它们己带哈虎之蛊飞到千佛附近,不久,哈虎之蛊已经飞回哈虎身前,哈虎立即止步。

 哈虎躲在石后不久,便蛊入体。

 他催咒和它沟通不久,便发现有异。

 于是,他驱蛊出去再沿途跟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己瞧见有陌生人在千佛前走动,他一见蛊在千佛上空盘旋,他立即知道内有人。

 于是,他召蛊返回,便匆匆掠去。

 他一返回水家庄,立即吩咐水若冰派二十人前往千佛

 他召集所有苗人,便商量如何应付。

 天黑之后,那二十人己返庄报告有数千人匿身于千佛内外,其中更有封冢堡之九老及十卫。

 哈虎便命令水若冰准备在中途截杀。

 他便和苗人一起放蛊饲毒。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和众人用过膳,立即出发。

 戍中时分,水家庄之人已经伏在石准后,哈虎诸人则又前行半里,便分别藏在大石后。

 亥初时分,红姑已经率领诸人掠来,群蛊乍嗅异味,立即升空躲开,没多久,它们已经向下飞及张口疾

 股股淡烟一出,便随风飘去。

 红咕双目似电,她立即喝道:“小心!”

 夜风劲疾,淡姻疾飞府来,红姑乍嗅到臭味,立即调息,可是,她仍痛得心口一啦!她急忙劈向前方及迅速降下。

 立听一阵哎呀叫声,便有不少人抓著被姻拂过之处。

 红姑一见那些小点越飞越低,而且不停的姻,她疾提双掌,立即哮出十缕疾劲的指力。

 “叭叭叭”三声,三只蛊己经粉身碎骨。

 立即有三名苗人惨叫倒地。

 中蛊之人亦亡,他们在回光返照啦!可是,那三只蛊一死,其余之蛊迅速的张口入它们的血,立见它们更疾速的飞入人群上空毒。

 红姑出指之后,口微疼,她急忙坐着服药。

 封家堡中毒人数却直线上升着。

 常铭吼句“散开!”便先行掠出。

 其余之人立即匆匆向外掠。

 哈虎之人一见人群掠近,立即疾速撒毒。

 事出突然,立即又有三百余人中毒。

 哈虎诸人撒光毒物,立即召蛊退去。

 现场之毒物及蛊毒却仍在伤人。

 红姑的口一舒畅,她立即迫杀着。

 她身如闪电,刹那间已经追上哈虎诸人,只见她含怒疾弹十指,劲疾的指风,立即凶残的噬人命。

 哈虎诸人一血倒地,那些蛊自知即将死去,只见它们凶残的扑向红姑,立即纷纷自行爆体。

 蛊血一阵,腥臭便疾而来。

 红姑大骇之下,便劈飞它们,可是,它们又多又近,红姑终于被两滴血溅上了左臂,衣袖迅即被血穿透。

 她那雪白的肌更被绿血之毒入。

 两股毒一入臂,便疼难耐。

 她疾封住道,哪知,毒素仍然贯穿而上,她为了保命,立即硬生生的扣住左肩及猛摘下左臂。

 断臂之疼,立即猛哼了一下。

 立见前方传来厉叫声,原来,哈伦被红姑的指力死,他的蛊便在水若冰的体内回光返照的挣扎着。

 水若冰疼得立即倒地翻滚着。

 水氏正掠去探视,她突觉血气向上一冲,她拔出剑便朝前冲去,其余之人亦同样的掠去。

 原来,她们皆中了蛊毒又受笛音控制住心神,苗人及群蛊含恨而死,他们的戾气己感应出水家庄人员之杀机。

 她们使疯狂般扑去。

 红姑挥指疾弹,不少人汪中指之后,戾气仍存的扑来,吓得红姑急忙挥掌的劈飞他们了。

 她只剩下独臂,而且未疗伤,所以,她拼了不久,便离现场道:“退!快退!明再来!”

 剩下的四千六百余名封家堡人员立即撤去。

 不久,童辉煌诸人已经踩上地面的各种毒物,他们体中之毒一并发作,立见他们倒地猛抓向全身。

 他们一倒下,随后而来之人只知向前冲,所以,他们不是踩到毒物,便是踩到童挥煌诸人所抓出之毒血。

 毒势立即迅速曼延着。

 役多久,他们已经全部化为毒水。

 这正是他们作恶的下场。

 隐在远处偷窥的二十名丐帮弟子吓得心惊胆颤。良久,他们一撤出现场,立即低声商量着。

 没多久,他们己经掠入水家庄寻宝。

 不久,他们已经找出暗道入口处,他们小心入内之后,果然发现上百个大箱,他们立即小心的开着。

 一箱箱的金银珍宝不由令他们目瞪口呆。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合力搬箱外出。

 这一夜,他们来回搬运着,天亮时分,水若冰辛苦抢劫而来的财物已经被埋在安西客栈。

 且说红姑躲回千佛,幸存的五位长老及六卫便替她包扎。

 良久之后,她方始服药歇息。

 其余之人犹存余悸的结伴歇息着。

 晌午时分,五百人硬着头皮前往西城购买食物,他们一见到那些尸体及血水,吓得立即绕道而行。

 他们入城之后,便听见城民在议论昨夜之事,他们匆匆买妥食物,立即赶回千佛分配给众人食用。

 ※※※※※※※※※※※※※※※※入夜之后,红姑派三百人为前锋,便率众跟去。

 他们一接近水家旺,乍见一片黝暗,他们担心对方施展昨夜之毒物,于是,他们立即包围住四周。

 哪知,他们等候良久,红姑一见庄内没动静,立即派人入庄,那批人边祈祷边入庄,不久,他们已经发现庄内没人。

 他们吆喝一阵子,红姑便率众入内。

 她恨恨的道:“可恨的水若冰!居然敢逃!”

 她一声令下,庄内的大小车及马匹己被搬出!“毁庄!”

 不久,水家庄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红咕及五老十卫便率众搭车或策骑连夜离去。

 她们的心中尚怕毒物,所以,她们拼命的赶路着。

 二十名叫化目送她们离去,并由大喜。

 此时的麻帆正陪著徐荷月掠到水月庄附近,他们一见到大火,徐荷月怔道:“水月庄失火了吗?”

 她们立即加速行去。

 他们绕了一圈,徐荷月方始止步道:“谁烧了水家庄呢?”

 麻帆问道:“人呢?”

 “怪啦!并没尸体烧焦味呀!”

 “我们去问问别人!”

 “好!”

 两人入城问过三人,立即掠去昨夜之拼斗现场。

 不久,她们已经瞧见那些快腐烂光之尸体,徐荷月朝现场一瞧,立即相信水月庄之入己经死光啦!她立即研判是红姑的杰作。

 于是,她带麻帆赶返蛇谷。

 两人身形如飞,于初时分,便已经返谷,朱玉娇怔道:“怎么啦?”

 麻帆立即道出经过。

 徐荷月补充道:“可能是封家堡的杰作。”

 宗扬稍加思忖,立即邀金三离去。

 天亮时分,他们已经在尸体现扬瞧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沿足迹来到千佛,以他们的经验,他们立即察出有数千人留过千佛

 他们便确定足封家堡之人。

 于是,他们又赶往水冢庄。

 水家庄已成废墟,他们一见现场没有尸体,立即心中有数。

 他们便入城用膳及探听着。

 没多久,一名青年前来低声道:“丐落兰州分舵安西舵主井倍参见二位前辈,另有要事禀报。”

 宗扬低声道:“免礼!请说!”

 “晚辈敬陈封家堡和水家庄拼斗之事。”

 说着,他已望向附近。

 二老立即结帐及和他离去。

 不久,三人已经抵达拼斗现场,井倍立即叙述着。

 二老边听边瞄现场,井倍一说完,金三立即道:“那些灰点便是蛊,看来苗人已经先控制水冢庄。”

 宗扬点头道:“所幸有封家堡前来消减他们,否则,他们一坐大,蛮族便可以潜入,实在太可怕了。”

 金三道:“这批人之同伴或苗人必会再度来此,宜加小心。”

 井倍道:“是!不知该如何处理那些财物?”

 “先藏着,此事不宜让封冢堡知道,故宜保密。”

 “是!敝帮帮主亦作如此指示。”

 “你们得提防城民瞧见你们搬运财物。”

 “晚辈己经关照过他们,已另有赏赐。”

 “小心些!”

 “是!”

 “注意封家堡是否直接返回封丘。”

 “敝帮己任沿途监视中。”

 “很好!若有要事,派人来蛇谷通知吧!”

 “是!”

 “各位临财不变志,难得!”

 “理该向金老效法!”

 “很好!吾二人走矣!”

 “恭送二位前辈!”

 金三人立即联快掠去。

 入夜之后,他们一返谷,金三立即报佳音。

 徐荷月欣喜的不由掉泪。

 金三向麻帆道退:“小帆!百告诉你一件事。”

 “爷爷请说!”

 “首先,你得原谅爷爷隐瞒之过。”

 “爷爷为何如此说呢?”

 “你的主人便是逐电剑客童辉煌。”

 “啊!真的呜?”

 徐荷月不由一征。

 金三道;“荷月!你去书房画出童辉煌。”

 徐荷月跟着未玉娇入书房作画。

 金三道:“小帆!童辉煌情场失意,便躲在草原练剑,后来,他结识水家庄,便利用水家庄复仇。”

 麻帆摇头道:“我不信主人是这种人,”

 “你待会瞧过后,便会明白。”

 “爷爷早知此事呜?”

 “是的!吾担心你受童辉煌的控制,所以,吾瞒了你,请原谅。”

 “主人知道吗?”

 “吾去见过他,他才写那封信。”

 “主人为何肯写信呢?”

 “他以为你仍和以前一样,他还要吾代为保密哩!”

 “我…我如此被主人瞧不起吗?”

 “他全变了!他受水家庄的影响太大啦!”

 “我…我仍然不相信!”

 只见徐荷月捧画出来、便默默递向麻帆。

 徐荷月画得栩栩如生,麻帆一眼便认出来,他痛苦的道:“太失望了!我实在太失望了。”

 金三道:“小帆!他己遭到恶报啦!”

 “我…我欠过他的十年养育之恩!”

 倏听朱玉娇道:“不!帆弟!你救过他。”

 “我救过他?有吗?”

 “有!常康!”

 常康立即来到厅口道:“请吩咐。”

 “你进来瞧瞧此人。”

 常康入门一瞧,立即道:“属下在黄河旁救过他。”

 “你没瞧错吗?”

 “没有!此人之甚薄,属下印象特深。”

 “谢谢!你下去吧!”

 “是!”

 “帆弟!你想起来了吧?”

 “天呀!我为何没认出他,他也没认出我呢?”

 “他当时一身的伤,脸部又受伤呀!”

 “有理!他直接入舱,我才没看清他。”

 “对!所以,一报还一报,你别歉疚!”

 “我…扯平了吗?”

 “当然扯平啦!”

 蛇王道:“你救他一命,超逾他养你十年啦!”

 麻帆嘘口气道:“有理!我不必牵挂啦!”

 “呵呵!常康!备酒!吾要痛饮!”

 “是!”

 没多久,他们己愉快聚着。

 蛇王愉快的畅饮不久,他立即道:“二位亲家,吾有个建议,就让小帆他们在此住一年。”

 “一年期,吾就让他们离去,不过,他们每年必须带孩子回来住一个月,如何?”

 宗扬含笑道;“欣然同意。”

 金三含笑道:“不成问题。”

 “呵呵!小帆!你同意吗?”

 “同意!”

 “呵呵!乾杯!”

 “乾杯!”

 不久,蛇王趁着酒兴道:“玉娇!你们五人听著!蛇谷一向蛇多,独缺小孩,你们要好好的加油,知道吗?”

 五女立即羞赧的点头。

 “呵呵!很好!小帆!全靠你啦!”

 麻帆怔道:“为什么全靠我呢?”

 三老不由呵呵一笑。

 金琴轻拉麻帆衣角,示意他别问啦!麻帆即问道:“琴姐!你知道呀?”

 金琴羞得立即说不出话来。

 蛇王含笑道:“小帆!你多和她们打架,她们才会有孩子呀!”

 “哇!原来如此!好!”

 五女立即脸通红。

 金三道:“亲家!可否让常康他们成家呢?”

 蛇王怔了一下,道:“有理!吾一直忘了他们哩!”

 金三含笑道:“桃源山下有不少的美女,她们既贤慧又勤快,吾只要吩咐一声,她们皆愿来此。”

 “呵呵!好呀!此事交给你啦!”

 “呵呵!好!吾明就带他们去挑吧!”

 “行!蛇谷该热闹啦!吾各赠他们五千两银子,够不够?”

 “呵呵!绰绰有余啦!”

 “呵阿!常康!你听见了吗?”

 “小的听见啦!”

 “告诉大家明早出发。”

 “是!谢谢主人!谢谢金老!”

 “呵呵!傻小子!这小子当年替赌场把易于险些被人打断腿,一晃就过了二十来年,他该成家啦!”

 金三举杯道:“先喝杯喜酒吧?”

 “好!乾!”

 “乾!”

 厅中便洋溢着酒香。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散席,麻帆一返房,金燕便和金琴入内道:“帆弟!我们皆己经有孩子啦!”

 “哇!真的呀?太好啦!”

 他立即来回搂着二女又叫又跳的。

 不久,史绵绵及宗晓燕也入内报喜。

 麻帆乐得叫道:“爷爷!她们全有喜啦!”

 蛇王呵呵笑道:“好小子!行!”

 麻帆乐得不停的搂着她们。

 良久之后,四女方始欣然离去,立见徐荷月入房,麻帆便搂着她道:“月妹!你呢?”

 徐荷月摇头道:“快有啦!”

 “对!来!咱们好好打一架!”

 “嗯!”

 四片儿立即粘住啦!衣衫亦纷纷被赶掉啦!麻帆一翻身,便吻著右

 她唔了一句,便抚摩着他的脸。

 她足的任由他去挑逗。

 她心事全了,只待孕育孩子啦!不久,两人己汪榻上掀起战火。

 隆隆战鼓便晌个不停。

 ※※※※※※※※※※※※※※※※此时,位于云贵苗族,亦是鼓声连连,各户青年纷纷赶出,没多久,他们己经集中在部落前方。

 总峒主一出现,他们便下跪行礼。

 原来,他们己由哈虎诸人留下来之鲜血变知道只剩下三人在中原,所以,他们愤怒的打算复仇啦!总峒主先以苗语宣布哈虎诸人的死讯,再吩咐任务。

 翌起,百名苗族青年己经分作五路去邀请别族之人前来会商此事,另有八十名青年则入关潜练。

 只见总峒主及巫师将大小瓶筑妥之后,便装入八十个瓶内,八十名青年便各放出蛊进入一个瓶中。

 同时,他们不停的服药。

 半个时辰之后,八十名少女一入内,便和他们作爱行乐。

 事了之后,八十名少女便将各人之蛊放入瓶中。

 她们之蛊一入内,立即被青年之蛊咬死。

 她们凄厉一叫,青年立即取匕刺入她们的心口。

 青年立即各趴在一女的心口血。

 良久之后,青年们方始服药歇息。

 天亮之后,又有八十名少女入内陪他们行乐。

 事了之后,她们亦放蛊舍命。

 青年们仍她们之血。

 七天之后,每位青年各玩了四十九名女子及她们之血,青年们便个个强壮如牛,他们之蛊亦呈淡金色。

 这是最恐怖速成之法。

 总峒主满意的结束此事,便付任务。

 三天之后,八十名青年扮成汉人沿山区离去啦!他们的目的地便是封家堡,为了避免被汉人发现,他们决定沿山区前进,而且是白天睡觉及晚上前进。

 他们已经习惯山居,沿途山区之飞鸟走兽及野果溪泉皆是他们的食物,所以,他们一路顺利的前进着。

 这天深夜时分,他们一接近云梦山区,他们便嗅到蛇味,他们体中之蛊更是被毒蛇之气得蠢蠢动。

 他们不知道己经接近中原人视作鬼域的蛇谷,他们不但加决脚步前进,而且还放出体内之蛊,给他们加一次菜。

 那些蛊一飞出,便飞向毒较烈之蛇,群蛇一见群蛊飞来,立即惊慌的由地面或树林之间窜着。

 那些蛊各钻入一蛇之体中,立即着。

 其余之蛇更惊慌的爬向谷内啦。

 这八十名蛮人各抓一蛇,立即咬着蛇血。

 此时的蛇谷守山人员因为早己跟著金三去相亲,所以,外沿山区没人防守,根本不知道已经来了强敌!谷内诸人皆己睡,麻帆方才又和徐荷月行乐,此时亦己酣睡着。

 但小铁线蛇却立即有了感应,因为,它食过两只金蛊呀,所以,它立即飞在半空中吐舌达察。不久,它已经察出有不少之蛊,它得很,所以,它立由蛇出。

 它掉头一嗅,便入麻帆之房内。

 “叭!”一声它已落在徐荷月的粉臂上,她张目一瞧,不由尖叫道:“救命呀!”

 小铁线蛇却落在窗沿,立即嘶嘶不己!麻帆立即道:“怎么啦?”

 “它…它落在我的臂上!”

 立听蛇王喝道:“小心!有外敌!”

 “帆哥!快着装!”

 说着,她己经匆匆穿衣。

 麻帆便跟着穿衣。

 蛇王探头一瞧,便瞧见淡金色之物迅速的进入蛇体,经验丰富的他立即叫道:“小心蛊!一定是苗人来了,小心!”

 宗扬立即道:“玉娇!你们五人别出去,小帆、荷月,你们仗剑灭蛊,尽量摒息,而且不要被蛊血滴到。”

 蛇王立即道:“别接近它们,尽量用力砍!”

 宗扬补充道:“荷月!你施展指力!”

 “是!”

 不久,蛇王己带麻帆及徐荷月掠出,此时,那八十名苗人尚在后山啃蛇血,每人皆乐得血口大开哩!那八十只蛊己经各自三条毒蛇之血胆,此时正有四十五只蛊钻入毒蛇体内,其余之蛊正钻入。

 蛇王止步道:“咱们移到上风处!”

 说着,他们已经移向右前方。

 不久,已经有六只蛊自蛇体出,徐荷月屈指一弹,只听“波!”一声,那只蛊已经脑袋开花的溅出腥血。

 另外五只蛊立即飞来死蛊。

 蛇王急道:“小帆!用力!快!”

 麻帆振剑疾砍,剑虹立即疾绞而去。

 “滋…”声中,五蛊皆被绞碎。

 立见其余之蛊纷纷向死蛊溅血之处。

 麻帆未待吩附的立即继续挥剑着。

 徐荷月亦左右开弓的猛弹出指力。

 群蛊立即大量的死去,其余之蛊贪于死蛊之血而继续四周飞扑,此举更有益于麻帆夫妇之屠杀啦。

 此时,后山却惨叫不己,因为,蛊一死,人也跟着将死,所以,他们凄厉的,不甘的,害怕的厉嚎不已!幸存之人纷纷奔来瞧个究竟。

 他们边奔边惨叫,因为,麻帆夫妇正大屠杀呀!不出壶茶时间,群蛊已经全部死去,八十名苗人亦七孔血的死去,他们的体亦迅速的腐烂。

 立见小铁线蛇地面之金蛊碎,麻帆张望道:“爷爷!是不是还要杀?它们有没有飞掉?”

 “呵呵!一网打尽,死光啦!”

 “哇撮!这么简单呀!不好玩哩!”

 “呵呵!今夜若非有你们二人,此地之人蛇必会全死。”

 “哇!真的呀?”

 “你当然不怕!小帆,你们帮吾埋尸,以免害人。”

 “好呀!”

 三人掠近尸体之后,蛇王立即指点他们以列挖掘尸体附近之上,再小心的将尸体、尸水及染毒之土理入坑中。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他们方始完工。

 他们回到死蛊之处,立见小铁线蛇己经暴长二寸长,麻帆不由怔道:“爷爷!它怎么会突然长了这么多呢?”

 “死蛊乃是它的大补品呀!”

 “爷爷!它会曾吃光这儿之蛇吗?”

 “不会!它如果再长一寸,它便曾自己躲在数十丈之地下冬眠三年,等它再出来之时,至少又会长一寸哩!”

 徐荷月问道:“它会不会害人呢?”

 “不会!它只吃毒物,对人类无害,否则,吾早就杀它。”

 “是!”

 不久,小铁线蛇已经返蛇,麻帆三人立即又掘坑小心的埋蛊。

 良久之后,他们嘘了一口气,蛇王道:“吾又渡了一劫啦!好险!”

 徐荷月问道:“他们和水月庄那批人有关吗?”

 “有!他们必然来复仇,可见中原尚有他们的人。”

 “苗人仍会犯边哩!”

 “不错!这便是铁证,走吧!”

 不久,他们在庄前地旁洗手,他们一见鱼儿尚在游动,他们心知没有沾毒,于是,他们放心的步入大厅。

 宗扬道:“好险!吾最忌讳蛊哩!”

 蛇王道:“吾更怕蛇,所幸,小帆反而宰了它们。”

 “苗人会不会再来呢?”

 “甚有可能!吾孩派人去瞧瞧!”

 宗扬道:“吾明吩咐丐帮弟子去探探吧!你的那些手下即将要成亲,总不能再让他们出去办事吧!”

 “呵呵!好吧!”

 “这批人也太倒霉,他们若不经过此地,便不会死哩!”

 “天意!呵呵!”

 二老立即欣然返房歇岛。

 金琴诸人松口气,亦各自返房。

 麻帆和徐荷月一返房,便宽衣净身。

 不久,两人互褛上榻,她立即道:“帆哥!你的剑招真是天下无敌,我的指功及剑招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不会吧?咱们每次皆打平呀!”

 “你让我,对不对?”

 “对!我伯会砍到你呀!”

 “谢谢帆哥!”

 说着,地己送上香吻。

 麻帆心儿一酥,使上马。

 她担心昏吵了别人,立即附耳道:“明天!好不好?”

 “好!别人要睡哩!”

 两人立即互搂而眠。

 翌破晓时分,两人便溜到后山院亭内,他们迅速宽衣,他吻上她的右,她便兴奋的扭动身子。

 偷玩的滋味,使她亢奋着。

 不久,己经滚滚溢出。

 “帆哥!上来,妙吗?”

 说着,她己经躺上桌。

 麻帆朝桌旁一站,立即抬起粉腿。

 她自动一开,宾纳客。

 两人便兴奋的玩着。

 她越越兴奋,便将粉腿搁上他的双肩。

 他立即兜着雪猛打着。

 这是一种最烈的搏战,两人更亢奋啦!人的战鼓声更是回于山区。

 金燕低声向金琴道:“姐!他们才是郎才女貌。”

 “是呀!我每次皆承受不住哩!”

 “我也一样呀!”

 “不过,那滋味实在太妙啦!”

 “是呀!刻骨销魂哩!”

 “我频频想吐,爷爷的药不大灵光哩!”

 “娇姐给我这药,有效哩!你尝尝!”

 “好呀!”

 她们在房内聊,蛇王却愉快的来回搭着朱玉娇的双脉,不久,他一收手,立即含笑道:“双胞胎!而且皆是壮丁!”

 “真…真的?”

 “不错!一人姓麻,一人姓朱,公平!”

 朱玉娇欣喜的道:“爷爷!孩子可爱吧?”

 “可爱!壮哩!”

 她不由眉开眼笑。

 “玉娇!你得多散步,不能太贪睡!”

 “人家知道嘛!”

 “吾必须好好的安排房舍及孩子们的玩处,因为,常康诸人成亲之后,总得多些房间。”

 “爷爷!你可以在山麓替他们造屋嘛!”

 “有理!蛇繁殖太快了,吾必须再屠蛇炼丹啦!”

 “爷爷!你是否也要找个伴?”

 “不必!不必!吾来不多,别害女人。”

 “可是,人家不能一直留在此地陪您呀!”

 “你们每年皆会回来呀!平也有常康那批人作伴!”

 “爷爷!你变得好可爱喔!”

 “吾以前不可爱吗?”

 “你以前经常扳着脸,谁敢接近你嘛!”

 “小帆让吾改变最多,吾真是走老运呀!”

 “爷爷也帮忙帆弟不少呀!”

 “这孩子既纯直又可爱,你可别和他顶嘴!”

 “人家舍得吗?”

 “好丫头!脸皮变厚啦!”

 “讨厌!人家不理你啦!”

 “快去报佳音吧!”

 朱玉娇立即欣然离去。

 此时的徐荷月已经站在拄旁,她高抓著自己的右脚尖战,麻帆乍见这种怪式,更兴奋的厮杀啦!两人了无牵挂,便尽兴的玩着。

 徐荷月便将红姑的那些怪招搬出来啦!他们便在亭内及亭外轮玩着。

 良久之后,她无力的任他宰割。

 她呻的求饶啦!他再冲一阵子,方始留下纪念品。

 两人便躺在桌上情话绵绵着着。

 整理:书香斋http://bookart。xilubbs。com  M.baM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