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八 章 荡妇盗功又盗人
 

 翌一大早,封龙便带着妾及儿子启程赴宗堡向血魔手贺寿,十卫及三百名高手则沿途护送。

 红姑逮到机会,便和徐荷月换房间。

 她夜陪着柳助及九位长老啦!

 这天下午,封龙诸人在途中遇见那十五人,那十五人早已睡,此时皆靠坐在车内喝酒及啃块。

 他们乍见十卫在前开道,慌忙喝住车夫。

 不久,他们匆匆赶到马车前报告战况。

 封龙一听童辉煌获救,追杀水若冰之人一直没有动静,他立即研究他们可能未如传闻之死亡。

 他立即吩咐那十五人赶返堡中提醒大家戒备,同时,他吩咐那十五人请总管加派五百人赶来保护他。那十五人立即搭车疾赶而去。

 第三天上午,封龙之车队在官道平稳驰向南方,麻帆及朱玉娇搭车在常康诸人护送下驰向北方。

 不久,十卫之首常铭乍见远处的常康,他不由喊道:“康哥。”

 常康乃是常铭的堂兄,他一见是常铭,他一挥手立即向车内道:“禀姑娘,小的可否和堂弟稍叙?”

 “好呀!我们候你。”

 “谢谢姑娘。”

 车夫立即将车停于路侧。

 常康立即欣然策骑去。

 常铭一驰近,立即道:“康哥,久违啦!你尚跟随朱老吗?”

 “是的!你仍在封家堡吗?”

 “是的,康哥难得出来,究系是…”

 说着,他便望向马车。

 常康道:“我陪姑娘出来走走,你呢?”

 “护送堡主向宗老贺寿。”

 “唔!原来是宗老大寿呀!怪不得庆那么热闹!”

 “是呀!请朱姑娘一起去瞧瞧吧!”

 “谢谢!姑娘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

 “可惜,咱们一见便又要别离。”

 “你何时返堡?我去看看你!”

 “月底左右吧!”

 “好!我会去看看你!”

 “好,恭送康哥。”

 两人一拱手,立即各奔前程。

 常康掠近车旁,立即道:“封堡主要向宗老贺寿。”

 朱玉矫道:“宗老?贺寿?”

 “血魔手宗扬。”

 “唔!我想起来了,爷爷推崇他哩!”

 “不错,此人甚重义气,黑白两道皆服他哩!”

 麻帆道:“咱们去看看他,如何?”

 常康忙道:“不妥,现场太复杂了。”

 朱玉娇道:“弟,改天再去,好不好?”

 “好呀!”

 他们立即又驰向北方。

 一个时辰之后,常康突然低声道:“姑娘,蛇姬来了!”

 “她待我不错,停车!”

 常康一挥手,车夫立即停车。

 常康到左前方那批娘子军骑士前,他尚未启口,便听见车内传出脆声道:“常康,朱老出来啦!”

 “非也!姑娘出来啦!”

 “玉娇?玉娇怎会出来呢?”

 珠帘一掀,果见蛇姬探头。

 因为,她一直认为失玉娇仍然躺在榻上呀!

 立见朱玉娇美如花,笑嘻嘻的和一位青年出来,蛇姬不由啊道:“玉娇,天呀!玉娇,恭喜你啦!”

 “姬姨,你好!”

 “天呀!王娇,果真是你。”

 蛇姬一掠出车,朱玉娇立即去。

 两人一抱,不由大喜。

 “玉娇,恭喜你,皇天不负苦心人呀!”

 “是的!姬姨要向宗老贺寿吗?”

 “是的!你怎会出来呢?”

 “人家陪帆弟出来。”

 蛇姬一抬头,立即啊了一声。

 因为,她已经认出麻帆啦!

 麻帆笑道:“我记得你,我们打过架。”

 蛇姬暗暗叫糟,立即望向朱玉娇。

 却见朱玉娇含笑不语。

 蛇姬问道:“玉娇,你知道啦!”

 “是的!爷爷提过,说起来,人家该谢谢姨娘哩!”

 蛇姬松口气道:“咱们共膳,如何?”

 “好呀!”

 他们一上车,便驰向北方。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进入一间酒楼,朱玉娇牵着方才和蛇姬共车的白衣少女亲热的坐在麻帆的身旁。

 蛇姬朝麻帆身旁一坐,立即道:“玉娇,你们成亲啦!”

 “是的!”

 “你们出来玩呀?”

 “是的!”

 “到我那儿玩玩吧!”

 “好呀!这样吧!我们在开封金家堡候你,如何?”

 “你怎会挑金家堡呢?”

 “帆弟要去找他们,因为,他们曾在草原住过。”

 “原来如此,听说他们早已到宗老那儿啦!因为,金三每年皆安排宗老祝寿事宜,今年是宗老八十大寿,他更会早去。”

 麻帆口道:“咱们去找宗老。”

 蛇姬喜道:“好呀!大家更有伴啦!”

 朱玉娇点头道;“好呀!”

 常康见状,也不便反对啦!

 蛇姬含笑望向白立少女道:“绵绵.敬帆弟一杯酒。”

 白衣少女含笑举杯道:“帆弟,我敬你,我叫史锦绵。”

 “等一下,你名叫『死』绵绵呀?不好听啦!”

 史绵绵卷舌道:“我姓史.历史的史,不是死亡的死呀!”

 “哇!有理,我叫麻帆,帆船的帆,不是烦恼的烦。”

 史绵绵捂嘴一笑,立即乾杯。

 麻帆也欣然乾杯。

 这一餐多了蛇姬这位老江湖,便宾主尽的散席,常康抢先结账,便吩咐两部马车停妥。

 蛇姬道:“锦绵,陪玉娇聊聊吧!”

 “好呀!”

 朱玉娇深望了蛇姬一眼道:“姬姨,出门在外,总有不便,对吗?”

 蛇姬忖道:“好丫头,防起老娘啦!简直是过河拆桥。”

 她立即点头道:“我明白,放心吧!”

 说着,她已和麻帆上车。

 两人一上车,她立即抱着麻帆低声道:“咱们再打一架,好吗?”

 “不行,我不会打啦!”

 “你怕玉娇吗?”

 “我…对,我怕她会不高兴。”

 “她方才说的话,你懂吗?”

 “不懂哩!”

 “她要我陪你打架,但不要太用力打!”

 “真的呀?那来吧!”

 两人立即欣然宽衣。

 蛇姬自从被麻帆刮过二次之后,迄今仍然回味无穷,此时一有机会,她当然要好好玩玩。

 不久,她已经趴在他的身上旋如飞啦!

 她再度尝到挨刮的妙味啦!

 麻帆首尝这种妙趣,不由抚摸着她的睑儿。

 蛇姬附耳道:“小帆,别向玉娇提起打架之事。”

 “为什么呢?”

 “她比较不会打吧!”

 “对!她会难为情吗?”

 “是呀!”

 “好!我不会说。”

 蛇姬便欣然玩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徽微尽兴,立即搂吻着麻帆。

 她便任由马车摇晃着。

 半个各时辰之后,她尽兴的起身,立即取巾入浴。

 两人便悄悄的净身着。

 她足于这种偷情妙趣啦!

 不久,她小心的为麻帆整装,便递给他六粒药丸。

 麻帆服下要丸,便口生津。

 他便专心的“推球”运功。

 蛇姬则坐在一旁迳自品酒回味着。

 黄昏时分,两部马车一停在客栈前,朱王娇一下车,立即前来掀帘,她立即瞧见麻帆在运功。

 她放心的道:“弟,下车吧!”

 麻帆立即欣然下车。

 蛇姬收妥酒,亦含笑下车。

 不久,她们已经在上房内沐浴。

 常康已经包下整个上院,不久,她们便欣然用膳。

 膳后,蛇姬道:“玉娇,让绵绵陪你们住在谷内,如何?”

 史绵绵立即脸红的低下头。

 朱玉娇道:“我不敢作主,姬姨向爷爷提,如何?”

 “也好!我只有这个好传人哩!”

 她们又聊了一阵子,麻帆便和朱玉娇返房。

 由于多了蛇姬这批人,朱玉娇不便玩乐,她稍加运功,立即歇息,麻帆则仍然专心的“推珠”运功着。

 ※※※※※※※※※※※※※※※※

 “一人得道,犬升天”庆城因为血魔手宗扬将度八十大寿,各地江湖人物皆来拜寿,而甚为热闹。

 申初时分,麻帆四人一下车,便听见一声:“小帆,是你吗?”

 出整之人正是金彬,他和金轮陪着双亲及十六名青年在此地担任接待工作,因而,他发现麻帆。

 麻帆的容貌更加成及俊逸,所以,金彬不大敢确定哩!

 “啊!彬哥!”

 两人一掠去,麻帆便搂着金彬道:“彬哥,我好高兴呀!”

 “是呀!”

 立见金武来道:“小帆,你出来啦!太好啦!”

 “大叔,你好!”

 立见金文及金轮欣然由院内掠来。

 金轮喊句:“小帆!”立即加速掠来。

 麻帆喊句:“轮哥!”立即抱着他。

 欣喜之下,两人不由溢泪。

 金武立即招呼蛇姬诸人先行入内。

 麻帆如此热情,立即引起不少人的注目。

 不久,金三匆匆前来,麻帆刚向金文招呼,立即喊道:“老爷子!”

 “呵呵!小帆,你来啦!太好啦!”

 “老爷子,我原本要去开封找你,姬姨说你在此地,我们才掉头来找你哩!咦!老爷子,你的头发…”

 “白多了,是不是?”

 “是呀!白得很好看哩!”

 “呵呵!吾老啦!头发该白啦!小帆,进来向宗老贺寿吧!”

 “好呀!”

 两人便联袂行入。

 不久,两人便在厅内众人注目之下来到寿堂立见一位红光面的秃头老者含笑望着麻帆,此老正是血魔手宗扬。

 金三道:“宗老,他叫麻帆,乃是朱老之孙婿,他来向你拜寿啦!”

 右侧之蛇姬立即道:“小帆,跪!”

 麻帆立即趴跪叩头。

 朱玉娇立即陪跪在侧道:“恭贺宗老松柏长青。”

 “呵呵!很好,请起。”

 麻帆便跟着朱玉娇起身。

 诸人立即瞧见方才被麻帆叩过之青石已成为砰片,他们一见麻帆的额头不红又不肿,不由一怔!

 宗扬亦凝注视碎石。

 金三忙道:“小帆无知,请…”

 “呵呵!碎得好,岁岁平安呀!”

 采人欣然跟著点头道:“岁岁平安。”

 宗扬呵呵笑道:“小帆,坐!”

 麻帆不知礼数,立即坐在宗扬的右侧。

 “小帆,让吾瞧瞧你的手,如何?”

 麻帆立即递出双手。

 宗扬一瞧麻帆的双手,立即一怔!

 因为,麻帆的双手皆是断掌呀!

 宗扬倏地并指疾搭上麻帆的右腕脉,麻帆体内之真气立即反震,以宗扬的功力,指尖仍然微麻。

 他立即注视麻帆及忖道:“蛇王是如何调教的呢?若让他被蛇王带坏,将会危及武林,吾该如何化解呢?”

 麻帆问道:“宗老,又有人来拜寿啦!”

 宗扬一见另有三十余人前来拜寿,他立即向金三道:“老弟,你陪小帆到堡内逛逛,待会再叙吧!”

 金三立即含笑道:“小帆,走吧!”

 麻帆问道:“宗老,听说你很大,你唤我“小小帆”吧!”

 “呵呵!好!小小帆,咱们待会再叙吧!”

 麻帆立即带着朱玉娇陪金三离厅。

 金轮及金彬原本跟来,立即被金三以眼色阻止。

 不久,金三陪麻帆二人登上堡后之高台,立见他吁口气道:“此台可以遥览庆全城,美哩!”

 麻帆点头道:“好多的人喔!真热闹!”

 金三含笑道:“这些人皆来向宗者拜寿。”

 “宗老这么讨人喜欢呀!”

 “不错,宗老一生重义气,明辨是非,大家皆佩服他。”

 “什么叫重义气?”

 “义者宜也,只要所做之事皆合宜,便合乎义。譬如,你为了吾而身让蛇咬,便合乎义,你就是重义气。”

 “真的呀?”

 “不错!小帆,这位姑娘是…”

 “她是娇姐,爷爷的孙女。”

 朱玉娇道:“金老,我是朱玉娇,我瘫痪十八年,帆弟助我复原,我们已经是夫,此次专程来接二位令孙女。”

 金三喜道:“令祖真守信用。”

 “金老同意了吧?”

 “同意,二位孙女亦同意。”

 “好,俟宗老贺寿之事告一段落之后,我们一起赴贵堡吧!”

 “之至,太好啦!”

 “宗老方才为何探帆弟的功力呢?金老已向他提过帆弟吗?”

 “人皆好奇,吾未提及此事。”

 “家祖不希望帆弟介入江湖,请金老帮帮忙。”

 “吾明白,吾会注意此事。”

 “谢谢金老,二位孙女来否?”

 “没有,她们留在堡中。”

 倏见蛇姬带著史绵绵及一位健美少女由远处行来,金三立即道:“她是宗者之幼孙女宗晓燕,她颇得宗老之疼爱。”

 朱玉娇道:“金老,我不希望让第四位姑娘介入。”

 “吾明白,吾不会撮合。”

 蛇姬三女登台之后,立听蛇姬道:“小帆,她是宗老最幼、最美、最贤慧的孙女晓燕,你瞧她像不像小燕?”

 “不像!”

 “咦?为何不像呢?”

 “她是大燕,她比小燕好看。”

 “格格!小帆,你会哄女人哩!”

 “什么叫哄女人?”

 “你不懂吗?”

 朱玉娇道:“姬姨,帆弟个性纯真,他罕接近外界,别怪他。”

 “我知道,我故意逗他啦!玉娇,宗老特地吩咐我带晓燕来陪你们到处走走,有兴趣吗?”

 “好!走吧!”

 金三立即先行离去。

 宗跷燕果真带著他们逛堡内。

 麻帆对院中之百花甚感兴趣,他频频发问,宗晓燕亦仔细介绍,朱玉娇的心里颇觉不是味道。

 良久之后,金轮快步上前道:“各位准备用膳吧!”

 麻帆唤句轮哥,不但快步去,而且一碰面,便牵着他道:“轮哥,你长高不少,更好看啦!”

 “小帆,你变得较多,你比我高了哩!”

 “有吗?”

 两人贴背顶头一比,麻帆伸手一摸,叫道:“哇!我真的比你高出半个头哩!彬哥好似也比我矮喔!”

 “对!他尚比我矮。”

 两人皆已是青年,都是口纯稚之言,一向养尊处优的史绵绵及宗晓燕不由更加的喜欢麻帆。

 入厅之后,便见五六百人分别坐在八十张桌旁,金轮先带诸女入座.再带麻帆行向主桌。

 麻帆忙道:“娇姐,一起来呀!”

 他当众这一叫,朱玉娇便心满意足的这:“你去吧!”

 不久,麻帆已被带到主桌,立见宗扬朝他的左侧空椅一指,道;“小小帆,坐!”

 麻帆道句:“好呀!”立即入座。

 众人不由又羡又诧。

 封龙陪坐在主桌之下座,他不由多看麻帆一眼。

 他方才在客房歇息,所以,他没瞧见麻帆无意中显神功之事,不过,他此时一瞧麻帆,便暗暗叫好!

 宗扬起身道:“铭谢各位提前贸寿,吾在陪各位共享寿酒之前,郑重的请大家合作进行一件事。”

 “各位皆知桃源山忠义庄为那群好汉抵挡数十万蛮族而牺近二万人之事。可是,各位可知道为谁在支持忠义庄?”

 他立即向金三颌首。

 金三便肃容起身。

 宗扬道:“各位皆羡慕金老弟探到金矿,可是,各位可知道他为了资助忠义庄及抚恤遗属,他已经负债啦!”

 现场不由一阵动。

 立见一名老叫化道:“丐帮愿捐五万两银子?”

 宗扬忙道:“心领,吾已经出售一批产业弥平金老弟之债,吾只是请大家注意一下,蛮族若再犯,请大家陪吾去对付他们。”

 立即有不少人出声同意。

 麻帆问道:“宗老,我听不懂哩!”

 宗扬这:“金老弟会告诉你,别急!”

 “是!”

 宗扬举杯道:“这杯员酒代表吾之谢意及向金老弟之敬意。”

 说着,他立即乾杯。

 众人立即起身乾杯。

 宗扬道:“谢谢!请坐!”

 众人一入座,金三立即道:“据悉,已有三十名蛮族扮成中年人潜入,青各位多加提防,有消息,立即告诉丐帮弟兄。”

 “是!”

 宗扬立即含笑道:“请!”

 众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宗扬立即介绍封龙等六位一方之霸。

 麻帆一一捧杯敬酒道:“我不大懂事,请诸位多多教我。”

 封龙诸人立即油生好感。

 宗扬更是愉快的和麻帆乾杯。

 不久,一批批的人前来敬酒,宗扬含笑致谢之后,一律由麻帆挡酒,麻帆亦笑嘻嘻的一杯杯喝着。

 半个时辰之后,朱玉娇带著常康诸人前来敬酒,宗扬呵呵笑道:“吾想赴贵谷瞧瞧,否?”

 “荣幸之至,!”

 “呵呵!很好!”

 说着,他已将酒端给麻帆。

 “娇咀,乾杯!”

 “别喝太急,若头昏,就别再喝!”

 二人乾杯之后.其余之人便又来敬酒。

 足足过了一个各时辰,众人方始敬完酒,麻帆脸通红,倍添俊逸,不由令史绵绵及宗晓燕更加的爱慕。

 不久,宗扬含笑道:“金老弟,代为送客。”

 “是!”

 “封老弟,你来一下!”

 封龙心中有数,便含笑限去。

 不久,两人已入书房,宗扬立即道:“封者弟,吾私下求证一件事,是不是你派人做掉水若冰那批人?”

 “宗老别误听谣传,在下一向和水家庄和平共处?”

 “死者之中有上百人是贵堡弟子。”

 “当真?吾会彻查他们受何人所而擅自作主。”

 “封老弟,蛮族动,一切以和为贵。”

 “当然,在下一定会随时奉召。”

 “很好,铭谢你来贺寿,恕不远送。”

 “宗老请留步。”

 不久,封龙已经带着冷笑的率众离去。

 且说金三直接带麻帆进入偏厅,他立即指著壁上之大图一个小圈,道:“这是天下图,咱们目前在此地。”

 “哇!这么大的地方呀?”

 “是的!你以前任的草原便在此地,天山就在此地。”

 他便又指向西陲一带。

 “这是朱老的居处,这是吾是金家堡,你可以有个概念,咱们中原甚为辽阔,所以你要坐多天的车。”

 “有理!”

 “小帆,你瞧瞧红线外围之大小红圈,咱们是汉人,他们不是汉人,他们分别是北狄、苗蜃、东夷、氐羌、东胡、突厌、百粤…”

 “他们为什,么住在四周呢?”

 “他们生残忍,好杀又爱抢别人的财物,所以,咱们的祖先把他们档在外围。可是,在近五十年来,他们一直想要攻进来。”

 “咱们的官军在四周防守,可是,地方太大,官军不够多,有些人又不小心,所以,这就被三十名苗易容溜了进来。”

 “老爷子,官军为什么只站在那儿守着?官军可以去赶走他们。”

 “不!不能这么过份,他们也要生活呀!”

 “对!他们要生活,可是,他们不能跑进来抢呀!”

 “你说到重点啦!二千年来,咱们的祖先曾经打得他们投降及求我们给他们居住之处,他们愿尊我们为王,而且每年送东西来。”

 “可是,时隔一、二百年,他们便闹一次,尤其我们内部越,他们闹得越凶,目前,正是他们闹得最凶之时刻。”

 “再赶走他们呀!”

 “官军打输呀!他们以往皆单独作战,这次是大家一起合作,所以官军一直打败,吾只好出钱访三万人协助。”

 “老爷子,你是好人,他们打胜了吧!”

 “是的!不过,他们死去了一,二万人,又有不少人受伤,这些蛮人如果再一起攻来,我们剩下之人,便无法顺利赶退蛮人啦!”

 麻帆点头道:“我懂啦!大家若帮你,你就不怕啦!”

 “对!目前必须先找出偷跑进来之三十人,小帆,他们的眼睛又圆又大,皮肤较黑,汉语不大流利,你注意些。”

 “好!老爷子,我这文回去见爷爷之后,我要他让我跟你去赶蛮人,你和我一起去见爷爷,好不好?”

 “好,宗老也会一起去。”

 “太好啦!”

 “小帆,你喜欢晓燕吗?”

 “宗老之幼孙女吗?”

 “是的,宗老托我问此事。”

 “老爷子,我有些喜欢她,不过,我已经有三位姐姐啦!”

 “只要你喜欢即可,小帆,宗老必须再接待七天的贺客,才会和咱们一起走,你就再候七天,如何?”

 “好呀!”

 “玉娇来了,你带她上台去看落吧!”

 “好呀!”

 麻帆一出门,果见朱玉娇和宗晓燕、史绵绵一起行来,他立即喜道:“娇姐,咱们一起上台看落,走!”

 三女便陪行。

 不久,他们已经登台,麻帆牵著朱玉娇指向落道:“娇咀,此地之落,不亚于西安之落哩!”

 “不错!”

 她们二人便边聊边买景。

 史绵绵二女只好尴尬及羡慕的站在一旁。

 夕阳西沉,他们方始返客房,立见朱玉娇陪麻帆沐浴及低声问道:“弟,金老方才说些什么事?”

 麻帆立即据实以告。

 朱玉娇欣然献上一吻道:“弟,你答得很好,我们不能带别的姑娘回去。”说着,她立即送上香吻。

 不久,麻帆轻抚右,她急忙道:“弟,快用膳了,今晚再打吧!”

 “好!”

 两人立即拭身着装。

 不久,他们便陪众人用膳。

 膳后,宗扬邀麻帆入书房,他指着墙上的二排破衫道:“吾一生拚斗三百二十五次,其中负伤过四十七次。”

 “这四十七次皆是三十年前所负伤,当时,吾好强斗胜,武功比较差,所以,吾时常被多人一起砍杀。”

 “吾每次皆留下受伤时之服装,三十年前,吾在一场重伤之后,点过这四十七套衣物,吾才彻底的改变。”

 “从那时起,吾不轻易和别人拚斗,每次拚斗也不是为了自己,而且,每次皆充分准备,所以,吾未曾再受过伤。”

 “宗老叫我不要和别人拚斗吗?”

 “是的!你听过猛虎难抵群猴吗?”

 “听过,人多,力量也多!”

 “对!不要随便得罪别人,因为,对方也有亲友,他们会为对方出面,结果,会有更多的人一直和你拚斗,对不对?”

 “对!”

 “朱老弟可有和你谈过这些事?”

 “没有,没人和我谈过。”

 “你今后冬和金老弟学习,金家甚为有钱,他可以享乐数十代,他却舍得如此牺牲,他值得你学习。”

 “有理,我会好好的学。”

 “你练练武,供吾瞧瞧吧!”

 “好呀!”

 麻帆立即自壁上取剑演练着。

 宗扬仔细瞧过之后,立即指点着。

 宗扬乃是高手中之高手,他凭着丰富的经验瞧出麻帆招式之缺失,边指正边补上他的招。

 麻帆练得顺手,立即一直练着。

 这一夜,他便在练剑中打发了。

 天亮时,宗扬又指点两式道;“膳后好好的在原地练习,吾会空来瞧你,你先返房去潋洗吧!”

 “好!谢谢宗老。”

 麻帆挂妥剑,立即离去。

 宗扬忖道:“吾一定要好好培植这个奇才。”

 ※※※※※※※※※※※※※※※※

 且说水若冰疲累趴昏大半天之后,突见十位游客出现,这些游客乍见如此多尸体,立即互相商量着。

 不久,他们已经小心的行来。

 他们一接近,水若冰立即被惊醒,他直觉的挥剑起身,当场便有一名游客被他砍去左脚。

 另外九人匆匆一退,立即由出软剑。

 他们一振剑,立即扑攻而来。

 水若冰冷冷道:“吾非和你们同归于尽不可。”

 “你是谁?”

 “哼!你们不配知道!”

 他立即鼓起余勇的扑杀着。

 惨叫声中,那九人虽然勇猛的扑攻,可是,他们对付不了水若冰的招式,立即又有人先后被水若冰杀死。

 倏见一人向后一退,立即张口昂首。

 立见一道灰影自他的口中飞出,另外四人会意的立即猛攻,水若冰亦咬牙专心的搏杀着。

 当他又砍死一人,那个灰影已由他的右耳疾钻而入,立听方才那人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一大串字句。

 水若冰刚觉耳内有异,便觉心口一疼。

 他啊了一声,便身子一晃。

 另外三人立即向后退去。

 水芳冰立即怃心倒地翻滚及惨叫着。

 另外三人欣喜之下,便低声商量着及为断腿者疗伤。

 不久,水若冰已经昏去。

 那人一起身,立即道:“他可以利用!”

 “不错,带他去见使者吧!”

 “好!”

 不久,他们将五位同伴埋入林中,立即带走水若冰及断腿者。

 他们疾掠半天之后,便进入一个荒,只见内颇宽,一名成猛壮汉坐在正中央,另有六人则陪坐在一旁啃

 那四人一放下水若冰,立即道:“此人已中『宝』。”

 壮汉注视水若冰,立即道:“图!”

 便有二人目包袱内取出一叠纸。

 这些纸各绘着中原有名人物,壮汉瞧了一阵子之后,便拿著水若冰的画像道:“你们好好比比看。”

 他们仔细比照良久,方始确定水若冰的身份,壮汉立即喜道:“咱们可以掌握水家庄啦!实在太好啦!”

 他立即吩咐下蛊者道:“好好控制他的心神。”

 “是!”

 “他此时负伤,你们好好为他治疗及控制心神。”

 “是!”

 那四人立即剥光水若冰及为他止伤。

 下蛊者更是催蛊爬到水芳冰的“百会”附近,他边念咒,它便不停的着“百会”附近的气血。

 个时辰之后,水若冰已经被包妥各处的伤,只见他爬起身,使神色茫然的一直望向施蛊者。

 施蛊者立即继续念咒。

 又过了二个时辰,水若冰已经跪在他的对面,壮汉们瞧到此时,立即不约而同的出笑容。

 壮汉道:“继听训练他。”

 “是!”

 “通知其余之人先赴水家庄待命。”

 立即有二人迅速的离去。

 天黑时分,两人以树枝作成平架抬着水若冰及断脚者跟着壮汉沿山路掠去,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掠于山区。

 第五天上午,他们已经在山区遥见一群人由前方山区步来,壮汉一止步,立即注视那群人之服装及长相。

 “他们是水家庄之人,快!”

 施蛊者立即催蛊唤醒水芳冰的神智。

 水若冰一睁眼,对方立即附耳吩咐着。

 没多久,一百名水家庄高手一接近,便发现庄主。

 前面那六人立即上前行礼。

 立听水芳冰道:“陪他们返庄。”

 “是!”

 立即有两人上前抬起他。

 壮汉们便跟着掠去。

 水若冰一向律下严厉,他的话便是圣旨,所以,这群人二话不说的结队沿山路一直掠去。

 “咻…”信号哨更是沿途弹向空中。

 一个时辰之后,已经有三百人先后前来会合啦!

 沿途之中,纷纷有人闻讯前来会合。天黑时分,已经有一千五百人浩浩的住进镇甸内之所有大小客栈。

 原来,水若冰之乍闻恶耗,立即派一千五百人沿山路赶去,因为,她研究自己的老公或手下逃,必会由山路潜行。

 她这招果真有效,不过,却引狼入室啦!

 因为,壮汉诸人正是苗人所扮,他们利用以前向汉人买到之面具潜入中原,如今更已经控制住水若冰。

 此时的水若冰已经完全仰慕施蛊者哈伦,他记住自己遭砍之事,却不记得自己如何被人控制。

 他用膳之后,立即歇息。

 翌起,他便和哈伦共搭一车,壮汉们分搭三部车,水若冰的手下们则施展轻功沿途护送着。

 水若冰没死的消息便逐渐的传开去。

 第九天上午,他们一返回水家庄,水氏乍见老公身的纱布,她心疼之下,立即含泪道:“老爷,您可回来啦!”

 “嗯!见过恩人!”

 哈伦立即道:“我叫郑勇。”

 “谢谢你,请进!”

 他们入内不久,水若冰便吩咐下入安排哈伦诸人住进客房,他自己一返房,水氏立即小心的为他上药着。

 “老爷,究竟是怎么同事?”

 水芳冰便咬牙切齿的叙述着。

 水氏合泪道;“柔柔死啦?”

 “活不了啦!”

 “贤婿呢?”

 “不详!他可能也活不了啦!”

 “好可恶的封龙,非宰他不可。”

 “慢慢来,先疗伤吧!”   m.BA m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