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四 章 国色生香俏佳人
 

 明月当空,逐电剑客再度来到西湖“三潭印月”美景旁之海家庄前,水仙则佩剑俏立于一旁。

 海飞一家五口早已猜到他们会来,所以,追风剑客及海棠立即二话不说的由桌下取剑及联袂行去。

 逐电剑客冷峻道:“不错,看招!”

 “刷!”一声,两人已经联袂拔剑刺去。

 迫风剑客及海棠亦仗剑来。

 他们在这一年之中发奋图强,所以,颇具威力。

 哪知,水仙和逐电剑客联手之下,居然威力倍增,海飞瞧得神色大变,当场为之皱眉沉思着。

 徐荷月向海氏问道:“婆,爹娘会输吧!”

 “灰ǎ鸺保 ?

 “婆,爹娘若输,我是否真的不准复仇?”

 “是的!冤安相报无了时呀!”

 徐荷月含泪道:“婆,我一定要复仇。”

 “别哭,你爹娘不一定会输呀!”

 海飞沉声道:“进房去。”

 徐荷月怔了一下,立即低头返房。

 她一返房,便由窗隙偷窥战况。

 又过了一个半个时辰,水仙已经在海棠的右颊削下一寸余长的剑痕,乍被破相的海棠不由尖叫。

 她的招式乍,水仙的左掌已经疾拍而去。

 追风剑客喝句:“住手!”便振剑剌来。

 逐电刺客反手一剑,便戮进追风剑客的后背,海棠的右亦在此时被水仙结结实实劈上。

 两人各叫一声,便踉跄退去。

 海飞喝句:“住手!”立即掠来。

 倏听一声冷哼,水若冰已经掠出。

 海飞啊了一声立即刹身道:“师弟…”

 “住口,你我已经恩断情结,接住!”

 “刷!”一声,他拔出双剑,使抛来一剑。

 海飞乍接剑,水仙又在海棠的左颊砍了一道剑痕,海棠尖叫一声,立即慌乱的一直退来。

 海飞忙道:“住手!”

 水若冰冷哼一声,立即扑来。

 海飞一见剑势疾猛,只好运剑攻去。

 “朴!”一声,水仙的剑已戮入海棠的腹内,海氏喝句:“住手!”立即弹身全力掠扑而来。

 倏听一声冷哼,水仙之娘已经仗剑掠来,只见她扬剑疾攻,没多久.她已经将海氏退入院内。

 又是一声惨叫,海棠已被水仙别去右臂。

 夫连心,追风剑客喊句:“夫人!”便全力扑攻。

 他原本不是逐电剑客之对手,此时既负伤又心,不出六招,他使又被逐电剑容刺上右臂,立见鲜血溅出。

 水仙却在此时又砍下海棠的左臂。

 父女连心,海飞焦急如焚,可是,他已经被迫入下风,他自顾已经不及,岂能分心再去救爱女呢?

 徒手的海氏更是被得手忙脚

 倏听一声:“娘!”立见徐荷月掠出!

 海棠忙道:“月儿,快逃!”

 海飞三人亦慌忙催徐荷月快逃。

 徐荷月却不依的续掠而来。

 水仙格格一笑,一剑便砍断海棠的双脚。

 倏听林中传来一阵吼声道:“住手!”

 立见十二人匆匆掠来。

 那知,立即有三十余人闪身拦住那十二人。

 这三十余人乃是水若冰的得力助手,他们挥剑疾攻不久,便宰了那十二人,可是,立即又有三十余人怒吼的扑来。

 这三十余人仍然凶残的屠杀着。

 此时的徐荷月已经被水仙掠来制住,海氏在慌乱之下,立即被一剑穿心的剌死于血泊之中。

 追风剑客亦在掺叫声中被削断右臂,水仙格格一笑,立即掠前道:“煌哥,人家也要砍他几剑。”

 “好呀!”

 二人联手之下,独臂的追风剑客在闪躲之时,不时的任由他们宰割,他的身上立即纷纷挂彩及溅血。

 海飞亦在此时被水若冰削去左臂,立见他踉跄疾退,身子一旋,使振剑疾砍向逐电剑客。

 水仙格格一笑,便一掌将追风剑客劈去。

 海飞乍被阻住,不由大急。

 他正再追杀逆徒,水若冰已经挥攻而来。

 他只好全力抗拒着。

 追风剑客又被砍了六剑之后,倏见他的左掌一抬,立即拍向自己的天灵,“叭!”一声,血光当场而去。

 徐荷月厉叫道:“爹!”立即血泪加。

 逐电剑客冷哼一声,立即疾速挥剑。

 血纷飞之中,追风刺客已被砍成六十四块。

 徐荷月泪下如雨,却咬牙不再呐喊。

 大门前便只剩下水若冰在屠杀海飞。

 水若冰的三十余名手下则继续屠杀着多管闲事之人。

 水仙格格笑道:“煌哥,宰了这丫头吧!”

 “不!我要看她如何复仇。”

 “斩草不除,春风吹又生,今不杀她,后患无穷哩!”

 “不!我不信她能怎样?”

 “至少得废了她的功力。”

 “随你吧!”

 水仙掠到徐荷月面前,只见她运剑如风,徐荷月的衣衫便似彩蝶般飞去,立即现出一具少女体。

 蓓蕾乍放的椒配上玲珑的曲线,身为女人的水仙在妒嫉之余,立见她一扬右掌,便劈破徐荷月的“气海

 徐荷月全身一顿,咬牙切齿道:“我会生啖你的。”

 “格格!之至!”

 “啊!”一声,海飞已被水若冰砍成两段。

 水若冰嘿嘿笑道:“贤婿满意了吧?”

 “铭谢岳父协助。”

 “走肥!别让飞箭盟那批人误了时辰。”

 “是!”

 他们一掠走去,那三十余人立即冲去。

 沿途的游客吓得纷退不已。

 立见二名妇人掠到徐荷月的面前,她们将她制昏之后,立即送她返房及迅速的为她穿上衫裙。

 其余之人则匆匆在现场收尸。

 倏见游客中刹闪出五十人,他们联袂喝道:“多事者之下场。”

 立见他们迅速拔剑掠入竹林,立即屠杀着。

 他们的剑威既疾又猛,正在收尸之人群立即惨叫连天,那两位妇人便慌乱的送徐荷月掠向后面。

 哪知,她们一出后门,便分别被一把利刃戮入膛,接着,便是另有双剑砍飞她们的脑瓜子。

 徐荷月叫道:“你们太狠啦!”

 那四人却二话不说的掠入屋内。

 不久,大火冲天而起。

 华丽的海家庄迅即陷入火海。

 四周竹林亦迅速的被蔓延。

 林中尸体被大火烧烤,立即飘出恶臭味。

 那五十人立即沿途追杀过去。

 徐荷月泪下如雨,险些昏倒。

 她一见火势近,只好离去。

 此时的水若冰诸人已率领五百名高手杀入城郝的飞箭盟,因为,逐电剑客要报去年该盟箭伤之仇呀!

 事实上,这是水若冰设计之毒着,他唯有逐电剑客残杀正派之飞箭盟,始究将他和正派隔绝。

 如此一来,逐电剑客才会就范呀!

 飞箭盟只有三百余人,身手亦普通,他们根本不是这群豺狼虎豹之对手,现场立即惨叫连天。

 倏听一声:“住手!”一百余名丐帮弟子已经赶来。

 水若冰的手下立即前扑杀着。

 杀,唯有不停的杀,才能将逐电剑客套得更深呀!

 不久,另有三百名水若冰的手下赶来,他们一加入砍杀,现场的丐帮弟子及飞箭盟立即惨叫连天。

 不出半个时辰,屠杀已经结束。

 水若冰夫妇立即和水仙夫妇入厅稍歇。

 他的手下们则迅速的搜刮财物。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搭车押走财物。

 现场立即又冲大天冒火啦!

 哇!典型的杀人放火劫财呀!

 此时的徐荷月已经拭干泪水独行,半个时辰之后,她遥见远处的火光,不心暗骇道:“飞箭盟也垮了吗?”

 她又前行不远,便由路人的奔跑及呐喊声中获悉飞箭盟已经全垮,她立即倚在树旁望着明月掉泪不已!

 不久,她拭净泪,坚毅的沿官道行去。

 沿途之中,不少城民及人遇见她,可是,他们却好似遇上厉鬼恶利般低头匆匆行去,因为,他们担心被连累呀!

 徐荷月心如刀割,却更坚毅的前行。

 天亮了,她又累又渴又饿,便入林寻水。

 不久,她已趴在溪旁喝水。

 倏听一阵哈哈笑声,立见五十余名男人联袂站在山游溪旁,不少人更故意出他们的宝贝哩!

 徐荷月又怒又羞,可是,她忍了下来。

 立见一人嘿嘿笑道:“小美人,哥哥的津甜不甜呀?”

 男人们立即哄然大笑。

 徐荷月不吭声的起来之后,便向外行去。

 不久,她仍然沿官道行去。

 晌午时分,一阵蹄声之后,立见三名中年人带五名青年疾驰而来,立听一名内年人喊道:“贤侄女,你怎会在此呢?”

 徐荷月虽然尚瞧不清来人,可是,她听出来人是父亲之结拜兄弟周川,她立即含泪道:“难女参见世叔。”

 “你…海家庄当真遭变啦!”

 立听一声冷峻的声音道:“不错,滚!”

 周川喝道:“你们是谁?胆敢如此放肆!”

 “妈的!做掉他。”

 五十四人立即联袂跟去。

 周川八人立即拔剑战。

 他们似五十四只猛虎扑杀八名大汉,不出半个时辰,周川八人已经惨死,他们也拖十七人跟着赴地府打官司。

 徐荷月忍住泪,早已下跪默默祈祷。

 不久,她更坚毅的起身行去。

 那三十七人仍然不屑的离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八十名丐帮弟子带著一百多人扑来,那三十七人见状,二话不说的立即逃入林中。

 徐荷月立即下跪叩谢。

 不久,她已被带入城中。

 她用过膳之后,便前往海家庄,立见整座山峦的碧竹全部被烧光,地面尚在冒着余温轻烟哩!

 立即有三十余人上前寻找海飞诸人的尸体。

 良久之后,他们正在凑集焦炭般的尸体,倏见三百余人由湖面搭船驰来,一时便是杀声震天。

 徐荷月急喊道:“你们快逃。”

 哪知,那群人反而联袂去。

 徐荷月急得掉泪及喊个不停。

 这三百余人乃是水若冰的手下,他们一掠上岸,便挥剑猛杀。

 现场立即杀声震天。

 不久,城内又有三百能人愤怒的赶来,他们任凭徐荷月呐喊,仍然奋勇的上前对抗水若冰的手下们。

 徐荷月难过的要命,她若非为了复仇,她早就投河自尽啦!

 一个时辰之后,徐荷月目睹最后一人为她而死,她拭去泪水,默默的跪下叩头,然后再转身离去。

 剩下的二百一十三人水若冰手下立即取出化尸粉倒撒。

 那些尸体使和焦骨一并被蚀烂。

 那一百余人未再派人跟踪,便直接搭船离去。

 经此一来,金陵地面居然没人敢接近徐荷月。

 徐荷月一直行向西北方,因为,她要投靠爷爷呀!

 沿途之中,她不敢再连累他人,便由林中行去,饿时,她使以水及野果维生;累时,她便在树上或荒内歇息。

 足足过了三个月,她终于在元宵一抵达合肥市郊,却见她以前见过的华丽徐家庄已经成为荒地。

 地面土半寸长杂草,足见徐家庄已经在年前被毁。

 不用说,徐家庄已经被水若冰之人所毁。

 她不甘心的入城一探听,便知道徐家庄早在去年九九重便庄毁人亡,庄中之财物更是被搬得一干二净。

 她暗喊句:“天呀!”便踉跄离去。

 如今的她已经衣衫褴褛及发,加上脸悲,昔日的“小芙蓉”美号已经未存在于她的身上。

 良久之后,她无力的趴在徐家庄旧址。

 累乏加上万念俱,她居然已经昏去。

 天色渐暗,她一直昏睡着。

 子初时分,寒气涌之下,她咳嗽的起来。

 她便边咳边走着。

 一个个时辰之后,她已在荒山走着,风寒侵体之下,她越咳越剧,体温渐增之下,她已经昏昏沉沉的。

 她便摇晃的走着。

 不久.她趴在溪旁喝着冰寒之水。

 寒水入腹不久,她的精神一振,她踉跄起身之后,望向远处默祷道:“爷爷!婆婆!爹!娘!你们得保佑月儿呀!”

 良久之后,她便笔直前行。

 不久,她已沿着羊肠小山径爬去。

 一山又一山,一峰又一峰,她仗着溪水及野果维生似乞丐般爬去,二个月之后,她已经爬入云气媳媳的罗浮山。

 罗浮山以云多及变化多端著名,这天下午,她正在爬山,突然踩上一块松石,她立即向下坠去。

 她不由惊呼道:“救命呀!”

 眼看着她便要坠入深崖,就在她飞近一个荒口之际,倏见一段布而出,当场便将她拦上。

 布段向口下方微微一沉,立即被拉入内。

 只见一名发女子徐徐收袖及注视徐荷月。

 不久,她伸手拂去徐荷月额上之发,使轻抚脸部。

 徐荷月呻道:“不要,我要复仇,我不要死…”

 女子一收手,忖道:“又是一位负仇含怨女子,唉!”

 她轻轻一弹,徐荷月便呻的起来。

 疲累的她置身于黑,她不由想起传说中的曹地府,她立即道:“这是地府吗?我要向阎王控告童辉煌。”

 发女子乍听童辉煌,不由一怔!

 立儿徐荷月爬起身,立即趴地叩头道;“枉死鬼徐荷月向阎王控告童辉煌,求您明鉴。”

 发女子立部面现喜

 只见徐荷月仍然趴跪道:“阎王明鉴,童辉煌结籍比武残杀无辜人员,祈阎王立即拘来他的魂魄。”

 发女子倏地格格一笑,接着便格格速笑。

 徐荷月抬头一瞧,不由怔道:“我没死吗?”

 “没错,不过,你将生不如死。”

 “你是谁?”

 “洪秋茹!”

 “洪秋茹?啊!你是红姑?”

 “正是,你既知吾外号,必听过吾之事,你有何话可说?”

 “前辈明示。”

 “你少装糊涂,吾若知道是你,方才使不会救你入。”

 “晚辈愿自行了断。”

 说着,她爬起来便向外行去。

 “站住!那有如此容易之事。”

 徐荷月一止步,立即道:“前辈,先父母已殁,算了吧!”

 “算了!你今年几岁?”

 “十四。”

 “哼!你十四岁,吾便至少痛苦了十四年,这十四年的折磨岂能轻易的算啦!跪下,你给我跪下。”

 徐荷月立即转身下跪。

 红姑又厉笑一阵子,方始道:“海家庄全毁啦?”

 “是的!”

 “谁帮董辉煌的忙?”

 “水若冰。”

 “是他,格格,他们师兄弟斗到童辉煌及徐慕仁这对师兄弟,格格!师道沦丧!师道沦丧啊!格格…”

 徐荷月难过的低下头。

 不久,红姑道:“丫头,你打算如何复仇?”

 “晚辈之亲人全死,不知该如何复仇。”

 “徐家庄也毁啦?”

 “是的!”

 “够狠,童辉煌够狠,我就不如他。”

 一顿,她立即道:“吾瞧你的十指全破,怎会如此?”

 “晚辈的功力已被毁。”

 “狠!够狠!你真是生不如死呀!”

 徐荷月心中一酸,不由低下头。

 红姑却低头沉思着。

 良久之后,红姑道:“丫头,吾助你复仇。”

 “啊!当…当真?”

 “是的!不过,吾有条件。”

 “请说!”

 “你要做吾之替身。”

 “这…请明述!”

 “不必多言,你有选择权吗?”

 “这…好…我答应你。”

 “你发誓!”

 徐荷月爬到口道:“皇天后土共鉴,小女徐荷月今后愿做…红姑之化身,若有违背,愿作天打雷劈。”

 红姑格格一笑,立即掠去。

 只见她挟起徐荷月,使向下掠去。

 风力强劲,徐荷月不由闭眼。

 不久,她的身子一沉,便见红姑放下她道:“宽衣!”

 她朝四周一瞧,立见雾气浓得伸手不见五指,她不由道:“前辈为何要晚辈宽衣,请明示。”

 “吾已在宽衣,你候什么?”

 徐荷月一听见悉索衣声,她亦低头宽衣。

 不久,她那玲珑体已经呈现在红姑的眼前,红姑忖道:“很好,不出五年,她必可成为一代尤物。”

 她立即沉声道:“此地是一个洼谷,谷内长有一株血莲,你只要服下它,再坐功三个月,必可重复功力。”

 “真的?谢谢前辈。”

 “不但如此,你尚可增加二十年的功力。”

 “谢谢前辈!”

 “来吧!”

 红姑立即牵她朝前行去。

 不久,她已被按在泥青之中,她只觉全身麻,她正开口倏闻一阵清香,便见一粒红果送别嘴前。

 她立即张口服下。

 她轻轻一咬,甜汁立即入喉中。

 一股热沿喉而下,她不由全身一热。

 红始按著她的右及下体,她不由啊道:“别如此!”

 “气,吾得助你复功。”

 “当真?”

 “吾非男人.怕什么?”

 “是!是!”

 红果汁入腹之后,腹内立即炙热。

 红姑抚及挑扣下体,徐荷月阵阵难受,却不敢吭声。

 “归元守一!”

 红姑便不停的挑逗着。

 半个时辰之后,徐荷月在内外攻之下,已是汗珠一直溢出,倏听红姑道:“别想,归元守一。”

 徐荷月咬牙提气良久,“气海”终于疼痛。

 “疼了吗?”

 “是!”

 “好现象,继续!”

 立见红姑以泥浆徐荷月的下体,双掌便并贴的按著她的“气海”及徐徐厮磨着了。

 徐荷月立即又痛又酸酥。

 红姑暗笑道:“海棠,你敢抢我的男人;徐慕仁,你敢小视我,你们的宝贝女儿不是任我玩吗?”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徐荷月的“气海”倏的涌出真气,剧疼之下,她不由啊道:“好痛喔!”

 “住口,别气!”

 徐荷月立即咬牙承受着。

 功力越涌越多,它们冲着尚未痊愈的“气海”伤口,徐荷月疼得发抖,可是,复仇之怒火硬挨住疼。

 又足足过了二个时辰,徐荷月的功力方始运转,红姑收掌道:“从现在起,好好运功三个月。”

 徐荷月重复功力,立即欣然运功。

 红姑吁口气,便徐徐离去。

 不久,她已步入一个荒内,却见内有一驰绿水,她一泡入绿水,立即愉快的仰躺着。

 她喃喃自语道:“太完美啦!情仇已,今后又可以快活,红姑呀!红姑!你终于苦出头啦!”

 她愉快的闭目良久,方始欣然睡去。

 ※※※※※※※※※※※※※※※※

 此时的安西城水家庄内,童辉煌正站在榻前“老汉推车”水仙放的扭,乐得叫不已!

 几番发之后,两人方始尽兴收兵。

 “煌哥,妙吧?”

 “妙透了,柔柔,你真好!”

 “煌哥,你对明之行动,可有信心。”

 “不成问题!”

 “小心些!宰了萧风,丐帮便不会再来罗嗦啦!”

 “是呀!”

 两人使愉快的温存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共寐。

 翌上午,童辉煌便又搭车离去,不久,城内“安西客栈”的掌柜已经迅速的步入地下暗道。

 不久.他已经抵达关帝庙后,他疾掠不久,便瞧见二位年青叫化在前方林中张望,他立即招手。

 二位叫化立即上前行礼。

 “童挥煌已经离庄,他备有包袱,可能要远行,速通知。”

 “是!”

 二位叫化迅速离去之后,掌柜便含笑步入暗道,哪知,他一入暗道,便见一把利剑抵住他的心口,他不由大骇。

 “叭叭!”二声,他已被制倒。

 出剑之人是位中年人,立见他声道:“载升,识相些,你的形迹已,保密要紧,快道出主事之人。”

 说着,他已解开掌柜的“哑

 掌柜迅速咬破贮有毒之假齿,便向外一呸。

 “波!”一声,中年人的脸立即被上毒

 他惨叫一声,立即挥剑猛砍。

 载升便惨叫连连!

 客栈之人终于隐的听见地下远处的惨叫声,他们道句不好,立即迅速的进行善后工作了。

 机密文件及账册迅速抛入灶中。

 现银纷纷由六人携带。

 不久,六人已经由另外一条暗道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水家庄之人前往关帝庙后方找寻不久,终于由暗道内找出那两具尸体了。

 不久,他们已将尸体装入麻袋扛回庄中。

 水若冰瞧过尸体,冷峻的道:“大意丧命.哼!”

 “禀庄主,是否要抄客栈?”

 “抄!彻底的抄,另派人向曹汉询问当初是谁介绍买主,吾要在一个时辰内接到答案。”

 “是!”

 不久,三百余人已在城内忙碌着。

 不到一个时辰,下人立即禀报道:“客栈之六人已经走光,而且已经毁去证物,故无法查出可疑之处。”

 “哼!曹汉呢?”

 “曹汉早已搬走。”

 “可恼呀!可恼,通知姑爷小心。”

 “是!”

 二十之后,童辉煌已经进入宜昌,他早已在五天前改由山路前来,不过,他仍然担心被人跟踪。

 他住入客栈,便闭门不出。

 入夜之后,他便由后门离去,不久,他已经来到宜昌银庄之后门,他立即小心的翻墙而入及躲入假山后。

 他便在假山后观察了两个时辰,方始离去。

 宜昌银庄事实上是丐帮宜昌分舵,里面之人皆是丐帮弟子,分舵主当然是银庄的主人萧风。

 萧风早已在七天前接到逐电剑客前来之事,他更知道对方已经在五天前失去了行踪。

 他研判之后,不敢大意的深居简出。

 童辉煌观察三夜之后,立即准备行动。

 第四天晚上,天上下着雨,童辉煌暗喜之余,立即在深夜佩剑潜入银庄后,再慢慢向前移动。

 此时的萧风早已经入寐,童辉煌一潜近他的窗口,倏听一声犬吠,他暗叫不妙,立即破窗而入。

 立见一只彝犬由窗外追入。

 童辉煌一挥剑,便将彝犬砍成两段。

 萧风手持打狗喝道:“汝是何人?”

 童辉煌不吭半句的振剑疾攻。

 “砰砰!”声中,三名叫化已经破门而入。

 他们奋勇疾攻,萧风不由松口气,他边攻边观察不久,立即喝到:“逐电剑客,是你!”

 童辉煌立即全力扑杀。

 三名叫化一栽倒,立即又有六人扑入。

 萧风掠出窗外喝道:“逐电剑客行凶,快!”

 立即又有三十余人掠来。

 此外,另有十二人赴各地搬救兵。

 童辉煌既行踪,不由焦急的扑攻着。

 叫化们却井然有序的守着。

 他们以六人为一组,只要有人倒下,立即有人递补,所以,童辉煌杀不胜杀,不由大急。

 不久,他疾砍二人,使掠向破门。

 哪知,立即有二道掌力将他封住。

 他一退入,六名叫化立即攻来。

 他旋身挥剑,只好继续拚斗。

 没多久,已有三百余人掠来啦!

 童辉煌立即全力扑杀。

 惨叫声中,房内地面已躺着尸体,萧风便在此时和八位中年人联袂掠入房内。

 他们疾然猛攻向董辉煌。

 童辉煌杀得起,立即狂杀着。

 不久,他的右小管及左背分别被砍了一剑,不过,他已经宰掉二人及疾掠出窗外了。

 立即有三十余支飞镖来。

 他翻身疾掠,便掠出二十余丈。

 立见十余支剑向上疾攻而来。

 他翻身挥剑,立听一阵当响。

 他便藉著反震之力向外翻去。

 逐电剑客果真名不虚传,不久,他已经掠出包围圈外,却见另有一百余人面掠过来。

 他一咬牙,立即疾攻而去。

 他道掠强挥剑猛砍,对方亦猛砍。

 现场便是一阵兵刃还击声及惨叫声,逐电剑客又负了三处伤,不过,他至少已经宰掉八人。

 而且,他已经掠出墙外。

 “站住!”吼声之中,两侧又掠来人

 逐电剑客只好掠入民宅,再沿脊掠去。

 迫兵呐喊的迫着。

 逐电剑客拚命的掠着。

 雨势甚大,双方仍紧迫不舍。

 不久,逐电剑客已由林中掠向山上,追兵亦呐喊的追着,逐电剑客的伤口烫疼,鲜血一直冒,可是,他仍然一直掠去。

 终于,他已掠上长江三峡的断崖,追兵不甘的追着。

 双方相距三十余丈,萧风诸人存心耗光逐电创客的鲜血及功力,所以,他们一直呐喊的追去。

 可是,他们又迫出十余里,倏见前方石堆后面疾来细针,事出突然,立即有十二人中针倒地。

 “啊!毒,针上有毒!”

 “咻…”声中,第二波毒针又来。

 接著,六十名黑衣人由石堆后起身,立即连毒针,萧风一个失闪立即中了六针及倒地惨叫。

 那六十人一,除了六人逃掉之外,其余之人皆中针倒地,他们立即拔剑点名的挥砍着。

 三百余个首级使因而被砍光啦!

 不久,二人为童辉煌止血,立即背走他。  m.BAm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