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三 章 淫夫荡妇配成对
 

 “趴!”一声,铁线蛇穿麻帆的布,它一钻进去,金三便凄呼一句:“小帆!”老泪不由为之溢出。

 他太心疼这位舍己为人的孩子呀!

 却听麻帆哎哟一声,金三以为麻帆已被蛇咬,他心生不忍,立即止步及低头以袖拭着泪水。

 却听麻帆朝裆一抓,叫道:“不行啦!”

 金三怔得立即抬头注视着。

 只见麻帆低头张腿,双手正在褪,他不由一怔,

 不久,麻帆已经褪掉内外,却见铁线蛇盘卷着麻帆的“子孙带”蛇口已经含着麻帆的“小头”

 他未曾见过此景,不由一怔!

 却见麻帆正拉扯蛇头,他急忙道:“小帆,别动!”

 麻帆松手道:“老爷子,它…它…”

 “它怎么样?”

 “它…它的舌头动呀!”

 “别慌,气,定神,气,气!”

 麻帆怕得要命,他越气越心呀!

 “小帆,坐下来,坐下来气,试试推球。”

 麻帆只好缓缓坐下。

 “哎哟!”

 “小帆,怎么啦?”

 “它咬我!”

 “咬你?你有否头晕?发冷?”

 “没有!”

 “别怕,气,推球,快!”

 麻帆立即连连气。

 不久,他的功力已经涌出,立见铁线蛇一阵动,麻帆全身一震,慌忙将球送回脐下。

 金三心知有异,立即定神思索着。

 麻帆不运功,铁线蛇便不动,双方便僵持着。

 良久之后,金轮及金彬一掠近,金三立即道:“小心,过来。”

 二小一掠近,使瞧着麻帆。

 他们乍见铁线蛇盘在麻帆的下体,不由骇得发抖,立听金三道:“小帆可能吃过异物,它颇合铁线蛇。”

 立听麻帆叫道:“我吃过地鼠汤。”

 金三道:“地鼠汤?说说看!”

 “我…我以前去找主人…这一段不说啦!我在回来之时看到一只地鼠在草丛里翻来滚去,我便抓它回来。”

 “我添水入锅,原本要烫掉它的,哪知,它却完全不见,我便喝汤。我分雨次把它喝光。”

 金轮及金彬不由听得干呕不已。

 金三问道:“喝下去之后,有何不一样?”

 “我一睡便睡了五天以上,饭菜都臭了哩!”

 “还有什么?”

 “我…一直放!”

 说着,他不由脸红。

 “还有呢?”

 “我跑得很快,我便跑去买米,结果遇到你。”

 金三忖道:“那只地鼠必然吃过灵物。”

 金三立即道:“小帆,你就坐着,别去拉它。”

 “我要一直坐着呀”

 “只好如此啦,轮儿,你们入内歇息。”

 金轮二人立即勿勿入内。

 金三又瞧了一阵子,他一见铁钱蛇一直不动,他立即道:“小帆,它的舌头是不是一直在动。”

 “没有哩!”

 “你别动,吾会设法解决。”

 “拜托,我难过死啦!”

 金三立即入内服下“回丹”运功着。

 半个暗辰之后,金三神清气朗,灵台倏的一闪,他不由忖道:“童,对!”他立即欣然收功。

 不久,他已端来一大碗水到麻帆身前道:“小帆,童可以对付它,你就多喝水,多吧!”

 麻帆立即端碗猛喝水。

 金三一见铁线蛇不动,他立即道:“小帆,吾去取来枕被,你就和它耗下去,你千万别捉它。”

 “好!”

 金三一走,麻帆望蛇道:“老兄,你真会开玩笑,我和你无冤无仇,拜托你赶快走吧!好不好?”

 铁线蛇却仍然闭目不动。

 “老兄,我饲甚多,我送你,你快走吧!”

 哪知,它仍然一动也不动。

 麻帆只好干瞪眼啦!

 不久,金三已经送来枕被,麻帆便小心的仰躺着。

 金三又瞧了一阵子,方始离去。

 麻帆望着明月苦笑道:“哇!我怎会遇上这种事情呢?”

 他胡思想良久,终于被夜风吹入梦乡。

 原来,这条铁线蛇和那只火虫原本是“好友”它是因为嗅到火虫的味道而追来,此时,它正在温润好友的体味哩!

 天亮时分,麻帆被金三的脚步声吵醒,只听金三道:“吾熬了一些汁,你多喝一些汁吧!”

 麻帆道过谢,立即喝得一干二净。

 金三观察不久,方始指点二孙练剑。

 麻帆口气,便推球。

 不久,他的功力滚滚运转着,铁线蛇嗅到更多的火虫的味道,它欣喜的紧紧含着“小小帆”

 麻帆置之不理的运功着。

 一个时辰之后,铁线蛇可能入太多好友的味道,它过意不去的除除吐出自己的一些唾

 麻帆只觉得偶有一些凉气入内,他置之不理的继续运功着。

 他反正已经走不了,使一直运功着。

 晌午时分,金三送来汁,他一见麻帆正在运功,铁线蛇一动也不动,他观察一阵子,方始悄悄的离去。

 麻帆足足运功三天,铁线蛇不知不觉的吐了三天的唾,这天中午,麻帆一收功,铁线蛇不由一阵动。

 麻帆吓得立即又“推球”

 铁线蛇亦再度吐出唾

 麻帆经过这一吓,立即不停的运功。

 那些唾乃是铁线蛇之华,麻帆收炼化它们,好似注入“高单位”之“综合营养剂”所以,他根本不饿。

 复一,一晃又过了一个月,麻帆仍在运功,铁线蛇的华过度耗损,它的蛇皮已经转为灰色。

 可是,它“痴情”的一直吐出唾

 金三每观察数遍,如今,他已经笑啦!

 因为,他明白铁线蛇的华已快被麻帆收光啦!

 他安心的调教二孙。

 又过了一个月,铁线蛇通体泛白,这天晚上,它一松口,使垂在一旁气,麻帆急忙收功注视着。

 他一见蛇口离身,立即抓着它及向外扯去。

 不久,他已经将蛇尾扯离身,他立即喊道:“老爷子,蛇走了,老爷子,轮哥!彬哥!你们起快来呀!”

 金三率先掠来,不由大喜。

 他捉住蛇首及蛇尾,立即道:“太好啦!”

 金轮二人掠来一瞧,不由大喜。

 麻帆松口气道:“吓死我啦!”

 金三见麻帆光股,立即道:“小帆,快着装。”

 麻帆立即脸红的穿上破

 金轮问道:“爷爷,它没死哩!”

 “差不多啦!吾来善后,小帆,你好好把全身洗干净,事后再以那些水给一只喝,看它有没有死。”

 “为什么?”

 ”此蛇很毒,吾担心你中毒。”

 “我…我该怎么办?”

 “别怕,轮儿,彬儿,你们分别帮小帆打水及取衣,小帆,你就在此地好好洗净全身。吾去啦!”

 说着,他已掠向远去。

 不久,他在草原劈个,便以利刃将蛇砍成六段及埋入内。

 妥之后,他小心的以土拭抹过双手及绿草,他一直确定没有沾毒,方始埋匕及松口气的掠回木屋。

 立见麻帆正在大洗特洗着。

 金三在枕被附近劈个,使挥入枕被。

 麻帆一浴毕,金三便将木桶及旧衣也埋入内。

 立见金轮捉来一只,金三便让口沾上地上之水。

 良久之后,他一见儿安好,他不由松口气道:“行啦!”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仍然埋下那只

 “小帆,没事啦!”

 “谢谢老爷子。”

 “别如此说,你身让蛇咬之景,吾记忆犹新!”

 “当时,我真的急啦!”

 “这叫做善有善报,用膳吧。”

 “好!”

 四人立即入厅用膳。

 麻帆大吃一顿,不由大乐。

 膳后,金三带三小入院内道:“小帆此次之事,充分显出武者风范,轮儿,你们得永远记住这件事!”

 “是!”

 “小帆,据吾研判,那只地鼠一定吃了某种灵物才会撑死,而这灵物颇合此蛇,它才会追上你。”

 “你推球之时,那条蛇被你体内的那种灵物得吐出华,所以,它才会不知不觉的耗弱至如此。”

 “真的呀?”

 “你以前可以掠上五丈高吧?”

 “是的。”

 “你如今至少可以多掠高二丈,试试看吧。”

 麻帆一气,使向上掠去。

 “咻!”一登,他已掠出十五、六丈,金三不由大喜,金轮及金彬侧目瞪口呆的啊了一声,便合不上嘴。

 阿帆向下一看,叫道:“多高呀?”

 “呵呵,十五丈以上,下来吧。”

 麻帆一翻身,使掠落地面。

 “老爷子,我真的掠高十五丈呀?”

 “不错,恭喜你!”

 “怎会如此呢?有够奇怪!”

 “呵呵,这条铁线蛇至少已经修炼了五百年,它一定吃过不少的灵物,如今,它完全送给你啦!呵呵…”

 “老爷子,真的吗?”

 “真的!你好好的练武,今后,你可能会似它般得起掌风,呵呵,太好啦,实在太好啦!呵呵!”

 他便笑呵呵的返房歇息。

 金轮道:“小帆,恭喜你啦!”

 “谢谢轮哥。”

 金彬道:“小帆,你一定会很快就超过我们。”

 “不可能啦!”

 他们聊了一降子,方始各自返房歇息。

 翌上午,他们用过膳,立即将剩饭送人篷及洒下米粒,立听金轮道:“好多的,该有一百只吧?”

 麻帆道:“是呀,它们长得真快哩。”

 金彬叫道:“那只母又孵出十二只小哩!”

 三位小帅哥便津津有味的瞧着小

 倏听金三道:“该练剑啦!”

 麻帆三人立即欣然掠去。

 金三各别指点金轮及金彬之后,他们便去练剑。

 金三含笑道:“小帆,先打一趟掌法吧。”

 “好呀!”

 麻帆气立椿,立即施展掌法,金三注视地面不久,使瞧见草石皆碎,他不由暗喜道:“行啦!吾成功啦!”

 麻帆收招道:“老爷子,请指点。”

 “呵呵,行啦!练剑吧!”

 麻帆立即去取来木剑施展着。

 幻剑一共有三十六招,麻帆只练了三招,他施展之后,金三立即指点第四招了!

 麻帆不但功力增,智慧也增加不少,他的悟性大增之下,练起剑来,因而更加得心应手啦!

 日子飞逝,一晃又是中秋节,这天一大早,金武夫妇及金文夫妇便各带女儿及水果、脯和米前来。

 金轮及金彬欣然上前行礼。

 不久,他们联袂入内向金三行礼。

 “呵阿,很好,你们要来陪吾过节吗?”

 “是的。”

 “呵呵,小帆,快见过轮儿及彬儿之娘。”

 麻帆立即行礼道:“二位大婶好。”

 二位美妇笑嘻嘻的道:“免礼!”

 金燕及金琴立即提梨入厨清洗削皮。

 不久,他们已经在四年前搭成的大厅内就座。立见金琴二人笑嘻嘻的端入削妥的大梨,众人立即取用。

 麻帆首次吃梨,不由大口啃着。

 他一连吃了三个大梨,方始收手。

 立见金燕道:“妹,我赢了!”

 金琴只好伸出右掌。

 金燕便笑嘻嘻的在她的手心轻打一下。

 麻帆怔道:“怎么同事?”

 金企燕大方的道:“我猜你会吃三个梨,妹猜一个,我赢啦!”

 “我若吃四个呢?”

 “没有输赢。”

 “好,我再吃一个。”

 “不行!不行!”

 “哈哈,我逗你的啦!”

 “讨厌!你坏!”

 大人们个由瞧得眉开眼笑。

 不久,金三道:“燕儿,琴儿,你们的剑招练了吧?”

 “是的!”

 “好,小帆,你和她们玩玩。”

 “好呀!”

 麻帆掠去捧来三把木剑,三人使各持一把。

 金轮道:“妹,小心喔!”

 金彬亦道:“妹,加油!”

 二女立即含笑点头。

 她们已经练剑八年,所以,她们信心十足哩!

 金三呵呵笑道:“燕儿,你们先攻。”

 二女立即喝句:“看招!”及攻去。

 麻帆应句:“小心啦!”立即攻去。

 不出六招,只听“叭叭”二声,二女的木剑已被磕飞,她们啊了一声,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着半空中的剑。

 金轮二人立即各接一剑。

 金三笑道:“你们攻吧!”

 “是!”

 金轮二人立即全力进攻。

 他们已经和麻帆拆招一个多月,他们天天吃败仗,今当着双亲的面前,当然不希望输得太难看。

 麻帆方才看见二女的表情,他甚为不好意思,所以,他此时不敢太用力的进攻,三人便打成一团。

 金三含笑道:“你们很惊讶吧?”

 金武点头道:“真是奇才!”

 “他尚有所保留哩!”

 “孩儿看得出来,爹可以携他返堡了吧?”

 “他可能不肯走哩,堡内没事吧?”

 “没事,不过,金矿已经在前年掘出主矿,所获之金块已批售给各地的银庄,目前正在开发中。”

 “很好!”

 “桃源山已经开发完成,目前已住进二万人。”

 “很好!三义尚在吧?”

 “他们已经明白咱们并无异心,因而决定留下。”

 “很好,他们可以自立更生吧!”

 “可以,他们更有余粮济助贫民。”

 “很好,尚可以容纳多少人?”

 “五万人左右,不过,得再投入资金哩!”

 “金矿尚有多少?”

 “剩三分之二,这批收入可以捐注桃源山。”

 “好,吩咐三义注意考核人员。”

 “是!”

 倏听“叭叭”二声,金轮二人之木剑已被磕飞,他们撑了如此久,立即欣然掠空各接住一把木剑。

 金三阿呵笑道:“燕儿,琴儿,你们刮目相看吧!”

 “是的!”

 “你们练得不错,好好加把劲吧!”

 “是!”

 “小帆,陪他们出去走走吧!”

 五位少年男女使欣然离去。

 金武问道:“爹,孩儿可否请示一件事?”

 “说吧。”

 “可否将燕儿及琴儿许配给小帆?”

 “呵呵,你们怎会有此念头?”

 “此举可挽留人才。”

 “很好,二位贤媳意下如何?”

 二妇立即欣然点头。

 金三含笑道:“好,此事就此决定。”

 “谢谢爹。”

 “此子迭逢奇缘,你们听着。”

 金三立即叙述麻帆巧喝地鼠汤及运功二个多月收铁线蛇之事,金武四人不由神色连变。

 金三道:“此子拼死蛇,足见其心之善良,吾打算后让他领导桃源山,你们不会反对吧?”

 四人立即点头。

 “可有逐电剑客之消息?”

 “有,他在去年中秋赴西湖挑战追风剑客,他先击败追风剑客,后来被追风剑客夫妇联手砍伤,不过,追风剑客也负重伤。”

 金三皱眉道:“会有此事?情这个字真会害人哩!”

 “爹,逐电剑客住在安西城。”

 “唔,他和水若冰在一起啦?”

 “是的,孩儿研判水若冰另有居心,已经派人买下安西城一家客栈监视他们,请爹别为此事担心。”

 “很好,逐电剑剑客必会再度寻仇,密切注意。”

 “是!”

 “没人劫金吧?”

 “没有,丐帮一直出面护送金块。”

 “赠礼了吧?”

 “已经赠一万两黄金。”

 “很好。”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看见麻帆五人边叙边入门,金三愉快的道:“好美的一幅画,太好啦!”

 金武四人会意的一笑。

 个久,二位下—人已备好丰盛的佳肴,麻帆五人便欣然入座。

 他们十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他们便各自返房歇息。

 一个时辰之后,金轮及金彬再度合攻麻帆,金琴及金燕别在旁注视着麻帆的招式。

 同样的招式在麻帆的身上出现竞有如此大的威力,二女越见越羡慕,使越想上前领教

 不久,金轮二人的木剑一被磕飞,她们使接剑合攻。

 麻帆便收力缓攻着。

 二女放手抢攻三遍之后,方始收剑飘退。

 立见金武自爱女手中取剑道:“小帆,来!”

 “谢谢大叔,看招!”

 麻帆立即闪身出招。

 金武便从容拆招。

 麻帆接连进攻半个时辰,他一见一直胜不了,使全力抢攻,金武陡生压力,立即全力的拆招。

 他钻研幻剑法三十余年,期间又会过不少的高手,所以,他以丰富的经验拆解着他谙之招式。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方始含笑飘退道:“小帆,不错。”

 “大叔太捧啦!我一直嗑不到你的剑哩!”

 “小帆,慢慢来,我已练剑三十余年呀!”

 “是!”

 金三呵呵笑道:“小帆,你带他们出去玩。”

 “是!”

 五个少年男女便欣然掠去。

 不久,他们又掠上天山,只见金轮指着去年发现铁线蛇之处,道:“小帆,你还记得那件事吧?”

 “记得,我险些被吓死啦!”

 金燕问道:“什么事呀?”

 麻帆忙道:“去年中秋夜,我们和老爷子一起来此赏月,突然有一条铁线蛇由那儿出现,它又黑又细长。”

 女人怕蛇,金燕忙道:“别形容啦,然后呢?”

 “老爷子就劈掌啦,那知它不怕掌力,而且越劈得越快,根本没有落地,它一度弓身弹,就是这样子。”

 说着,他抬手曲臂并五指比出铁线蛇之啄状。

 金琴忙道:“小帆,别比啦!然后呢?”

 麻帆收手道:“老爷子一见奈何不了它,便叫我回去捉,打算它入腹,因为,它喜欢吃内脏哩!”

 金燕急问道:“然后呢?”

 金轮道:“小帆一走,爷爷就叫我们先走,他打算蛇上山,可是,蛇却一面沿草尖弹,而且闪电般弹。”

 二女急得急忙望向脚下。

 金彬又道:“我来说,我们两人被蛇一直追,爷爷边追边劈,可是,它反而飞而去,终于,它追到我们的背后啦!”

 金琴尖叫道:“救命呀!”

 麻帆握着她的手道:“别怕,彬哥他们还活着呀!”

 “啊,吓死我啦!”

 她一见麻帆握着她的手,她突然脸红的手。

 麻帆却不在意的道:“彬哥,后来呢?”

 金彬道:“它只是擦肩而过呀!”

 金轮抢道:“爷爷吩咐我们缓身,他便一直追去,一直劈去,等到我们到达之时,蛇儿巳经…小帆,你说吧!”

 麻帆接道:“我抱掠出大门,正好看见老爷子追蛇而来,我看老爷子面大汗,我便张臂任由蛇咬咬。”

 说着,他已平伸双臂。

 金琴叫道:“你好傻。”

 “不!爷爷也奈何不了它,我不能再拖累大家呀!”

 “你…你…”

 金燕道:“它咬上你啦?”

 麻帆道:“对!它…”

 金轮忙道:“小帆,你别比,我来说,那条蛇就盘在小帆的肚子下,而且盘了二个月又四天,实在吓死人啦!”

 金琴道:“什么?它…它盘了二个多月呀?”

 麻帆道:“有这么多吗?”

 金轮道:“有,你只是一直运功,所以,你自己不知道,我每天练剑之前,使看你一眼,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金燕道:“小帆,它怎会盘上你的肚子下呢?它如何盘呢?”

 金输忙道:“妹!你别问。”

 “我…是…”

 麻帆叫道:“没关系啦!我一张臂,它就直接穿破我的外及内,然后就直接盘上…不对,我不说啦!”

 二女恍然大悟的为之脸红低头。

 倏听:“它怎会盘上你的下体呢?”

 五人不由怔了一下,因为,他们皆没有说话呀!

 麻帆循声一瞧,便瞧见一位矮小老人持拐杖站在前山山顶下方,他们因为一直面对山后,所以不知来了此人。

 麻帆忙道:“老爷子,你在问我吗?”

 “不错,说!”

 “你的话好冰冷,不好听。”

 “哼!你说不说?”

 “我…”

 立听金轮颤声道:“小…小帆,你…快…快说!”

 “轮哥,你怎么结巴啦?”

 “小…小帆…你…你…你…快说!”

 说话之问,他们已经躲到麻帆的身后。

 麻帆道:“好,我说,我一伸臂,它便直接而入,我根本不知道原因,因为我只想死。”

 老者一拄拐,身子使似风般弹飞而上。

 麻帆一见他飞来,立即道:“老爷子,你好厉害。”

 老者落在麻帆身前,便探掌抓来。

 麻帆闪身道:“你想干什么?”

 老者嘿嘿一笑,仍然探掌捉来。

 麻帆仍然闪身道:“好,咱们来玩玩!”

 老者以拐撑身,左臂直,只是旋转手掌抓向麻帆的右肩,麻帆使施展幻身法的躲着。

 两人便在三尺见方内追捉不已。

 金轮四人则骇然躲到远处。

 不久,老者止身道:“娃儿,金三是你何人?”

 “我不知道!”

 金轮忙道:“他是…家祖…小帆…”

 老者冷哼道:“无种,吾不屑和你交谈。”

 金轮立即低下头。

 麻帆道:“你别吼我的轮哥。”

 “娃儿,你是谁?”

 “麻帆,风帆的帆,不是烦恼的烦。”

 “麻帆,你是麻城的人?”

 “不知道!”

 “娃儿,你敢不答。”

 “老爷子,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小便没人要,我是被主人由路旁捡回来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说着,他难过的低下头。

 老者神色一缓道:“谁捡你回来的。”

 “我不知道,他没说,我也不敢问!”

 “他目前在何处?”

 “不知道,主人已经离开四年余,一直都没有回来。”

 “那条蛇呢?”

 “砍死,埋掉啦!”

 “砍死?你砍得死铁线蛇吗?胡说!”

 “真的啦!轮哥,你说!”

 金轮望向老者,却不敢说。

 老者冷冷的道:“说!”

 金轮低头道:“它的华被小帆光,肤由黑转灰再转白,它一松口,家祖立即砍死它及埋掉。”

 “够啦!你们走吧!”

 金轮四人立即匆匆掠去。

 麻帆正离去,老者已经喝道:“麻帆!”

 麻帆止步道;“老爷子有何吩咐?”

 “你别动,吾要探你的经脉。”

 “你不会害我吧!”

 “吾岂会加害后生小辈。”

 麻帆立即张臂道:“好吧!”

 老者一飘近,立即按上麻帆的“气海”立见他的双眉一扬忖道:“好小子,果真了铁线蛇的华啦!”

 他立即拐入地,左右开弓的按着麻帆的全身道。

 麻帆道:“别搔嘛!”

 “住口,别动。”

 麻帆只好瞧着老者。

 老者摸遍麻帆的道之后,突然制住他的“麻”及褪下外,麻帆立即叫道:“哇!你咬干什么?”

 老者屈指一弹,便制住麻帆的“哑

 麻帆有口难言,不由大急。

 老者刚褪下麻帆的内,便双目一亮。

 麻帆一急,立即冲开道,他探掌一劈,立即劈得老者向后滚去,他二话不说明立即弯身拉起内外

 “刷!”一声,老者已来拐杖。

 麻帆顺手捉住拐杖,便拉着子掠向后山。

 他担心连累大家,所以,他掠向后山。

 老者一起身,怒极反笑的忖道:“好机伶的娃儿!”

 他立即弹身追去。

 麻帆边掠边穿,不久,他已经被追近,他立即喊道:“你别来,否则,我就把你的拐杖抛掉。”

 “嘿嘿!抛呀!吾才不稀罕哩!”

 而麻帆立即用力抛出拐杖。

 老者啊了一声,便弹身追向拐杖。

 麻帆止步道:“你追吧!我走啦!”

 “小子,你若敢走,吾就宰了金三全家。”

 “金三是谁?”

 “方才那四个娃儿之祖。”

 “哈哈!你别唬我,你不是老爷子之对手啦!”

 说着,他已经掠向山上。

 “小子,你别后悔。”

 “哈哈!我的字典内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啦!”

 说着,他已掠过山顶及掠下前山。

 他沿途飞掠不久,便追上金轮四人,他立即喊道:“轮哥,我来啦!”

 四小立即欣然止步。

 麻帆掠道:“快走,矮老鬼快追来啦!”

 四小立即紧张的离去。

 我们刚掠近木屋,麻帆便见老者已经飞掠而来.他立即止步喊道:“你们快走,我来对付他。”

 金轮四人立即慌然而去。

 麻帆止步转身道:“你想怎样?”

 老者嘿嘿一笑,止步道:“你猜呢?”

 “我打你一掌,你想打我一掌,对不对?”

 “如此便宜吗?”

 “你别忘了你我的榫子。”

 “嘿嘿!你丢吾宾杖哩!”

 “扯平,如何?”

 “好,你揍我一掌吧!”

 “你不怕吗?”

 立即见他左手一挥,他的右前方已经“轰!”一声,地面一阵颤动之后,已经出现一个五尺径圆的大坑。

 “哇!厉害,你要如此扁我吗?”

 “怕不怕?”

 “可是,我方才没有如此用力扁你呀!”

 “嘿嘿!老夫已有四十年未让别人沾上身,你方才居然敢如此无礼,吾一定要将你劈成粉身碎骨。”

 立听:“朱老请息怒。”

 立见金三快步行来,其余之人则站在大门外。”

 老者沉容道:“站住!”

 金三止步道:“朱老别和后生晚辈计较。”

 “住口,他劈吾一掌,这笔账该如何算?”

 金三陪笑道:“就让他向你叩头赔罪吧!”

 “不行,吾要劈碎他。”

 “朱老何必如此和后生晚辈计较呢?”

 “金三,你替他出面吗?”

 “不敢,请朱老海涵。”

 “少罗嗦!”

 “朱老。”

 “退下,否则,吾必毁金家堡。”

 金三立即一阵犹豫。

 麻帆前道:“你劈吧!”

 “晚嘿!你当真不怕?”

 “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担,你别吓别人,出手吧!”

 说着,他已止步瞪向老者。

 老者徐拾左掌,喝道:“看掌!”

 声若焦雷,震得地面之草立即溅摇不已。

 麻帆却瞪目不动。

 老者一收掌,使转身飘去。

 麻帆问道:“喂!你为何不出掌?”

 老者边掠边道:“娃儿,下不为例!”

 麻帆道:“你是好人,对不对?”

 “好人,吾是好人?哈哈哈…”

 笑声贯播四野,他知已经飞掠而去。

 立见金三掠来道:“小帆,先入内再说吧!”

 麻帆便跟着掠入。

 不久,他们已经入厅,立见金三吁口气道:“怎么同事?”

 金轮四人立即低下头。

 麻帆立即道出老者现身之经过。

 金三道:“你们没有错,只是错在凑巧,去年中秋遇蛇,今年中秋遇上蛇王,看来你们别去天山啦!”

 麻帆怔道:“他是蛇王?”

 “不错!”

 “他又老又矮,他会是蛇王?不可能吧?”

 “他正是纵横天下的蛇王,他一生嗜蛇,个性也象蛇,他喜怒不定,武功高强又善施毒,可谓人人皆泊哩!”

 “老爷子,他会不会害你们?”

 “不会,他一向守诺言,不过,他可能会来找你,你别得罪他。”

 “我不是故意要得罪他呀!他叫我别动,他先把我得不能动又不能叫,然后又摸我的全身又我的子。”

 “我急得扁他一下,便提跑向后山,他扔拐过来,我捉住拐,他一直追,我扔出拐,他才去追拐呀!”

 金三点头道:“你没有错,不过,他的个性不好明白,所以,你以后和他见面,你得仔细注意他的反应。”

 “好!”

 “没事啦!洗个准备用膳吧!”

 麻帆立即欣然入内。

 金武向金三低声道:“爹,怎么办?”

 “唉!吾也不知该如何对付蛇王哩!”

 “爹,为了大局,必要时,咱们得放弃小帆。”

 “唉!只好如此啦!”

 “那亲事呢?”

 “暂时搁下吧!”

 二人只好默默入内。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经在院中用膳,明月刚刚升起,麻帆便欣喜的用膳及欣赏着明月。

 金三诸人各怀心事,只能强颜相陪。

 膳后,下人送来大梨及点心,麻帆朝金燕道:“你猜,我这次会吃多少粒梨?琴姐,你也猜吧!”

 金燕含笑道:“三个。”

 金琴笑道:“我仍猜一个。”

 麻帆笑道:“我要吃两个。”

 金三心生不忍的笑道:“小帆,多吃几个吧!”

 “你们呢?”

 “我们一返家,便随时可以吃梨,你吃吧!”

 “返家?你们要走啦!”

 “不!不!吾仍然留下来.轮儿他们回去。”

 “我…我…”

 麻帆依依不舍,却又不能跟去,他不由低下头。

 金轮道:“爷爷,我不走。”

 金彬道:“爷爷,我要留下来。”

 金三摇头道:“不行,你们出来太久,你们得回去学学东西。”

 金轮二人低下头。

 麻帆道:“老爷子,我以后可否去找你们?”

 金三点头道:“可以,之至!”

 “好,只要主人一回来.我一定会去找你们。”

 “他万一不回来呢?”

 “不会,即使如此,主人当年说过一句话,只要我二十岁,或者他死了,我便可以离开此地。”

 “他甚久未返,会不行发生意外啦?”

 “不会!”

 “为什么?”

 “我觉得他一直在练剑。”

 “你觉得?你为何有此感觉?”

 “我不明白,我只是有此感觉而已。”

 “这…他若死在外头,你使要等到二十岁吗?”

 “是的!”

 “好,我们会等你.你只要到开封,便可以从任何人明口中获悉金家堡所在之处,所以,你不必有所担心。”

 “是!”

 金三拿起梨道;“小帆,吾猜你会吃六个梨,对不对?”

 “好,我就吃六个梨。”

 “呵呵!六六大顺,大家一起吃吧!”

 众人便纷纷取梨而食。

 麻帆连吃六梨,便捂腹这:“过瘾!真好吃。”

 金三道:“小帆,你爱月吗?”

 “不太爱。”

 “为什么?”

 “因为,主人以前最讨厌圆月,我就不爱月。”

 金三当然明白逐电剑客在中秋夜比武落败而恨月,所以,他立即问道:“小帆.你听主人的话哩!”

 “是的,他若没拾我,我早就死了!”

 “对,人不能忘本,不过,他若做坏事,而且也叫你帮忙,怎么办?”

 “会吗?不会吧!”

 “吾只是假设而已。”

 “若是如此,我会和主人谈谈,他若不听,我就走。”

 “对!人必须分辨是非。”

 “老爷子为何问这个呢?你是不是听到此人做坏事啦?”

 “不是,世事变化不定,吾只是猜测而已!”

 “我觉得主人好似心情不佳哩!”

 “你真的感觉出来?”

 “是的!”

 “你能感觉吾之思想吗?”

 “我觉得你的心很,不似以前之愉快。”

 “有吗?你如何感觉出来?”

 “我说不出来,我只是觉得怪怪的!”

 金轮口问道:“我呢?”

 “轮哥想哭,对不对?”

 金轮鼻头一酸,道句:“不对!”立即掠向远处。

 麻帆喊道:“轮哥,别这样子。”

 金轮一止步,泪水已经溢出。

 他心酸的立即掠出大门外。

 金彬更是低头拭泪。

 金三心中狂跳,一时难受不已!

 金武之道:“爹,让轮儿他们留下吧!”

 金三摇头道:“迟早也是要分离,别心软。”

 金彬哇了一声,边哭边掠出大门外。

 麻帆气定住心神道:“老爷子,你对,你做得对。”

 金三点头道:“小帆,你才是男子汉。”

 麻帆摇头道:“我不想做男子汉,我只想主人早些返回。”

 说着,他已默默望向天空。  m.bA m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