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兽之我是阿克蒙德 下章
第三百六十五章 师徒之战
  蹲在地上捡起半块人的头骨,我缓缓抬起头,入眼的是遍地的尸骸。(小说手打小说)虽然大风大我见得多了,但是亲眼见到这一切的时候,胃里还是免不了一阵翻江倒海。

 西瘟疫之地,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这片已经死亡了的土地,再没有从前的生机,留下的只有恐怖与死亡。

 闭上眼睛,从前和阿尔赛斯、拉法尔、吉安娜一起在这片大地上游历时候的情景历历在目,曾几何时,连这片保留着我们记忆的土地也变成了这个样子。

 “大哥,快来看这边!”拉法尔跑过来。

 “又是死人吗?”我问道。

 “不是…不,也是…”拉法尔有些支吾,“你过来看就知道了。”

 听她这样说,我跟着走了过去。

 被鲜血染红的十字架上,一个平民被死死地钉在上面,下半shen从部向下都不见了,内脏肠子一在外面。双眼、耳朵、嘴里全都是已经干涸的血,足见其受过怎样非人的对待。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从他仍然有着上下伏动的脯可以看出,这个平民竟然还活着,他就是这么被活生生折磨成这个样子的!

 “真是…”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到了这个样子,什么治疗术都没有用了,对他最好的结局只有一死。

 “作孽啊!”跟着走来的乌瑟尔一脸的悲愤。

 “你来还是我来?”我把佩剑拔出来问道。

 “你来吧。”乌瑟尔沉重地背过身去。

 “还是我来吧!”莉莉丝那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后一个火球从天而降,把那个平民与十字架瞬间烧成灰烬。

 “喂,还有吗?死老头!”莉莉丝一脸意犹未尽地站在我面前。

 不得不承认,在莉莉丝出手的那一刻,我有一种解的感觉,真的要我动手,我也没法轻易做到。

 基修跪坐在地上,双手合十轻轻地默念着什么。

 “在做什么?”我问道。

 “是爱仑姐姐教给我的。”基修回答道,“她说这样做,死去的人就可以上天堂见到上帝。”

 天堂?上帝?并不是什么陌生的词语,但是却已经快要被我们忘记了。是我们对生生死死见得太多了?还是因为我们在这混乱的年代已经变得麻木了?

 “什么神?什么上帝?早就已经死了。”阿蒙在我身后轻蔑地说道。

 没错,神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还存在。

 “在来到这里之前。”乌瑟尔缓缓地说道,“我早就已经做好了所有最坏的打算,白银之手,我一定要让它重新回来!”

 血修道院里,一队队血十字军战士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巡逻。平心而论,现在人类中像这样精锐整齐的部队已经不多了,确切地说,如果把整个世界所有人类军团的实力作个比较,血十字军的军力毫无疑问是最强大的。可惜,这样的军力无法成为大陆和平的助力。

 漆黑的夜晚好像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随时都可能将这片大地撕成碎片。

 坐在礼拜堂里的阿基拉突然接到了报告,说是附近的村子发生了动,他没有在意,随便派出一支分队去处理了。但是马上,又一个报告传来,说是在野外发现在不死族的踪迹,他也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然而,一次又一次,各种报告接踵而至,连阿基拉都发觉不大对劲。直到最后,他打算亲自看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院子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不,有一个人,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一张脸愤怒却又万般无奈的面孔。

 “乌瑟尔…大人?”阿基拉喃喃道。

 乌瑟尔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他。

 “师父!太好了你还活着,之前发生那样的事,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呢!”阿基拉立刻热情地上去,“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学生真的好想你啊!”

 乌瑟尔后退半步,闪过了他的拥抱,用冷冷的声音说道:“看到你活得好好的我也很高兴,不过在此之前我要问你,他们哪里去了?”

 “他们命不好,都已经死了。”阿基拉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悲伤,“先不管这个,师父,我终于做到了,我现在建立起人类最强的骑士团了——我的血十字军!”

 “你想说的只有这些?”乌瑟尔冷冷道。

 “不,还有,现在我的土地上没有人敢反对血十字军,我们是这里的主人,任何人也不可能与我们作对,就连燃烧军团和天灾军团在我们手上都吃了败仗,我们强大了,再也不怕别人来欺负我们了!我们才是这片大陆的主宰!”

 “主宰吗?”乌瑟尔缓缓抬起头来,“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有什么不对的吗?”阿基拉奇怪道。

 “我明白了,那么在此之前…”乌瑟尔猛地挥起圣锤指向阿基拉,“我要好好地给你上一堂课!”

 “老师,你这是要与我作战吗?”阿基拉一扫刚刚那和善的表情,眼神变得如同看见猎物的野兽一样。

 “没错!出手吧!”

 “果然,”阿基拉轻笑一下别了别嘴,“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没有穿着我们的军服就进来了,原本还打算让你当个名誉团长之类的,这是你自找的!”

 “军服?”乌瑟尔看向阿基拉军服前上的血十字,“对于你来说,这个红色的血十字比什么都重要吗?”

 “乌瑟尔老师竟然会这样说,你果然是假冒的!”阿基拉眼神渐渐变得扭曲,“受死吧!”

 “我现在就要清理门户!”乌瑟尔挥起圣锤冲了过来。

 “铛!”一声沉重的巨响,阿基拉的骑士剑与乌瑟尔的圣锤相撞在一起,起点点的火花。

 “哈哈,冒牌货这么容易就出马脚了,真正的乌瑟尔老师才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挡下来呢!”阿基拉叫嚣着。

 “小子!不要小看我!”乌瑟尔抡起重锤,在空中划过一道白线,如山一般着阿基拉砸来。

 “同样的攻击以为会有效吗?”阿基拉挥一挡。

 “砰!”完全不同于刚刚的攻击,含了阵阵的杀气,没有谁会怀疑,乌瑟尔这一锤是真正想要杀了阿基拉。

 阿基拉倒退几步,一脸的扭曲,双手挥起骑士剑,夹着强大的剑风劈向乌瑟尔。

 久经沙场的乌瑟尔当然不会被这种小把戏击中,圣锤顺势一横,把骑士剑的攻击完全封杀住了。

 …

 坐在屋顶上,莉莉丝和基修百无聊赖地看着师徒两人的大战。

 “死老头脑子在想什么?像这样的家伙我一手指就能解决!”莉莉丝嘟呶着,“干嘛费尽心机把那些士兵骗走啊?”

 “不要这样说爸爸啊,”基修嚷道,“爸爸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的。”

 “废话,这我还不知道,不就是为了让那个怪黎叔自己解决吗?”莉莉丝冷哼一声,“真是没事找事,管他去死啊?”

 “莉莉丝没有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吗?”基修问道。

 “没有,那又怎么样?”莉莉丝反问。

 “所以你是不会明白的!”基修出很有城府的样子。

 “臭小子,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房!”莉莉丝不地抱住基修的头扭来扭去。  m.BAmxS.Com
上章 魔兽之我是阿克蒙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