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兽之我是阿克蒙德 下章
第二十三章 恐惧魔王的内讧
  在大陆的某个角落里,恐惧魔王们正争论不休。(小说手打小说)

 “听说你一个叫作克尔苏加德的手下已经被人干掉了,马尔甘尼斯。”阿尼瑟隆嘲笑道。

 “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马尔甘尼斯不以为然道“那只不过是巫妖王手下的一条狗,是随时都可以放弃的棋子。”

 “呵呵,你还真是大方啊。可是洛丹伦那边怎么办?我不记得你在那边还有别的手下。”孟菲斯特罗斯也不怀好意“你要知道,如果耽误了我们的计划…”

 “既然你这么着急,怎么自己不去?”马尔甘尼斯反相讥。

 “这是你的任务嘛,我怎么好意思抢你的生意?”孟菲斯特罗斯说道。

 “然后你们就可以坐享其成,是不是?”

 “你是不是把我也算进去了?”阿尼瑟隆嘴道。

 “你说呢?”马尔甘尼斯反问道“莫非你作贼心虚?”

 “想打架吗?”阿尼瑟隆站了起来。

 “和我们两个人作对你没有胜算的。”孟菲斯特罗斯也摆好了战斗架势。

 “不试试怎么知道?”马尔甘尼斯毫不示弱。

 就在三个恐惧魔王已经剑拔弩张的时候,一旁的提托迪奥斯大喝一声:“够了!你们还嫌脸丢的不够吗?”

 三个恐惧魔王立刻收起架势,但还是怒目相视。

 “你们是不是还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主人已经不知第几次下令让我们加快行动了,你们还给我窝里斗,你们是不是想要主人来到这里之后先拿你们祭旗啊?”提托迪奥斯继续吼道。

 三人也不再言语了。

 提托迪奥斯转向马尔甘尼斯:“这次是你的手下把事情办砸了,他剩下的任务就由你亲自去完成吧。”

 “是!”马尔甘尼斯说着走了出去。

 看到他离开,阿尼瑟隆和孟菲斯特罗斯凑到提托迪奥斯跟前:“头儿,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把他干掉?”

 “对啊,您不是一直就很讨厌他了吗?”

 “你们和他单打独斗胜算有几成?”提托迪奥斯反问他们。

 “大概…呃…”两人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一成也没有吧?”提托迪奥斯一点儿也不留面子地说道“即使我们真的勉强合力把他杀了,到时候我们也已经元气大伤。主人来的时候怎么代?”

 “可是…也不能就让他这么嚣张地走掉啊…”阿尼瑟隆还是不甘心。

 “所以我才让他去做这个任务…”

 “您的意思是…”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们真的认为那个原来是兽人祭师的老鬼会老老实实地听从我们的吩咐吗?”

 “您是说…巫妖王?”

 “我想…他已经想好怎么替我们收拾那个讨厌的家伙了。”提托迪奥斯一阵笑。

 克尔苏加德被干掉已经是两天前的事了,为了保险起见,他的骨灰暂时交给了吉安娜保管。为什么是骨灰呢?这只能怪他自己不好,雷吉雅说一点儿碎也不能留下,而拉法尔又对那些看了就想吐的血大感反味,再加上我和阿尔赛斯为了兄弟情义(其实是为了寻求心理平衡)坚决要与拉法尔同进同退,又实在不好意思让吉安娜一个人收拾,最后大家一致决定一把火把他烧了,于是现在就只剩下骨灰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到底还是解决了一个敌人,放长假是不可能的(现在瘟疫事件还没解决),但至少我们有了一段短暂的休整时间。

 “炼金术!”随着雷吉雅一声暴喝,一座比上次大得多的木屋拔地而起。

 “还真是方便啊。”我一边点头一边说道“以后造房子就找你了。”

 “可以啊,可是我收费很贵哦。”雷吉雅转过身来“大家都好慢哦,不就是钓几条鱼吗?没必要花这么久吧?”

 “你才有没有搞错,他们是钓鱼啊,又不是去网鱼。”

 “有什么区别吗?”

 “这区别可就大了。你没听说过‘钓胜于鱼’吗?重点是在钓,而不是在鱼。”

 雷吉雅茫然地摇了摇头:“不明白。”

 “真是的,受不了你。我就说得再明白一点儿,拉法尔没有去钓鱼。”

 “这么说…”雷吉雅顿有所悟。

 “所以啊…这是给他们俩独处的好机会!”

 “什么嘛,我还以为已经有人准备今天晚上的食物了呢。”雷吉雅不道“那拉法尔呢?”

 “哦,他啊,这几天一直在练他老爸。”我说道。

 “啥?练他老爸?”

 “你不是知道吗?是朗基努斯了啦。”

 “嗨,你就直说嘛,还什么‘练他老爸’,让人听了这么别扭。”

 “对了,我还一直不知道呢,你从前是做什么的?”

 “炼金术啊,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不是,我是说你具体炼些什么?”

 “具体?这可不好说,弓箭、盔甲、房屋、机器…反正除了忌的‘活人’我差不多全部都炼过。”

 “忌?”

 “就是使死人复生。”

 “不是吧?这也可以…”我脸不可思议。

 “当然,至少从理论上来讲是可行的。”

 “可是为什么是忌?”

 “你不知道吗?炼金术不是凭空创造,而是在对等的条件下创造出你想要创造的东西。”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边的木屋“比如说这个小木屋吧,至少要有特定数量的木材作为原料,而制作的过程则是通过炼金术来完成的。我懂我的意思吧?”

 “哦——”我点了点头。

 “明白了?”

 “不明白。”

 “咚!”她当场晕倒:“不明白你‘哦’个头啊?”

 “你继续,不用管我。”

 “所以说如果要复活人体…付出的代价就是同样的生命。”

 “不是吧?那不是复活一个就要陪上一个?”我张大了嘴巴。

 “所以这可以说是炼金术师的忌,因为没有几个已经达到炼金术级别的人会为了复活别人而牺牲自己。”

 “正常,可以理解。”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

 “停停停,你不会是想说什么某位痴情少男炼金术师为复活自己心爱的恋人甘愿献出生命之类的。”

 “咦?你怎么知道?你听说过?”她奇怪地看向我。

 “还用听说?这种俗套的情节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真没情趣!”雷吉雅不地别过头去。  M.bAmxS.com
上章 魔兽之我是阿克蒙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