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陈皮皮的斗争 下章
第18章
  众人一起回头,就看见胡玫笑着站在门口。

 刚才大家一番纠,全都没留意到胡玫什么时候推开的门,此时骤然见到她出现,都被吓了一跳。

 程小月心中就慌慌的,想:真是怕谁来谁,千万不能让她察觉到了什么,不然真要闹得犬不宁了。唉!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犬不宁了。

 齐齐更是心惊胆战,想要撒手撇清自己,又担心放了程小月,皮皮不免马上吃苦。转而又害怕两人之中谁一个不慎说了嘴,被妈妈发现了和皮皮的事情。

 想:菩萨保佑,耶稣保佑,今晚叫我安安稳稳地度了过去!谁保佑了我,以后我就信谁了。她可没想,以后怎么判定保佑她的究竟是哪个。

 最尴尬的就是于了。她和胡玫在法院是见过的,两人之间,可说是恩怨掺杂扯不伶清。胡玫和自己的丈夫有染,她丈夫又因为此事入狱,自己的婚姻全毁在这两人的身上,其间是非对错实在难以一言蔽之。偏偏她的女儿还是自己的学生,眼下居然同心协力并肩战斗地抱着自己小老公的妈妈。梳理起来,怨恨、不安、委屈、不甘搅和在一起,透着一股的离奇和荒唐。

 这会儿突然看到胡玫,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给她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出来。

 胡玫待看清了几个人,也怔了一下,先想到的是自己刚才那句话不对:自己的女儿可不能归结到三娘的范畴里面去!不然自己不就成了陈皮皮的?她初时听到程小月母子的对话,以为两人因为什么事情争执,就随口了一句。等到看见沙发上了两点半的陈皮皮,不由得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转而又觉得场面实在太过诡异滑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就把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陈皮皮身上,反而将见到于的不自在忽略了。

 笑着问:“小月,你张牙舞爪地在干什么?皮皮又惹什么祸了吗?为什么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你在教训他,他好好的官模官样儿地坐在那里,你却被捉着在他跟前?哎呀!这个当官儿的怎么连个官袍也没有的?就这样光溜溜的可不大好看。”

 目光落在陈皮皮的间,见那里此地无银盖弥彰地藏了活宝,几丝顽皮地钻出纱空向人示威,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

 程小月恶狠狠地瞪了陈皮皮一眼,叫:“臭小子,还不进去穿衣服!你也是的,我已经快给他气死了,你还来说风凉话!”

 后面的一句却是和胡玫说的了。

 陈皮皮把手在额头上敬了个礼,夸张地一挥说:“得令!谢谢元帅不杀之恩,待我先穿了衩儿,然后穿上子,再来听你调遣。”

 一溜烟儿钻进屋里去了。

 在他起来的时候,胡玫就清楚地看到了甩动着的巴,心念一动:这小头变化可真快,几年不见,他那里就是一香蕉了!忽然看见齐齐也在伸着脖子往屋里瞧,就过去挡住了她,说:“你一个姑娘家,也不知道害臊,盯着男生穿衣服干什么?”

 齐齐赶紧松开了程小月,急着辩解:“我没看的,他有什么好看的?我还怕长针眼呢!程阿姨,我可只是拉架而已,不是和他一伙儿的。”

 她怕程小月说出刚才的事情,就先把自己往外摘,摆出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胡玫就看着程小月:“皮皮又干什么啦,你气成这样!”

 程小月见齐齐那么说,乐得不揭穿她,却一下子也找不出解释陈皮皮光股的理由来,支吾了一下,说:“他感冒刚好,就要去踢球,拦都拦不住,我、我就扒了他的衣服,看他还敢出去!”

 脸上一红,想:这理由说得可不太高明,也不知道她们相不相信。

 胡玫就笑,说:“亏你做得出,孩子都这么大了,居然还说扒就扒?”

 眼睛又瞟了一眼正穿内的皮皮:“你再像以前那么对他,早晚被你着离家出走,到那时候可有你后悔的。”

 于也放了手,想:原来如此,这就是皮皮的不对了,只知道玩儿,却不体谅妈妈对他的关心。以后有了机会,我也得好好说他一回。没想到齐齐妈也会来这里,看她岁数也不小了,却打扮得这么风,一副勾引男人的架势!我丈夫,也是给她这样的风劲儿住的吗?他就是毁在这个女人手里了!我本来该恨她的,可没有她勾引我丈夫,石夜来他就能保准不背叛我?若没有这么一番风波,我也不会和皮皮有什么瓜葛…想到了陈皮皮,不由得心头一:我遇到皮皮,究竟是好是坏,是对是错?

 只听程小月说:“没有了他在我眼皮底下磨人,我落得个清净,寿命也能长几年!于老师,你见过的孩子也不少了,有没有见过这么讨人厌的孩子,为什么我偏偏养出了这么个魔星?”

 于抚了程小月的双肩,安慰她说:“小孩子都是这样的,皮皮可是很怕你的!在学校里,我只要提起要你过去,他马上就听话了。平里也不轻易欺负同学的,还肯照顾别人,算是明白事理的孩子了!只是成绩不太好而已,那也急不得,慢慢引导了他,终能有起的!”

 程小月说:“他怕我?他会怕了我吗?我可没觉得,要是没有脑袋上的头发着,怕他是要飞起来上天的!”

 齐齐在一旁嘴,说:“阿姨,皮皮真怕你的,刚才…他…”

 本来想要说刚才他就很害怕了。却想到了之前自己和陈皮皮在卧室里的情形,脸一红,下面的话就没说出来。心想:不单皮皮怕你,我刚才也怕死了!低头看见地上那只避孕套,心里一惊,心虚地看了看众人,见没人注意,赶紧伸脚踩住了,吓得心怦怦直跳。

 只听妈妈胡玫说;“哈,小月你还能讲俏皮话,那就算没事了。我还当是多大的事情,原来也就大点儿的事,亏你闹得天翻地覆!齐齐,去拿了汤罐儿,咱们回去。”

 她看于在场,想起赔偿的那几万块钱来心里痛,又觉得几分心虚,不愿多呆下去。

 齐齐“嗯”了一声,人却站在那里没动。胡玫就嗔了她一句:“你杵在那里干什么?没听见我的话?”

 齐齐转动着眼珠儿,支吾着,说:“我、我怕走了程阿姨又打皮皮。”

 胡玫说;“你当她闲的没事干,天天打儿子消遣?这段时间她单位事情多,且有着忙呢!”

 程小月“啊”了一声,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叫:“天!我差点儿忘了是回来拿录像带的,那边人都还在等着呢!我给他气糊涂了,差点儿误了大事。”

 这时陈皮皮已经穿好衣服,从门口伸出头来:“哪个狗东西这么大胆,敢气我妈妈?我去收拾他。”

 程小月瞪了他一眼,不好在众人面前说什么,转身去自己屋里寻录像带。趁这工夫齐齐飞快地把脚下的避孕套踢到了桌下,如释重负,跑过去拉了胡玫的胳膊,说:“好了好了,这下我们走吧!”

 陈皮皮口里叫着:“恭送胡阿姨回宫!”

 跑出来给她娘俩开门。待两人出了门,黑影里趁人不备伸手去捏齐齐的股,齐齐跑得快,窜到了胡玫前面,这一把就捏在了胡玫的股上面。胡玫“啊”了一声,回头瞪着他。

 陈皮皮一吐舌头,想:糟糕!今天点儿背,伸手就闯祸。正要给自己寻找借口狡辩,却见胡玫脸上倒没生气,似笑非笑,似怒非怒,说:“小皮猴儿,别慌里慌张脚的。”

 陈皮皮心中大喜:哈哈,丈母娘对我有意思!贼胆儿顿起,伸手就去她上摸了一把。胡玫飞了他一眼,伸手打开了他的胳膊,却没说话,抬腿轻踢了他一脚,转身下楼去了。

 陈皮皮站在楼梯口,望着空的楼梯回味。把那只摸了胡玫两次的手掌举在脸前晃了晃,想:陈皮皮呀陈皮皮,我实在佩服你之极!试问天底下的准女婿,有谁敢对丈母娘使出那招儿“天外飞仙咸猪手”?我摸她的,她笑眯眯地不来骂我,那就是肯了。哈哈,今天摸了她的极品股,改去摸她子一定手到擒来!将来再褪她子提上马想必为期不远了,指可待,嘿嘿,指可待!

 回到屋里,程小月已经拿了录像带,正在和于说话:“于老师,真是对不起,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却不能陪你。你刚才叫我姐姐,我真是高兴,说明你是不拿我当外人的。我这个儿子,调皮捣蛋惹是生非,实在让人头痛!以后还要你费心管教了才好。若是不听话,不用替我省着他,朝死里收拾就是。”

 于见程小月说话直,透着干练泼辣,在心里生出了几分羡慕,想:她一个女人孤身持家带子,独当一面,实在是教人敬佩!我连她的一半也不及,将来却恐怕也要像她这样生活了,真该学了她的坚强才行。嘴里谦虚着:“别这么说,管孩子我也不懂的,还要请教了你才是。”

 无的陈皮皮凑到两人跟前,把衣领竖起来,用拇指食指托了自己的下颚,问:“妈妈,于老师,我穿这件衣服帅不帅?”

 于想起他刚才的糗样,不莞尔:“嗯,帅的,比不穿衣服好看多了。”

 程小月却在他后脑来了一巴掌:“不许对老师这么说话!我现在回去,你给我好好招待于老师,要是惹她生气了,看我回来以后你怎么死!”

 提了包儿,到门口穿鞋,却找不到,才想起砸陈皮皮的时候丢出去了。回头找时,陈皮皮已经颠儿颠儿地捧了鞋子过来,嘴里叫着:“恭送程妈妈出宫。”

 程小月夺过鞋子,赤足在他腿上踢了一脚:“什么出恭?我是去上厕所吗?你的课有没有补上?趁于老师在,赶紧让她给你补补。”

 陈皮皮拍着脯,说:“妈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老师,把她伺候的宾至如归乐不思蜀。说不定她一高兴,从此就住在我家了。”

 于站在他身后,听了他的话不由得脸上一红,心虚地看了程小月一眼。

 等程小月出了门,陈皮皮就把门反锁了,唯恐没有锁牢,还用力拉了拉才放心。于看他锁门,脸愈发红了,全身一阵不自在,说:“皮皮,你锁门干什么?我、我只是来看看,马上要走的。”

 陈皮皮转过身来,一把抱起了于,在屋子当中转了几个圈儿,叫:“风平静,天下太平!”

 于一声惊叫:“皮皮你放下我!”

 吓得双手却抱紧了他的脖子。

 陈皮皮在于脸上亲了一口,说:“老师,我妈妈要我伺候你的,你说我该怎么个伺候法儿啊?”

 于惊魂未定,嗔怪地在他肩头捶了一拳,语无伦次地说:“什么伺候?我、我不要!你妈妈说的可是招待,不是要你…那个的。嗯,你别抱得我这么紧,我口渴了,你、你给我倒杯水来罢。”

 陈皮皮却不肯松手,说:“要喝水可以,不过你得先了衣服才行。”

 于一热,双手用力推他,说:“我、我不,喝水和衣服有什么关系?”

 陈皮皮用嘴在她因为挣扎出的一截儿白皙手臂上亲了一下,说:“我怕你乘我倒水的机会逃跑,好不容易抱到了你,可不能让你轻易溜走。”

 于缩回手来护住了领口,说:“你先放开我,我、我不会走的。”

 鼻中闻到一股男子特有的气息,一时心慌意起来。

 只听陈皮皮说:“老师你是来看我的吗?是不是我一天没去上学,你就想我了?”

 不由一阵羞涩,眼睛也不敢和他对视,支吾着说:“啊!我听说你病了,顺道来看你一下。原来你好的很,这样子,明天就可以上学了。”

 陈皮皮心里笑着:于老师很老实,撒谎也不会的,她住在学校,却坐了几公里的车到我家。这道可一点儿都不顺的,岂止是不顺道,简直是绕得一塌糊涂七八糟!

 看于红彤彤的脸颊,羞意难却,长发垂肩,幽香扑鼻。一双莹白的手掌叉了捂着口,如临大敌。笑着说:“不用紧张,我可不是老虎,吃不了你的。”

 于瞥了他一眼,不敢放松戒备,说:“你、你不是老虎,可却是狼的。”

 陈皮皮故作惊讶:“啊!你怎么知道的?”

 转头看看自己身后:“我尾巴也没出来啊!”于被他逗得笑了出来,轻声地说:“你那会儿不是告诉我了吗?我还说你是屎壳郎呢!原来是我错了,你真真正正的是头狼陈皮皮哈哈一笑:“我是狼,你是小绵羊吗?我可没见过小绵羊会提了鞋子打人的。啊!怪不得你要买几双高跟鞋,原来你生了四只脚,所以鞋子也要多穿一双。”

 于想起那晚在操场的情景,心神一阵漾,又感到几分温馨。把手拉了陈皮皮的胳膊,说;“你先放手,咱们说会儿话。我来看你,可、可不是要和你…那个的。”

 陈皮皮的手在于股上着,说:“那怎么行?你答应我的,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可以的。你可不能耍赖!”

 于羞得面红耳赤,想:这个家伙说话鲁直接,可没一点儿情趣的!本来羞死人的一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得堂而皇之理直气壮起来了?

 只觉得下面一阵清凉,裙子已经给陈皮皮了起来。两只不安分的手顺着大腿摸了上去,慌得推着他说:“别、别…哎呀…你、你…我不…”

 全身发软,连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等陈皮皮把内褪到小腿弯,于就抱住了他的脖子,叹了口气,说:“我这是送羊入虎口来了。”

 陈皮皮见于不再推,大喜过望。拥着她到了沙发上面,七手八脚地往下扒衣服,嘴里还不停地指挥着:“老师,你转过来些,老师,你抬高些腿,老师,你的腿可不可以再张开些…”

 须弥的功夫儿,于已经是身无寸缕,赤着身子蜷缩在那里。全身上下一片雪白,只有脸儿红似霞,羞得连眼睛也不肯睁开。陈皮皮一把去抓了那肥硕的房,口里叫着:“老师,原来你不是小绵羊,是大白羊啊。”

 八爪鱼一样在了她的身上。

 于搂着他,含糊地说:“皮皮,去、去你房里…”

 只觉得双腿之间伸进了一只手,在那里摸着,登时一阵的酥软,嘴一热,陈皮皮亲吻了过来。“嗯”了一声,和他,热吻在一起。房间里除了咂嘴的声响,就再没了别的声音。

 良久,于才长长地吐了口气,低声细语:“你放开我一下,我…我不过气来了——”

 语气中带着几分忸怩,听在耳中说不出的人。陈皮皮也着气,说:“于老师,你的皮肤真光滑,像缎子一样!”

 于睁开了眼,见陈皮皮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了,一张的脸近在咫尺,正仔细看着自己。一阵羞涩,扭转了头避开了一些,说:“你的衣服得真快,干什么这样猴急。”

 陈皮皮笑着:“这还是慢的呢,我还可以得再快些。”

 俯身咬住了她的一只头。

 于低着头,看他在,一阵的酥,忍不住缩了下身子,说:“轻点儿,嗯!很…很舒服…就…就那样!”

 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老师身份,只剩下女人的渴望了。

 陈皮皮抬起了她的两腿,抗在肩头。于的身子就几乎成了对折的,丰部因为双腿的上举被扯得微微抬起,腿间粉红的也挤得凸出来,愈发丰腴,上面已经是水汪汪一片晶亮。陈皮皮一只手伸下去扶着巴凑上去,拨开往里。里面濡温热,轻松而入毫不费力。于目光离,一手掩着口鼻,喉咙里长长地一声轻哼,表情说不出的妩媚。

 陈皮皮缓缓地动着下身,低头看着巴在于里进出。每次拔出来巴上就带着粘滑浊白的,在灯下闪着亮光儿。往里也跟着陷进去,的两边就高高地鼓起来。边着,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于老师的这么好看,不知除了她老公和我,还有谁过?

 了几十下,渐渐地交接的地方有了轻微的响声,如猫饮水,似有若无。

 上面于嘴里的声音却大了起来,嗯嗯呀呀节奏杂乱毫无章法,听在耳朵里却透着说不出的惑!陈皮皮听着兴奋,猛了几下,一被带到了里,扯得于皱了下眉头“哎呀”地叫了一声。然而下体的快涌,却舍不得叫他停下来。

 陈皮皮就接连不断地又一轮猛,皮相撞啪啪有声,夹杂着于的呻和皮皮的息,屋里就充了情的味道。

 于的头发已经散开,披下来遮住半边脸颊,也顾不上用手起来,就那么披头散发地叫着。没了平的秀丽端庄,却平添了几分妖。修长丰的大腿绷得笔直,腿上的随着陈皮皮的撞击微微颤抖,耀人眼目。里的水不断地被巴带出,沾了两人的,又顺着股沟下去,浸了一块沙发的边缘。

 一阵的狂,陈皮皮终于累得停下来,说:“顶不住了,换你上来吧!”

 于也不再矜持,咬着下翻过身体,等陈皮皮坐了,骑上去,把巴套进里,上下起伏套动。陈皮皮扶着她的,看那对房在自己眼前摇摆跳动,香扑鼻花白夺目,别有一番乐趣。

 于的体力却是奇差的,只不过几十下,已经气吁吁,再也抬不起身子,只剩下前后晃动了。虽然没有上下套动那么刺,倒也另有滋味。再动了一阵儿,终于软了身体“噗嗤”一声笑出来,脯剧烈地起伏着,抱住陈皮皮的脖子,把脸贴了他的耳边,说:“真对不起,我没力气了,还是…还是你来吧!”

 陈皮皮扶过她的脸,见她额头已经沁出汗水,双颊晕红娇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脸歉意,似乎也为她自己不争气的体力害羞。就伸出舌头在她嘴上了一口,说:“亏你还是老师,做事也不能身先士卒身体力行,就这么偷工减料的敷衍?态度还算马马虎虎,功夫可就稀里糊涂了。”

 于点了他额头一下,拿手背擦着嘴上的口水:“这个…和我当老师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是体育老师!我已经…那个、那个尽力而行了。”

 陈皮皮就要她起身,按了她的肩膀让她俯在沙发旁,自己站在了后面往里巴。于扭着头说:“啊!这…这样吗?我没做过。”

 陈皮皮说:“新花样,我也没做过,实验一下。”

 巴已经自后面进去。双手抓了于两瓣雪白的股,身冲刺。于的身子被顶得向前一冲“啊”地叫了一声,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别…那么大的劲儿,我…我的腿撑不住!”

 陈皮皮已经狂,收不住动作,噼里啪啦地一阵顶。于被顶得叫着趴在沙发扶手上,两腿直抖,几乎站不住了。一轮儿狂风骤雨的摧残,连那白股也给拍红了,人就哆嗦起来,口里不成声地呻。直到皮皮一声大叫,涌而出,头脑中一阵眩晕,高就来了。

 背上一沉,陈皮皮已经趴在了她身上。  M.bA MxS.cOm
上章 陈皮皮的斗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