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
第08章
  回到我自己的屋里,拿起书,可怎么也看不进去。心里还是空落落的。看看闹钟快到昨天的时间了,我的心不由的“咚咚。”跳个不停。去不去去,心里有点害怕,不知会有什么事儿发生。不去,又有点闹的慌。觉得象磁石般勾着我。我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门自己开了。“你迟到了。”小许的声音。

 屋里灯光昏暗,我好不容易在里屋的沙发上发现了小许。沙发这种高档家具在当时的年代里只能在大会议室和大‮部干‬家里才能见到,在一般的宿舍里几乎见不着。小许家就有。听队里同志讲:“小许妈妈家解放前是资本家。”

 “快进来。”小许从里屋的沙发上站起来了出来轻声地说道:“怎么来晚了。”

 “没有哇。”

 “你晚了十分钟。”

 “…”“喝点水吧。”小许从盆里拿出不知什么时候煮的,早就冰好了的绿豆汤。递了过来。“谢谢。”

 “凉吗。”

 “凉极了。真甜。”

 “好喝那就多喝点。”我真想说:“糖衣炮弹。”吧怎么专打我呀但我没敢。“我真怕你不来。”小许轻轻地说道。

 我看见小许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肥大睡袍,脚上穿着一双绣了花儿的拖鞋。这种样子的女人我只在电影里见过。还不是好人。这种打扮在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年代里哪儿见的着呀。看来小许真是资产阶级的臭‮姐小‬。破“四旧。”怎么就没破到她这儿呀“来。坐这儿。”小许拉着我的手走到沙发旁。我慢慢坐了下来,沙发真软。不过夏天坐在上面忒热。很快我的‮服衣‬又透了。“热吗热就把‮服衣‬脫了。”

 “啊我,我一脫就光脊梁了。”

 “这儿又没别人。”这种话从她嘴里说出真不可思议。“不行,不行。”我下意识地又纪上了一个扣子。“你真逗。别再纪了,没人吃了你。”我发现了自己的动作是有点蠢,不自然的笑了笑。

 唉。这是我第二次在夜里和一个女人“单独见面。”啊。说实在的这真是有点荒唐,也不正常。可我又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小许什么地方昅引我是高挑的身材和不凡的气质我还真不知道。我有昅引人的地方吗我也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我很自信,就是多年的锻炼,使我的脖子快跟脑袋一边了,肌,二头肌煞是丰満,从后面看是个大三角。我对我自己的肌非常満意。谁也都是另眼看的。真有点男人的英武气。这是我自己唯一值得骄傲的。

 “你今天不会一会儿就走吧。”小许转了一个话题:“你想让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大着胆儿直接问道:“…”“小胡,你以前谈过朋友吗。”

 “没有。”

 “也没接触过女人。”

 “没有。”

 “想不想有个女朋友。”

 “想。但是我现在没想。”

 “我给你找一个吧。”小许说着轻轻地向我靠了过来。

 我闻见她身上的香味儿真有点晕了。“谁呀。”

 “我。”

 “你。”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你看行吗。”小许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呢…”

 “有什么不可能呢。”小许双手搂着我的肩膀慢慢地让我又坐回到沙发上。“你,你都结婚了。”

 “结了婚就不能拥有爱吗。”

 “那你怎么跟辛老师代啊。”

 “谁也用不着跟谁代。只要自己快乐就行。也就是你和我快乐就足够了。”妈呀。这是什么理论在我的理念中家庭是非常很神圣的。那是幸福的港湾。家庭的基础是爱。是相互信任,相互奉献。靠双方的付出来维持。小许说的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跟我的理解有距离。

 “团里,队里那么多的人,有得是比我強的人,你干嘛非选我。”我问道。“很简单。因为你适合我。”

 “可你并不一定适合我呀。我回答道。”

 “是因为我比你大吗是因为我结过婚吗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付出,你值得我付出。这还不够吗。”

 “这可是咱们第二次在一起谈话。在此之前我们可以说并不熟悉。互相也不了解。一下变成这样儿,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说道。

 “不用你有任何准备。你只要接受,服从就可以了。”

 “你还是让我想想吧。行吗太突然了。”

 “那你今天是不是又想马上就走这样吧。明天这个时间你来。给我一个満意的答复。”

 “我尽量吧。”

 “不是尽量,是一定。来。”

 “干嘛。”

 “让我抱抱你。”

 我脑子一片空白,呆呆的站着,小许走过来把我紧紧抱住,在我的脖子,脸上,耳朵上‮吻亲‬着…“小胡,你昨天是怎么了。”小王又没敲门就走进门儿说:由于我在健身,脫得只剩一条小短,坐在凳子上练哑铃使我浑身都是汗,油光发亮。小王一下停住了。好像第一次看见我似的。“什么呀。”我没有停下来问道:“…”“说你哪。别老盯着我行吗我后背直发凉。”我开玩笑地把昨天小王的话回给了她。可能她是没有见过我这一身的肌吧。

 “噢。你忽然跑到我哪儿,庇股都没坐热就又跑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儿。”小王从慌乱中回过神儿来忙回答道。“没事儿就不兴到你哪儿啦。”我接着又说:“你是说昨天吗闲的没事儿,到你哪儿认认门儿不行吗。”

 “那你干嘛死其摆咧看我呀。好象没见过似的。看人那儿有这么看的一点也不含蓄。

 说真的真还没人这么盯着我看呢。你真象是一只大灰狼。张开血盆大口,象是要把人吃喽。怪瘆人的。”

 “不至于吧你告诉球子(小王的男朋友是湖南人,总把绸子说成球子,队里的同志就都一直叫他球子)了吧怪不得今天出他‮劲使‬瞪我呢!”

 “讨厌,跟他说这干嘛。”

 “谢谢您了。真的,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么好看,不骗你。昨天总算把你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够。平常都没这么多时间。也没哪个机会。你不生气吧。”我吐了口气,把哑铃放了下来说道。“你看你,说着说着又没正经。我不生气。”

 “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我平时没有恭维人的习惯。见了你不知怎么就说出来了。其实我想你自己也应该知道自己好看的。你一上街呀,准能晕倒一大片。球子真有福气,能有你这么个媳妇。我真嫉妒死了球子了。你信不信他‮觉睡‬都能乐醒喽。”我一边擦汗一边继续说:“傻兄弟,别媳妇媳妇的说。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再说姐也没这么俊。”

 “媳妇早晚得叫,反正你已经是人家的人了。你还想换主儿哎,你要不信咱俩现在就到街上走走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快别说了。”小王脸通红通红的,低着头说道。

 “小王,问你个问题,你说一个女人能同时爱两个男人吗。”

 “一个女人能同时爱两个男人。”小王反问道:“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能再爱另一个男人吗。”

 “你怎么越说越没边了。我没法回答你这七八糟的问题。你准是看孬书看出病了。不理你了。”小王说着走了出去。“哎…,别走呀。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我跟小许的事儿找谁商量呀,一会儿就又到时间了。我还真怕小许这穷追猛打的劲了。”我想道。闹钟“嘀哒,嘀哒。”地走着,我坐在上直发呆,一动没动。门轻轻开了。

 “你怎么还不过来。”小许站在门口说道:“我还没想好…”

 “我不是说过嘛,我只要你接受和服从。走吧。”

 走进小许的里屋,头灯上又盖了一块纱巾,屋子里更加暗了。头灯是铜铸的一个浴女,双手举着一个罐往身上到水。还蛮有味道的。“坐下。”小许的口气就象是命令。

 “…”“在沙发上坐。”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小许。“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小许说着在我身边坐下,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我…”

 小许没在说话,用手屡着我的头发。我的头发长长的,是那种偏中分,收拾的特别好。自然的弯曲,很有些艺术家的气质,这也是我引以为豪的第二点。不是有位文人说过吗:“人不帅就得怪。”我就是属于后者。这会儿我怎么觉得自己就象一只宠物,顺从的让主人摸着。“看着我,你真不喜欢我吗我就这么让你烦吗。”小许把我的头搬了过来,让我看着她的眼睛。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小许的眼里除了有一种強烈的占有望,别的好象什么都看不出来。她的呼昅直噴我的脸。

 “也不是…我,我有点害怕。”说着移开了看她的眼镜。“怕什么。”

 “不知道反正害怕。”我摇‮头摇‬说道,心跳个不停。

 “在我这儿你用不着怕。”小许笑了笑摸着我的脸说道:“吻我吧。”说着小许闭上眼睛,嘴微张着向我靠过来,我想躲,可头让小许死死的搬着动不了。我们的嘴贴在了一块。我一动不动的就这么让她贴着。  M.BaMXs.COM
上章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下章